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93 番外:久违了,虞泽端(三)

章节目录 193 番外:久违了,虞泽端(三)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但是终究会见到的,躲一时并不能躲一世。

    那个时候,虞泽端对桑柯的感情已经有点淡了,或许是和桑柯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没有了兴趣?说不清楚,他遇到了另外一个女生,李明菁。

    李明菁和桑柯一样,都是那种一眼能看透了的女孩子,只不过不一样的是,李明菁更小家子气,李明菁是从小地方走出来的,从小可能没有多少童年,虞泽端带着她去看电影,她会让虞泽端给她买一桶爆米花,出去逛街,有时候站在商店橱窗前面就走不动了,看着橱窗里的毛绒玩具,特别可怜兮兮地问虞泽端:“能不能给我买一个?”

    这一刻,虞泽端的心是微微触动了一下的。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总觉得在哪里似曾相识。

    在哪里相识呢?阵投肠技。

    哦,很久以后,虞泽端才明白过来,就是在桑柯身上,那种隐隐约约的相似。

    再后来,桑柯终于知道了真相。

    真相不仅仅是有一个黄静雅,还有一个李明菁。

    虞泽端忽然就看不懂桑柯了。

    桑柯继续呆在虞泽端身边,只不过有时候的笑都很假,这让虞泽端看着觉得别扭,这个小女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呢?

    从黄静雅说桑柯怀孕的时候,虞泽端就觉得有问题。

    桑柯的那些小把戏,他一眼就看透了,只不过不想去戳穿而已,他想看看桑柯究竟最后想要干什么。

    谁说好奇心只有女人有,男人也有。

    虞泽端看着桑柯有点假的笑脸,都在怀疑,到底以前那个是真实的桑柯,还是现在这个想要从他这边拿到钱的桑柯是真实的呢?

    后来,虞泽端才知道,两个桑柯都是真实的,只不过前面的桑柯是心甘情愿的,后一个桑柯是心有不甘的。

    不是桑柯不喜欢他了,不是她不爱他了,而是想让她自己狠下心,承认自己不爱了,这是一个过程。

    那个晚上,虞泽端从A大接桑柯回学校,在学校门口,桑柯最后一次趴在虞泽端的怀里哭,虞泽端对桑柯说了一句“对不起”。

    在说完对不起的时候,虞泽端忽然觉得内心开始波动了,桑柯哭的肝肠寸断,但是真正肝肠寸断的,好像是虞泽端自己。

    为了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他和李明菁订婚了。

    这是为了证明虞泽端没有错的订婚,但是到头来,好像只证明了他自己错了,错的离谱了。

    和黄静雅离婚之前,黄静雅问他,如果在现在的位置,你总裁的位置和桑柯,只让你选一个,你会选择哪一个?

    虞泽端没有回答黄静雅。

    黄静雅嘲讽的笑了一声,好像是在嘲讽自己,又或者嘲讽虞泽端。

    在很多时候,虞泽端做的并不明智。

    桑柯失忆,这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他有机会可以让桑柯忘掉那些痛的那些伤害,然后重新开始。

    可是,虞泽端却选择了一条最走不通的路,爱情真的可能把头脑冲昏的。

    以前,他能看得清楚,桑柯需要的是一份简简单单的爱情,而不是什么把一些完全不相干的请来开生日宴会。

    但是,现在虞泽端只想要拉着桑柯站上去,让所有人都能看的到他,和他最爱的女人。

    虞泽端一直都知道,他和苏辰没有办法比,苏辰在C市虽然不是从事商业的,但是也算是家境殷实,而且苏辰的爱干净。

    如果虞泽端作为一个局外人,他会承认,桑柯和苏辰更加般配,是一对。

    但是,现在虞泽端不是局外人,那么苏辰就是他的情敌。

    只不过,他和苏辰,真的没有针锋相对过,除了在校庆的那一天,无意中伤了桑柯的那一次。

    如果不告诉桑柯,那么很多时候,桑柯也会自己去发现。

    虞泽端是那天晚上才知道,桑柯见过李明菁,也见过黄静雅,他当时紧张的都快要疯掉了,几次拿起电话,想要给桑柯打过去,又怕她一看是虞泽端他的电话,就不会接通。

    其实,他是想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一件一件告诉桑柯的,但是,他张不开嘴。

    直到桑柯说她要去打工,寒假工,虞泽端决定忙完了年底年初的一些工作,就去找桑柯,带着她去玩儿。

    可是,偏偏就在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去世了,他记得,前一天晚上,还告诉母亲,说要带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来看她。

    她妈妈还笑着问,“阿泽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子啊?”

