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剩女不打折 > 章节目录 第106章,金屋藏娇

章节目录 第106章,金屋藏娇

推荐阅读:纵宠佣兵狂后首席的小冷妻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清宫熹妃传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

    她突然推开他,表情带着认真地看着他,难以置信的开口:“阿裴!”

    “嗯?”他也低头看她,表情似乎很郑重,唇角深抿,眼底含着笑意,见她秀眉紧促,他的嘴角微微地弯起浅浅的弧度:“很意外吗?还是很高兴?”

    他的声音有些暖昧不明,有点沙哑,不复以住的清朗。

    燕寒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微微的颤抖着声音问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裴傲阳挑眉。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她努力忍住内心的狂跳,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他微微蹙眉,低头眼神深邃地看着她,眸光里是高深莫测的精光,唇微微上翘,“你说呢?”

    燕寒突然意识到自己像是被他戏弄了。她低下头,脸腾地通红,一下没了自信再问什么,转身要出去。而裴傲阳动作要比她快很多,在她跟他擦肩的刹那,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许她走。

    燕寒有些气闷地咬住唇,却不想裴傲阳下一个动作已将她拉进怀里,直接抱上床,动作一气呵成,唇亦同时覆上,技巧地吮吻,夺走她的全部呼吸。

    燕寒始料未及,慌乱地将手抵到他胸口,限制他进一步的贴近,但双手立即被他用一只手抓牢,固定到她头顶,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腰。

    燕寒失了自由,力气也仿佛消失怠尽,突然便失了反抗的念头,任由他巧取豪夺,攻城掠地。

    她顿时天旋地转,神志都渐渐不清,只感到他的指尖与唇舌无处不在,在她全身四处游走,所经之处便燃起一簇簇小小的火苗。

    她在身体迷乱之际,在心里轻轻叹一口气,意志力此刻悄然退席,身体本能占了上风。而裴傲阳却在此刻停了下来,在离她不过几寸的上方,直直地望进她的眼睛:“所以,你以后都给我乖乖的,我忙回不了锦海的时候,你都要来这里陪我,不许跟什么小白脸出去,乖乖的,懂吗?”

    他的眼睛深邃又清澈,而此刻里面藏了暖昧不清的情绪,似乎如她现在的身体一样迷乱。

    燕寒没有回答,伸出双臂勾下他的脖子,倾身凑上自己发凉的唇,下一瞬间,他便进入了她的身体,将她的低呼一同融化进唇齿间。

    上画下化下上河下。连她都没有想到,他们刚到了这里,就发生这种事情。

    而当一切风平浪静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燕寒一下子惊慌失措。“有人敲门!”

    裴傲阳轻轻笑。“你睡吧,不会有人打扰,我要去开会了!是来接我的人!”

    “哦!”她脸上微红,急忙裹住自己。

    果然,敲门声响了三次后,便不敲了。

    裴傲阳也不着急,不疾不徐地下床穿衣,挑了件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领带,收拾干净,又看了她一眼。“饿了自己煮,不要用饮水机,想喝水自己烧,我要喝一百度的水,饮水机的水只有95度,不沸腾的水你也不要碰!”

    “哦!”她点点头。

    裴傲阳关门出去,燕寒躺在床上,枕在他睡过的枕头上,深呼吸着他残留的味道,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

    外面开门声响起,有个陌生的男声:“裴县长,这是您吩咐要我买的菜,不知道这些够不够!”

    “可以,放在柜子上吧,我回来整理!”

    “我帮您放好吧!”

    “不用了!”裴傲阳立刻说道。“对了小迟,这几日你喝小林都不要过来了,去医院看看小李,把钥匙给我!”

    “哦!好!”小迟把钥匙递给裴傲阳。“可是,裴县长,你的衣服怎么办?要洗衣服,还得送去熨烫,还要打扫卫生的!”

    “这几日不用了,我要写材料,不喜欢别人动我东西,以后需要打扫我会让你们来!”

    “好的!”

    “我们走吧!”裴傲阳说道。

    然后,开门关门声响起。

    燕寒整个人瘫在被子里,他的床很软,房间里很温暖。她睁大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雕着花的纹路,很是简洁的吊顶,愣了一会儿,她回过神来,这里是吉县的县政府宿舍,县政府给他配得宿舍。

    她居然在县政府宿舍里,她这样的平凡小老百姓,居然再县长的宿舍里,还刚刚给县长暖过床。

    思及此,她虽然累,却了无睡意,胆怯地扭头,看着拉着窗帘的房间,空空如也,她豁得半躺起身,被子瞬间滑落,身上一凉,急忙抓起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

    衣服凌乱地落在地上,身上还残留着他欢爱过的痕迹,他的衣服,她的,混乱的丢弃在地上。

    她裹了个床单进浴室洗澡,然后回来换了衣服,就看到客厅的柜子上,堆着几个袋子,她赶紧去收拾食材。

    屋里太暖和,不收拾起来,一会儿只怕要变质了。

    等到回来,又看了眼地上的衣服,他的衣服已经皱皱巴巴的了,看着满室的凌乱,她脸上微红,急忙扯下床单,拿到洗浴室清洗。

    洗完后的床单,有肥皂粉的干净味道,她又洗了他的衣服,站在阳台上,晾晒床单,衣服,突然想起他走时跟来接他的人说的话,他说这几日都不要人来打扫了,还要回了钥匙,她往客厅看去,果然看到了柜子上有一串钥匙。

    微微一顿,他是怕被人看到自己吧,不想让人看到她,因为她只是他的情妇而已,情妇这个词,让她心里莫名的酸涩起来。

    摇摇头,将脑海里的酸涩甩去。深呼吸,燕寒,这本就是交易,你乱想什么?又在期待什么?可是,他对自己这样好,又让她莫名的感到心里乱乱的。

    正想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燕寒赶紧回到了卧室找自己的电话,一看号码,是谭齐升,她愣了下,立刻挂断。

    关于谭齐升,她已经不想理会了!

    没多久,电话又打来,一遍又一遍,毫不厌烦,燕寒还是不接。

    不多时,声音停了,来了一条信息——寒寒,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谭齐升欠了你。寒寒,别生气了好吗?接电话,我有事找你!

    刚看完信息,电话又响了起来。(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04/3000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