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501章,最初的人

章节目录 第501章,最初的人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那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人打架了好不好?”她又小声道,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跟展廷江打起来,而且还是在部队门口。

    “是他主动跟我说要决斗的。”裴傲阳真的没想打,他孬好也是一县之长,一般不会乱来,是展廷江非要说决斗,他胜了可以进来看寒寒。“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把团长都打了,再打下去他一定输。”

    燕寒蹙眉,对他这孩子般吹捧自己,郁闷不已。自己的身子怎么都不知道爱惜,再厉害自己也受了拳头,下巴都青了。

    “你以后再打架,就别来了。”她口气微硬,看他那样子,只怕还有下次。

    裴傲阳斜眼看她,皱眉。

    燕寒见他如此,立刻道:“反正你不可以冒险,你知不知道?无论是跟人打架,还是你要找许以清讨还公道,你都不可以冒险,你知道不知道?”

    她一句话没说完,泪水已蓄满眼眶。她连忙抬了抬下巴,不让自己落泪。她学会了保护自己,她也深知身体是自己的,在经历了一些列的事情后,她变得不那么容易脆弱。

    见他不语,她一下站起来,要走。

    裴傲阳愣了一愣,连忙抓助她的手腕,口气中有一丝紧张,道:“你去那里?你身体还不好,不要这样用力,我答应你我不冒险。”

    燕寒背对着他,紧紧咬住唇,一种从未有过的心酸满满占据着她的心口。

    这四天来,从她离开医院那晚开始,她没有流过一滴泪,尽管她心里一直那样苦,她将自己的感情藏得那么深,只因她太清楚太坚信他的心意。也知道孩子没了,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她差一点命丧车轮之下,那样危险的一幕,若不是韩简在,她早没了。她不想裴傲阳冒险,尤其是他不告诉她全部的事,她就更担忧。明白他不会轻易罢手,可是她真的怕他有事。失去了孩子那样钻心的疼袭来,她一想就受不了。不能在失去他,或者让他有事。

    本就蓄满眼眶的泪水,无可抑制的滑下,将她这几日以来积聚在心里的苦楚全部倾泻而出口。

    裴傲阳隐隐感觉到不对劲,立刻站起来,扳过她的身子,那双盈满委屈苦楚的眼一下子撞痛了他的心口。

    他震惊地望着她,半响都回不过神。

    “别哭。别哭。”他忽然变得无措,一双手颤着捧起她的脸庞,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婆,别哭啊。这一个月都不能哭,不然以后会迎风落泪的。”

    她抽了抽鼻子,不说话,泪滴子像铜板那样大,落下来。

    “老婆?”他试探着唤她的名字。“你别哭啊。别哭啊。我求你别哭。”

    燕寒透过迷蒙的泪眼,看他眼中弥漫的心疼和紧张。她眼中的泪水仍在滚滚而落,心中的委屈更是无边蔓延。她望着他,不回应。

    裴傲阳心被抽紧,一阵阵的疼,“别哭。”

    “那你答应我,只要许以清有悔改之意,你不要再追究了。”她别过眼,深呼吸,把泪吞回去。

    “我答应你。答应你。”他真怕了她的眼泪了,可是他心底知道,他不会轻易放了许以清的。答应她也只是权宜之计。

    “你不许诳我。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燕寒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多了一丝苍凉的哀怨。

    裴傲阳心里一震,只能点头。“好。好。我都答应,不要哭了,再哭眼睛会坏掉的。”

    “我才不会再哭。”语气里多了份小女人该有的矫情和羞涩,她推他一下,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裴傲阳一坐在了沙发上。

    燕寒在他怔愣之际,她凑过来,对着他的唇,俯下头去,唇就贴在了他的唇上。

    裴傲阳还没反应过来,被她这样主动一吻,身躯猛地一震,瞬间僵硬似铁。

    她的唇柔柔软软的,轻轻一贴,似乎将他这些日子以来全部的痛都吸走了,那样微妙的感觉,令他体内如火狂窜。可是她身体不好,他心疼,又难过,都怪自己不好。没保护好她。

    他强力压制着自己不去回想那曾经有过的美好,就僵直在那里,伸手拥住她柔软的身子,他不敢乱动,就怕有些东西一旦唤醒,便一发不可收拾。

    她只是吻了吻他的唇,然后离开,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刚才的话,你给我重复一下。”

    “不会打架了。如果许以清有悔改之意,不再追究。”他老实的说道,静静的凝望着燕寒,愧疚的眼神凝望着她的面容,叹息道:“我不会让你担心,老婆,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轻易就让自己挂了的。可是一想到我那么对你,我心里就疼,真的疼。对不起。”

    “不说那个字好吗?”她伸手捂住裴傲阳的嘴唇,缓缓道:“不需要道歉,你是为了我的安全才这么做的,我一直都知道。你一定不会真的伤害我。”

    轻柔的吻落在唇上的掌心,裴傲阳温和的眼神温柔的可以荡漾出水花,默默的凝望着燕寒,将她的手拉下,轻柔的将吻落在她的唇上,叹了口气。“老婆,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她接道。

    “谢谢你。”他真心地觉得自己遇到了这个世界最大的宝贝儿。

    点了点头,只感觉幸福的感觉溢满了心头,燕寒随即一挑眉头,从裴傲阳温暖的怀抱里退了出来,在他诧异的神色里,慢慢的退后,这才不满的质问道:“下次无论怎样,都不许再说那样绝情的话了。再说我一定不原谅你。”

    “知道了。”裴傲阳温和一笑,快速的将退到一旁的燕寒拉回自己的怀抱,道:“我保证。”

    去往机场的路上。

    周启航开着车子,路修睿坐在副驾驶上,回头看了眼后面座位上的几本剪报,虽然放在袋子里,可是露出的部分还是可以看出是剪报。

    他想到裴傲阳刚才的话,六本是关于郝向东的,三本是关于裴震的。犹豫了片刻,伸手从后座上拿过来,打开,看了起来。

    全是裴震的新闻,路修睿翻看着,一页页翻完,很安静,没有说一句话。

    又拿过第四本,看着上面在剪报中贴着各种随笔,文章只有一个人的。笔名是素烟,第一篇随笔的题目是——《最初的人》。(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4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