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180章,两个祸害

章节目录 第180章,两个祸害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周启航有点尴尬,道没有想到燕寒会这么大方的跟他谈论这件事。但看到她不做作的样子,倒也很是开心,他接下燕寒的话,笑着说道,“呵呵,就这么叫吧!以后我叫你妹子,谁也不能欺负我妹子!”

    “二哥!”燕寒笑着喊了一声,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只是感觉,有朋友真的挺好!

    周启航又道:“虽然不知道到底多复杂,但是他肯让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们关系不一般。燕寒,或许他有他的想法。傲阳哥这个人做事真的如狐狸一般,你不知道的,他们裴家的两个男孩子,个个都是老狐狸,深谋远虑,少年老成的可怕!”

    “是吗?”燕寒突然想起来裴素阳当时在吉县县政府宿舍吃饭时,说裴傲阳别耍阴险时的一幕,她好像很怕他耍阴险,而且她好险很怕裴启阳一样。她突然有点好奇,忍不住问道:“呵呵,他们兄弟很可怕吗?尤其是他们家的老大?”

    提到裴启阳,周启航一下子吞了下口水,剑眉顿时绷紧,而后笑了起来,那愉悦的笑声让燕寒两条秀眉蹙得更紧。也同时更加的好奇。

    “你怎么知道启阳哥可怕的?”

    业专网站小小情小。“裴姐好像很怕他!”

    “那是!我跟你说吧,裴启阳这个人,是个传奇人物。小时候我们几个玩在一起,启阳哥比我们大几岁,心眼很多的。一次,我们在一个破门前玩,那个门有个洞,完了他让我们每个小孩子趴在门洞里看那个小小的洞外的天空,那个门洞只有2公分那么大。当时他说,那里看到的世界和外面不一样,我和紫阳很小的,有三岁多吧,刚记事。我们轮流看,而裴傲阳是死活不看的!”

    “为什么?”

    “因为启阳哥太坏了,傲阳哥大概是被他欺负捉弄的够了,反正启阳哥提议的任何事情,傲阳哥都不会参加。他有先见之明,紫阳不听,趴在那门洞里看蓝天,傻乎乎的,结果——”说道这里,周启航突然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愈发飞扬起来。

    燕寒不知道他到底笑什么,但他笑得好开心。

    “结果,结果启阳哥居然在门洞那边撒尿,透过那个小洞,直接尿在紫阳脸上,紫阳当时还傻乎乎地喊着,下雨了!下雨了!启阳哥在那边边撒尿边跟紫阳说,紫阳,下雨了!看吧,这边在下雨也,早就告诉你这里看到的天不一样,信了吧!”

    “天!”燕寒低呼,这个裴启阳怎么这么坏啊?那林紫阳也太傻了吧?“当时你们几岁?”

    “我和紫阳三岁,傲阳哥五岁,启阳哥八岁吧!”

    “我的天那!怪不得裴姐怕他,原来他这么坏啊?”

    “这算什么啊,一件小事而已,还有件事,惊天动地的大事啊!启阳哥十岁时,从公安局一个爱喝酒的老政委那里直接偷了一把小手枪,后来带着我们几个孩子一起去打鸟!”

    “手枪?真的手枪?”

    “当然是真的,启阳哥先从家里把裴伯伯的酒偷出来,完了又给老政委送去,还从我们家厨房问我奶奶骗了一包花生米。后来去了公安局,等老政委喝醉了,他才动手,才十岁,心思缜密的可怕!拿了那枪,真的打了一只鸽子!”

    “万一伤到人怎么办?”燕寒不免担心起来。

    “谁说不是呢?他拿着那枪,到处乱瞄,还让我们学鬼子投降,真是无耻至极啊!傲阳哥也是可怕,他居然从武装部的枪械库里偷了一把长枪。兄弟两个在大院里一个长枪一个短枪的真刀实枪的干了起来,那子弹飞的呀,可吓坏了大人们!幸好子弹不多,启阳哥小手枪里只有3发子弹,都不能连发,先前还打了一只鸽子,打一枪必须要上膛。而傲阳哥那步枪也是,所以后来被站岗的解放军发现,在他们上膛的瞬间,把枪给夺了去,没酿成大祸。可是那老政委因为这个差点丢了饭碗,是启阳哥一再求裴爷爷,说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事与老政委没关系,才只让老政委背了个处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启阳哥被骂了,罚跪!傲阳哥呢,不知道跟裴爷爷说了什么,居然没有罚跪。再后来,傲阳哥拿着启阳哥射杀的那只鸽子,开膛破肚,带着我们在一法桐下面烤鸽子吃。再后来等启阳哥跪完了,又去省委大院后院的养鸡场抓了一只鸡,开膛破肚后,烤了鸡!说是犒劳一下自己跪了一下午,怎么都得补补。完了自然又是一顿暴揍,不过每次都是启阳哥挨揍,傲阳哥小,自然就比较惯他。”

    燕寒沉默不语,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怎么会有那么皮的人?”

    “素素姐为什么怕启阳哥,这事更搞笑,因为一次启阳哥在素素姐睡着时候,把素素姐的头发给剃光了,你想素素姐是女孩子,只比启阳哥小一岁半吧,居然被他给剃光了头!那简直是女孩子的梦魇啊!”

    “天!”燕寒再度惊愕。

    “那裴姐好像也很怕裴傲阳啊!”

    “傲阳哥一样坏,素素姐得罪了他,他把裴姐的书包剪个洞,害她丢书!被老师罚站!酒心巧克力知道吧?裴姐最爱吃,傲阳哥把里面酒心都吸一遍,只剩下壳子,素素姐不知道,把他口水都吃了,还奇怪那巧克力怎么没有酒心汁液了呢!哈哈,诸如此类的事太多了!数不过来!”

    燕寒从来不知道这样的裴傲阳。

    他小时候真的那么坏吗?他和他哥哥根本是两个祸害嘛!

    两人一路说着,很快到了小区,周启航把燕寒送到了楼下,走的时候告诉她:“燕寒,你记住一句话,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好人都会有好报的!”

    燕寒轻轻一笑,心里很是温暖,点头。“谢谢你了,二哥!路上小心!”

    周启航这才离去,车子缓缓滑出小区。燕寒转身上楼。

    燕寒回去后洗了澡,又连夜洗了裴素阳的衣服,才发现,衣服上全是血。

    黑色的裙子,黑色的保暖内衣,都是血迹。

    她戴着手套洗衣服,水一遍一遍的冲洗着,血水一直冲不干净。

    原来她流血那么多,她一直在流血,可是她却没喊疼!她怎么就那么倔呢?是脾气倔,还是早已看明白了一切呢?

    燕寒洗了很久很久,终于水干净了!她把衣服熨烫好,也干的差不多了,放在暖气片上,晾起来。

    医院里。

    林紫阳又抽完一只烟,没有再去病房,他看了眼病房的方向,终于下楼离开。

    无声无息!身影落寞。

    病房里,程子琪开口:“傲阳,你休息会儿吧,我看着素素姐就好了!”

    “你回去!”裴傲阳沉声三个字,没有丝毫感情,冷硬的让人心颤。(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0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