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567章,

章节目录 第567章,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尿尿!”小家伙不去厕所,直接跑到屋里的一个落地盆景前,往前一挺小,呼呼的对着那盆景就尿了起来。

    “天哪!”裴素阳头疼的低呼。

    “有厕所!”周启航喊了一声。

    裴傲阳进门時就看到小家伙在对着盆景撒尿,一滴都没尿到外面。“干嘛不去厕所”

    “浇花!”小家伙大声宣布。“明天花就可以长很高很壮了!”

    “呃!谁教你的啊”

    “我爸爸!”说完,程湛就跑到燕寒身边,一脚迈进盆里,坐在水盆里,好在他小,一个塑料盆洗浴足够了。

    “他可是真的承袭了启阳哥的精华啊!”周启航忍不住扑哧乐了,“皮的样子都跟老子一样!”

    燕寒帮程湛洗澡,水温正合适。

    裴傲阳在沙发上坐下来,周启航也坐下来。

    “婶婶,你快点让叔叔把小妹妹放到婶婶肚子里,让小妹妹生根发芽长大,我要跟妹妹玩,我要保护妹妹!”程湛边让燕寒给自己洗澡,边笑地说道。

    燕寒真是哭笑不得。对于湛湛一再提起小妹妹,虽然触痛了她心里的那根神经,可是她一点也不生气。耐着子道:“那湛湛就好好等着吧,不过会很慢哦!”

    “为什么”

    “因为发芽晚呀!”

    皱皱眉,湛湛有点疑惑。“那就快点浇水嘛!多浇水就长得快了!”

    “嗯!湛湛懂得可真多呀!”燕寒耐住子跟程湛对话。“湛湛会讲故事吗”

    “会!”

    “那湛湛给咱们都讲一个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啊”

    “我累了!”小家伙十分个,也很懒,不爱讲就不讲。

    “真可爱!”燕霜忍不住叹道。“你为什么累啊”

    裴素阳蹲在一旁,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時不時用宠溺的眸光看一眼湛湛,越看越觉得可爱!或许真的该结婚生子了,看着孩子的小脸,人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燕寒没有看裴傲阳,她尽量避免自己的眸光和他有任何交集。只是,纵然是目不斜视帮小家伙洗澡,眼角的余光还是可以感知到裴傲阳。他定定坐在那里,眸光不知何時从湛湛身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先是在她手上的动作,继而挪到了她的脸上。

    她可以感受到他的眸光犀利,深沉,深情。

    燕寒心中一滞,叹了口气。继续帮程湛洗澡,她的动作很温柔,整个过程充满了母的光辉。

    韩简过来找裴傲阳,叫他过去商量事情,裴傲阳深深地看了燕寒一眼,起身离去。

    等到裴傲阳他们几个男人商议完后,再回到病房,就看到程湛躺在燕寒的病,小小的脸,白白的,而燕寒正在给他讲故事。小家伙听得十分认真,穿着小短裤,双手握着双脚,胖胖的身子团了个蛋蛋,倒是悠哉地很。漂亮的脸上露出的是一双眼睛,清澈见底的黑,极是专注地望着燕寒,带着一丝好奇和研究,还不停地喊着:“再讲一个,还要听,还要听!”

    “说好讲一个的!程先生是男子汉,怎么说话不算话了”燕寒语气柔和地问着。“男子汉要说话算话的!”

    程湛纠结地皱皱眉头,“那明天再讲,我要跟婶婶睡!”

    说完,小家伙自己拉开被子,大咧咧地躺在燕寒的病。

    燕寒还没说话,裴傲阳脸色顿時一沉,轩眉深凝,伸手一把掀开锦被,“床这么小,跟你爸回家去!”

    “不要!”小家伙摇头。“我要抱着婶婶睡!婶婶好香!”

    “让他在这里睡吧!”燕寒一点也不恼,很高兴小家伙跟自己自来熟,“大哥是个男人根本照顾不好孩子,反正我跟霜儿也没事,就照顾程湛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累了这么久了,该好好休息下了!”

    裴傲阳视线紧盯着燕寒,眼珠子是纯然的黑,黑的好似要将燕寒的灵魂吸附,眸光又是那样深,深的如万年寒潭。

    燕寒的心微微颤了颤,那目光如鹰隼一般炯炯,而眼底深处的悲凉和哀恸,好似重锤一般击中了她的胸口。

    他像是在质问她,是不是逃避。

    刹那间,燕寒感觉到自己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的确,她想冷静下。

    裴傲阳面色冷冷地看着她,心中有狂涌而出的莫名情绪很多。

    他不是愚钝的男人,仔细想来,燕寒没有错,刚才他也反思了,她的底线要纯粹的爱情,她可以在任何的事情上让步,连抽血那个時候都可以理智的原谅他,唯有爱情不可以。她如此光明正大且咄咄逼人的告诉他她心底的想法,他虽然一時间难以接受,但过后也可以理解并且深深的心疼。

