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194章,给你唯一

章节目录 第194章,给你唯一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中午跟路辰温岚他们几个一起吃完饭,回去上班,下午老早回去。

    又是周五,这周只上了两天班,转眼就是周五了。时间真是快,明日不用上班了,不用上班,终于松了口气,许是放松下来了,所以身体的疲惫愈显突出。

    瘫在沙发上,先前就没有休息好,再加上睡眠质量不好,让她感到身体越来越累。尤其是很多时候,明明很想睡,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这才是最郁闷的。

    看了看天,好像阴天了,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雪,也没来得及看天气预报,起身抓了钥匙下楼买吃的,她打算两天不出门,在家里写稿子。

    买了很多菜,两天多的量,回来,刚要上楼,看到楼梯洞口站着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带着压迫感站在那里。

    是裴傲阳!

    他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有上午裴素阳说的衣服袋子,还有吃的,还有水果。

    业专网站小小情小。他站在靠里一点的台阶上,黑发黑眸,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高大的身躯压下一道黑影,让原本很宽敞的楼栋口突然一下子变得狭窄。他漠然地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

    燕寒一呆,有点错愕。他怎么来了?

    而他看着她一脸错愕的样子,尤其是那张小脸尖尖的,似乎又瘦了,他一下子阴霾了俊颜。

    “你怎么来了?”她还是开口了,明显带着点紧张。

    裴傲阳看了眼她手里提着的几个袋子,似乎有些重,她提的吃力。他把两只手里的袋子并到一个手里,伸手抓过他手里的几只袋子,然后不说话,转身上楼。

    “你——”她想说话,可是还是挫败的闭上嘴,紧跟着上楼。

    到了五楼,他立在一旁,没有手拿钥匙开门,她只好快跑几步,打开门。

    裴傲阳进门,把东西一古脑搁在门边,换鞋子,脱掉外套,然后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来,似乎很累很累的样子。

    燕寒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无言。换了鞋子,然后立刻洗手,走到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无言地递了过去。

    他接过去,抬眼看着她,然后忽而笑了起来。

    燕寒不理会他忽然的笑容,转身去收拾东西。

    他喝水,皱眉,看着她忙碌的样子,收拾那些东西,却唯独不收拾他买的,他终于皱眉,忍无可忍,走过去:“为什么不收拾我买的?”

    “等下你拿回去吧!”她说。

    “为什么?”

    “昨天我们说过了,我们交易结束了,所以以后别再纠缠了!”燕寒深呼吸说道。

    “是吗?这个倒是记得很清楚,可是我是这么说的吗?我说交易结束,不代表我们直接结束!”他说着,痞痞地凑近她,低声说道,“你不会以为交易结束了,我们就结束了吗?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依然是我的,只能在我裴傲阳的身下承欢,只有才可以给你极致的快乐,也只有我才可以命令你,还有我可以吃你煮的饭,穿你洗的衣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燕寒心里汹涌澎湃,却又说不出的滋味,有点无奈地开口:“那不是还没结束吗?你的程程会伤心的!”

    “关她狗屁事?”他有些恼怒,眯起眼眸冲着她低声吼道。

    “你爱她啊!”

    “那是过去,你能不能不要断章取义?我三十岁了,马上三十岁,你不会期望我没谈过恋爱吧?可能吗?谁没个过去?你跟谭齐升不也有过去?”

    “我——”燕寒呆住。

    遇到这种事,她就傻乎乎的,不敢多想,她怕自己自作多情的多想。“可是你现在爱着的人是她啊,你伤害我无所谓,我是你的报酬,我下贱,可是她是你的爱人啊!”

    “我说她是过去了。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话啊?还是非要惹我烦?话只听一半就断章取义,自己下了定义,呃!对了,都是你那该死的电话,你电话不响也不会出现这事!”裴傲阳急速的说道。

    “什么意思?”燕寒不解。

    “没什么意思,你休想乱跑,你依然是我裴傲阳的女人!”他坚定的宣布。

    燕寒轻握了下拳头,她的声音很轻很虚弱,可是却那么坚决,“我不要!”

    “该死!”他怒吼一声。“为什么?”

    燕寒冷冷地望着他,轻声说道,“我就是不想要,我的心里话,我想要自由,你禁锢不了我的心,你永远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你也不会懂。”

    她的双眼冷凝一片,可他却清楚瞧见了她眼底的纠缠和痛苦,翻滚着波涛,像是受了伤的动物,那么楚楚可怜,那么柔若无骨。“我什么时候禁锢你了?”

    “我不想和你说话!一个字都不想说!”她挺直了脊背,“你把你的东西拿走吧,我不需要!”

    “该死!”裴傲阳忍不住暗咒一声,一把扯住她。

    “你又想强暴我吗?”她冷眼看着他。“上次的伤还没好呢,你可以继续,无所谓,反正疼的不是你。男人永远只是知道自己爽,永远不会知道女人有多悲哀。你的程程此刻也悲哀着,你怎么舍得呢、”

    裴傲阳瞧见她冷漠以对,听着她的话,他弄伤了她,那晚他的确很粗暴,没想到弄伤了她,他眼眸一紧,应声说道:“谁悲哀都与我无关,你告诉我,怎样你才不悲哀?”

    “我要爱情!你能给我吗?你能爱我吗?”她终于被他逼急,冷眼看着他,说道。

    他错愕了一下,细细打量她,而后反问:“如果我能给你爱情呢?”

    她猛地怔住,脑海里一片空白,却是说道:“你能我也不要!”

    “为什么?”这下他错愕了。

    她有些茫然,因为亲耳听到一个男人对别的女人说爱她,很爱很爱,她无法接受这个男人,想到不能接受他,只是心却又突然一空,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堵着。

    裴傲阳看着她的神情很是疲惫。

    “因为你太博爱了,我要唯一,我想要唯一!裴傲阳,没有一个女人不自私,没有一个女人不渴望一份独一无二的爱!”她很累,也没有力气争执,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什么都不想。

    “唯一就唯一,有什么了不起的!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看着很烦知不知道,煮饭去,我饿了!”他皱着眉头,硬生说道,脸似乎微微的有点红。(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1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