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191章,该结束了

章节目录 第191章,该结束了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而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他眼里又是燃起了怒气,“林紫阳,你打我电话做什么?什么?人怎样?我现在过去!”

    他的脸色一下子苍白。

    燕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脸色也很苍白。

    她看着他,深呼吸。什么都没说。

    裴傲阳挂了电话。他看了她一眼,他说:“寒寒,等我回来!我们再谈!”

    “结束吧,裴傲阳!”她听到自己说。

    “我说了结束交易,但不代表我们之间也结束!”他说:“我有急事,回头再说!”

    “裴傲阳,我不要再跟你纠缠了,我们结束了,没什么好说的!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去吧!求你行行好,放过我不行吗?”

    “寒寒,我不会放手!你注定是我裴傲阳的女人,我永远不会放手!”他丢下这句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急匆匆离去。

    她说不出的滋味,什么都没有吃却感觉不到饿。

    洗了澡就上床了。

    她的思绪有些乱,结束交易并不代表结束,什么意思?

    他的话,让她不知道怎么想,那些话时缓时急地在她心间蠕动,让她心痒难耐。

    他说,她注定是他裴傲阳的女人!

    如此霸道的语气,仿若宣誓一般,又像是承诺一样,他到底想什么?她真的不敢想下去,好怕自己多想,害怕自己贪心。

    她是个单纯的人,她似乎依稀懂得了什么!

    可是,他不说清楚,她真的不敢乱想,也绝对不可以乱想。

    她一直胆怯,面对裴傲阳,她一直小心翼翼不让自己的沉沦表现的太明显。因为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她宁可将它收敛起来。

    她做不到默默无言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她无法面对他脖子处的吻痕,无法面对他跟程子琪说:“a!Ichliebedich!Liebe!Liebe!”

    程子琪才是他心间的朱砂痣,他去吉县还带着她送的书籍。而她,只是交易的暖床女伴,她想要的不多,就是自由,有尊严的活着。无法成为他的朱砂痣,就不如转首成为他人海中一粒沙!

    剑-梅康俗俗白俗。而现在,这条路走得已经很拥挤了!她做不到海纳百川!她没有裴傲阳的胸怀,因为至始至终,她只是个小女人而已!

    这么想的时候,燕寒只觉喉间一股苦涩涌上来,如星火燎原之势席卷她全部的意识。理智一分一秒的涣散,她害怕自己失控,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害怕自己抓着他不放,从此就迷失了自己!

    可是,爱情就是这样,不该开始的,往往都会开始,一旦开始了,就只能在甜蜜与伤痛中沉沦。她迷失了!

    当他说结束了!却又说她注定永远是他裴傲阳的女人时,她迷失了!可是,没有爱,他不要!她要的只他掷地有声的承诺,她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贪心了。这贪心让她苦涩,让她惊恐,让她害怕!

    她仓惶的起身去喝水,倒了一杯水,一口一口的往喉咙里灌,试图让清水水湮没那些直往上涌的苦涩。

    许久,她终于恢复平静!

    深呼吸,安静地上床!却了无睡意,脑海里回忆着她跟他走过的这几个月,如此短暂,却又如此的清晰,温暖,自卑,伤感,甜蜜,疼痛,无一不在,生活的酸甜苦涩似乎都在!可是,却又如此的清晰,清晰的一如昨日再现,印在了脑海里,成为色彩斑斓的套色版画!

    医院的走廊里。

    裴傲阳赶到时,林紫阳正在急诊室外。他一看到裴傲阳,上去就抓住他的衣领,怒吼着:“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欠了她一个结束,说了结束!”裴傲阳平静地说道。“我没想到,她真的会寻死!”

    他拉下林紫阳的手,看了眼急诊室,眼神里闪烁着一抹复杂。

    林紫阳怒瞪着他,“她若死了,你就满意了?”

    “与我无关!”他如此冷漠的说道。“那是她的选择!但我不想看她死!”

    “你这么冷血!”林紫阳错愕着。“那你来干什么?你滚!”

    裴傲阳很平静地看着林紫阳。“每个人都该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她若寻死,那是她的问题,因我而死又怎样?我又没有让她死,你若见不得她死,或者她若死了,你跟着去好了!”

    “你说的是人话吗?”林紫阳额头的青筋暴露,神经直跳,一双眸子怒瞪着裴傲阳。

    “对!我就是这样无情,所以,她根本没必要为了我而死!”他安静地说道,只是眸子深处隐匿着一抹担忧。

    “你混蛋!”林紫阳再度吼道。

    周启航却从走廊上走来,“吵什么吵,吵架有意思吗?程子琪不想活了,我们都很惋惜,也都很着急。傲阳哥只是恨铁不成钢,只是被她吓到了,才如此说,你难道还不了解他吗?程程她不是还没死吗?林紫阳你这么爱她,你看着她好了!我真没想到大院里出去的孩子,还会有寻死的!不知道程爷爷英明一世,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拿枪崩死程程!”

    林紫阳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休息椅上。

    晚上他打电话给她,她语气低落,情绪不好,说了些奇怪的话,却没哭。

    他顿时感到不对,上去敲门,可是没人开门。

    用密码打开门锁,她记得那个密码,因为那是裴傲阳的生日。他进门,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吐出一口气,程程在洗澡。

    他去敲了敲浴室门,没人应声,他又拉了拉门锁,被反锁上了。他叫她,又用力敲了敲门,只有水声。他有点奇怪,但还有点担心,会不会出事?

    他对着门说:“程程,快出来!”

    可是,当他看到浴室里的水流出来,是红色的,刚好流到门口。他一下呆住了!

    他腾地想起这几日她眼睛里的泪水,还有绝望,他的心底里浮出一点寒意。

    他向后退了一步,抬起腿大力的跺向门,反弹的力道让他腿疼,但门还是纹丝不动,依然是只有水声,他开始着慌,他又后退,飞起一脚踹开门。

    果然!

    他看到了程子琪躺在浴室的盆里,花洒还在哗哗的流着,地上到处都是水,红色的水,她就躺在血水里,穿着睡衣,地上一把她平时画图用的美工刀!(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1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