    这个一直很柔弱明明很胆小却还要硬撑着的女人,此時正用清澈的眼神望着他。还是那双很清澈,却迷蒙水漾令人看不到底的眼睛,她很成熟了!他不得不承认,沉淀是处理此事的最好方式,彼此都需要時间来跨越。他不能以爱之名一味地要她包容,那样太自私,对她不公平。她真的很努力在包容他了!他的习惯,他的霸道,她都忍了,唯独爱情,不能有杂质!易地而处,他又何尝不是

    燕寒看着他一双墨如黑玉的眸子紧紧锁着她,语气也柔和了些。“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在隔壁这个休息!”

    反正这几日他一来,燕霜都是在隔壁的房间休息的!

    但,裴傲阳却说:“我回去!你们早休息吧!”

    他走了!燕寒心中一滞,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愣了愣神,没说什么。

    第二天,是周六。

    一大早,郝向东亲自带着警察来给燕寒录口供。

    看到燕寒正在喂程湛吃粥,有点意外:“谁家的孩子”

    “是启阳哥的儿子!”燕寒如实说道。

    “呃!那孩子居然结婚了,而且还有了这么大的孩子!”郝向东真是意外。

    “是呀!”

    郝向东点点头,“寒寒,去隔壁吧!警察来了解一下情况!”

    “嗯!”寒把粥碗递给燕霜,“湛湛,让姨姨喂你,我有事!”

    “那婶婶快点回来,回来讲故事!”

    “很快就回来!”燕寒答应一声,跟郝向东和另外两个警察去了隔壁。

    “寒寒,把那天车祸的事情,如实跟他们说清楚就好!”郝向东交代了两句,“我先走了,等下处理了事,再去看看倩倩!”

    “郝书记慢走!”两个警察十分恭敬,郝向东离去。

    “燕寒,请你就车祸那天的情况跟我们详细说一下吧!”

    “好!”燕寒把那天的经过说了一遍,再说一次,亲历当時的悲恸,她的心底依然很痛,失去孩子的痛苦,让她变得更加理智和坚强,她得锻炼好身体了,不然以后身体太弱,总是不行。

    警察又找韩简林紫阳了解了情况。

    路修睿中午过来時,燕寒才知道案件还在侦查阶段,许以清已经被正式逮捕,公安机关也即将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然后由检察院移送法院起诉,時间不会过一周。

    看着路修睿满脸的伤,脸还淤青中,燕寒很愧疚地道:“哥,昨天我那样说,你不要生气!”

    “你说的没错!”路修睿十分平静。“事情的确是那样!是不能参合别人的婚姻!”

    说完,路修睿递过来一本剪报。

    “什么”

    “妈妈留下的!”路修睿把剪报给了她,“你看完后,自己决定要不要给郝书记!”

    “哦!”燕寒接过去,又问他:“哥,你刹车失灵的事,调查出来了吗”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自有分寸!”

    显然,路修睿不愿意多说,燕寒也不再多问。

    “我还有事,案件最迟下周审理,你会作为当事人出席法庭的!”路修睿交代一句。“我先走了!”

    “哥,别忘了上药!还有,小心!”

    “嗯!”

    路修睿一走,燕寒打开了妈妈的那本随笔剪报。

    她一页一页细细翻看。虽然她也算是很多事件的亲历者,但是如今看到妈妈对以往事的总结,妈妈心底深藏的想法,却是头一次得见。

    看完后,她的心思翻滚难平,曾经以为妈妈最爱的是裴部长,却原来不是,如今以另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再次呈现在面前,这种感觉非语言可以形容。

    沉着气把这份剪报看完,心跳已经是纷乱难抑,缓缓把最后一页翻过,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半掩双眸,沉静似水。

    当看到里面关于妈妈对爱情,婚姻,人生的看法后,她才彻底明白,原来,妈妈后来爱上的人是郝向东!是爸爸!不愿提起,是因为深爱,不是不爱!

    心情复杂地把剪报收好,这份剪报,送给爸爸吧!燕寒想起那天他跪在大雨中收那些骨灰時的情景,那是隐藏在心底二十多年的真感情,骨灰是假的,感情却是真的。

    打了电话给郝书记的秘书,才知道郝书记此刻在燕霜的病房里,燕寒几乎是情绪激动的就去找人,林紫阳陪同。

    当燕寒握着剪报出现在郝倩病房時,意外的看到了程子琪,她在跟郝倩说话,而病房里,除了郝书记,郝倩,程子琪许晏来,竟然还有裴傲阳。(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