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527章,为什么呢

章节目录 第527章,为什么呢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你不要乱来,我们商量一下。言琥滤尖伐”裴傲阳无法想象若是许以清真的把骨灰给扬了的后果,寒寒得有多伤心,路修睿只怕也要把他给活剐了。只是按照许以清说的找来了郝向东和燕寒也未必就会保住,但是此刻,他也没办法了。

    “你拿一个去了人的骨灰威胁这些人,你还真是变态。”林紫阳愤恨的吼了一句,“你自己作孽害你的女儿郝倩差点死了,你不怕报应啊?再说了,你自己不幸是你自己造成的,谁叫你死乞白赖的非要嫁给郝叔?你怎么能把这件事算到别人头上?”

    “你闭嘴。”许以清十分狂躁。“你再啰嗦我现在就扔下去。”

    林紫阳一下闭嘴,该死的老毒女人,怎么就不下地狱?

    韩简立在那里撑着一把伞,眯起眼睛打量四周。三楼的高度,许以清选择的位置十分恰当,花房,玻璃窗伸出一块遮住雨幕,淋不到她,但是骨灰一旦掉下来,就只怕是溅的到处都是,再也收不全。

    虽然人死如灯灭,大家都是现代人,无神论者,但是骨灰对于亲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外人很难理解的。尤其是对于燕寒路修睿和燕霜来说,他们的妈妈一生悲苦,到死了连骨灰都要被折腾,他们得有多自责?

    “打电话给郝叔,今天是个了结,无论怎样都该结束了。”韩简沉声道。

    裴傲阳也知道死者已去,许以清再恨,再怨,她做的事,今天该是摆出来说道说道了,一切恩怨也该扯平了,只是万一她把骨灰摔下来,寒寒会怎样?

    “寒寒来了万一出事,她会受不了的。”沉默许久之后,林紫阳开始认清楚眼前的事实,许以清这种连人骨灰盗出来的人,会讲道理吗?

    “看情况吧,看许以清要做到何种程度。”韩简安抚的拍了拍裴傲阳的肩膀,叹息一声道:“一切任其自然吧。”

    “我来打。”裴傲阳终于艰难的做出选择,电话给展廷江,让他带人过来。

    “可是她疯了。我看不妙。”林紫阳恼怒着。“寒寒还不伤心死?”

    “你们商量完了吗?再不快点,我扔下去了。”许以清还在催促。

    裴傲阳先给郝向东打了电话,让他立刻驱车过来。而后又给展廷江打电话,燕寒的点滴刚滴完。接到电话,立刻跟着展廷江去上车,周启航和燕霜也陪同过来……

    等待的時间里格外难熬,裴傲阳一再地看向许以清的位置,她的目光呆滞,骨灰盒就在窗户上,只要一松手,盒子就会跌落下来。

    “许姨,我们谈谈怎样?”韩简突然高声喊道。

    “许臭屁。”林紫阳冷哼一声嘟哝着。

    韩简不以为意,继续道:“你是长辈,混了一辈子,什么道理应该都懂。何苦到老折磨自己呢?”

    裴傲阳阴郁的皱着眉头,也小声提醒韩简道:“韩哥,我们还不清楚她到底要怎么做,不要激怒她。”

    “我知道。”韩简点头。

    许以清却不搭理韩简,保持沉默。

    “你心里很后悔吧?”韩简直言不讳。“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吧?”

    “你闭嘴,我现在什么都不听。你们都别给我说话。”许以清怒气腾腾地指着他们三个,另一只手一晃,骨灰盒摇摇欲坠。

    “唉,许姨,你有没有想过,一切居然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其实根本没必要的。”叹息一声,韩简无力的抚着额头,“我只是想提醒你,留点美好在郝叔心里,不是更有价值吗?为什么一定要他恨你?”

    “这是我的事。”许以清突然吼道。

    “我当然知道是你的事,我只是为你不值得。为什么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丢了整个家族的面子?你不为郝叔,难道也忘记自己还有两个女儿还有许家一堆关心你的亲人吗?还有你还不到一岁的小外孙。许姨,你得不偿失了。”

    “我早就得不偿失了。”许以清自嘲一笑,又是冷声:“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的错,个个都是伪君子,受苦的都是女人。我倒霉,林向辉倒霉。我们两个没有一个赢家。顾锦书却赢了,她死了,却得到三个男人的心。凭什么?”

    “对啊。许姨,你说凭什么呢?”韩简反问。

    裴傲阳沉默不语,周身上下散发着寒意,直盯着许以清。

    许以清被问的一愣,凭什么啊?是啊。凭什么呢?为什么顾锦书轻易获得男人的垂青,而她跟林向辉每一个姿色都不差,却还是败给了顾锦书。

    裴傲阳冷着脸突然一针见血地说道:“许以清,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顾锦书也好,郝素烟也好,林素也好。她从来都是以德报怨,从来都有一颗向善的心。即使蒙受巨大的委屈,即使蒙受不白之冤,她也不曾伤害过任何人。而你和我妈都痴心太重,偏执的可怕。为了你们自己的爱情,弃别人的幸福不顾,你尤其更甚,起了杀念。这样的女人,你叫男人如何爱你?你觉得郝叔会爱上一个心术不正的女人吗?你败给了自己的心,没有输给任何人。人只能战胜自己,战胜不了任何人,你实在太贪心,想要人,也想要心,却从来不反思自己的行为——”

    “啊——你给我闭嘴,谁也不许再说话。”许以清尖锐的嗓音突然扬起声音喊叫着,一片雨雾之下,还是那样的尖锐。

    别墅外,车子鸣笛声响起。

    车里首先下来个人,是郝向东。秘书举了一把巨大的黑伞进来,为他遮雨。

    许以清看到了郝向东,歇斯底里咆哮后,神色里滑过一丝的冷厉……

    “郝向东,你还是来了。”从歇斯底里里恢复过来,“舍不得你的情人了是不是?”。

    警卫已经四处布岗,防范着不测。

    郝向东站在楼下,看着楼上的方向,看着许以清,当视线落在她手里搁在窗边的骨灰盒時,他的视线迅速一痛,呼吸停滞。

    郝向东面无表情,说道:“许以清,我来了。”。“哈哈。郝向东,想要骨灰安然无恙吗?”许以清大笑着问道。(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4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