    虞泽端就从手机里翻出来桑柯的一张照片给母亲看。

    因为正式给桑柯照相的时候,桑柯都笑的很不自然,要么说桑柯不上镜。但是他手机里保存的这张照片,是一次,桑柯猫在他办公桌上逗玻璃缸里的乌龟的时候,他偷拍的。

    至今,虞泽端手机里还保存着桑柯的这张照片,也是他保存着的唯一一张照片。

    可是,竟然那么突然。

    她妈妈就在过年的时候,去世了。

    临死前,妈妈还拉着虞泽端的手,说:“都是生老病死,最简单不过的事情,要看开些。”

    妈妈说:“阿泽,不要哭,让妈妈好走,以后就只有一个人了,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要好一些,不要总摆出一副臭脸把人家吓跑。”

    妈妈说:“带着你喜欢的桑桑来看看我,让我看看我未来儿媳妇儿。”

    过年的时候,虞泽端又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眼睛全都是血丝,可是就是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是妈妈的脸。

    虞泽端带着桑柯去墓地看妈妈的时候,他问了桑柯一句:“我爱你,你呢?”

    桑柯的回答清清楚楚,不是我也爱你,而是我不会忘了你。

    这个时候,虞泽端就应该知道了,或者说有预感了。

    他抱着桑柯,很久很久都没有松手。

    有很多人都说桑柯是个傻子,有点矫情,但是在虞泽端看来,没有人比桑桑更聪明了,就连一向冷静的程筱温都比不过。

    唐玉珏在去找人给桑柯治好失忆的时候,其实是问过虞泽端的。

    虞泽端是怎么回答的呢?

    如果他是天,是地,有操控人的本领,就绝对不会让桑柯的记忆恢复。

    可是,他不是天不是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桑柯和他一样,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所以,虞泽端没有阻止唐玉珏,就算他有这么能力阻止唐玉珏。

    他已经知道了结果。

    那些伤害,已经在心灵上留下了伤痕,就算是愈合了,也会有印迹,疤痕是永远消不掉的。

    只能在桑柯失忆的这段时间里,试着回到过去,让故事继续。

    也只是试着,也只是继续,终究会终止。

    四月份,虞泽端帮桑柯在学校里弄到了一个交换生的名额。

    他一直都记得,桑柯在第一次的时候,桑柯告诉他,特别羡慕能够出国留学的人,特别想要去国外一次。

    如果桑柯不知道给她名额的人是虞泽端,那么还很可能去,如果她知道了,就绝对不会去。

    虞泽端了解桑柯,桑柯就是这种人,她不想欠别人人情,如果不想跟你扯上关系,那么就绝对不会和你再有瓜葛。

    在桑柯眼里,做不成恋人就做仇人,或许是假的,她没有那么强韧的心。

    但是,做不成恋人,就做陌路人。

    在桑柯远离这里,去X大准备考研的时候,虞泽端私底下去过一次。

    以前都是在暗处的,但是这一次却被桑柯看见了。

    他握着手机,就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踱步接听手机。

    桑柯从他身边走过,他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桑桑!”

    桑柯脚步一顿,却并没有回头。

    还好没有回头,虞泽端在心里想,如果真的回头,那四目相对,又该如何面对呢。

    这个晚上,虞泽端写了一封信,给桑柯。

    每一次要给桑柯写一些东西,就不知道从哪里下笔。

    真的感情很深,但是真的很难面对了,就算是真的走到了一起,之间的鸿沟一样划过了,又如何能跨越过去。

    索性,虞泽端就在信纸上写了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

    虞泽端当时忽然就想到,在桑柯十九岁生日的时候,给她照的照片,给桑柯的那几张照片,或许桑柯早就扔掉了,但是他这里还有备份。

    他当时三更半夜就给秘书打电话,让她从自己的抽屉里,最下面找到那几张照片送过来,连夜送过来。

    一直到黎明,这几张照片拿在手里,一张一张翻过去,虞泽端看着照片上桑柯和他的笑脸,觉得这样的记忆好像是前世一样。

    模糊,却又鲜明。

    最后,他把照片和信纸都塞到一个信封里,封上信封,写上了一个字:“虞”。

    其实他本可以不写这个字的,如果不写这个字,那么桑柯还有可能不知道这是谁的,一拿到就拆开,但是写了这个字,那么就不敢肯定桑柯会不会拆开了。

    虞泽端找到桑柯的室友,把信封给她,让她转交给桑柯。

    然后,他在外面的一家咖啡厅里坐了一个晚上,没有等到桑柯的回信。

    他苦笑了一下,所谓情深缘浅,就是这样吧。

    其实这一点上,虞泽端错了,不是情深缘浅,他和桑柯的缘分刚刚好,在最好的年华遇上最好的人,可惜了,这份情深,来的晚了。

    如果能在回忆中慢慢老去,也好。

    今天,他从朋友口中得知桑柯和苏辰的婚礼,他犹豫了很长时间,在想究竟要不要去,手里没有收到请柬,是不是要上一份礼钱。

    想着想着他自己就笑了,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到手的都不会真心,做男人还真是贱啊。

    他去酒店上了一份礼钱,应该是他所有婚礼上礼最多的一次了,就连登记的人都抬头看了看他,又反问了一句:“多少钱?”

    只不过,这一次虞泽端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只用了一个化名:于泽。

    虽然是谐音,但是,只要是桑柯听到这个于泽这个名字,就一定会想到虞泽端。

    一定会想到他的。

    虞泽端知道,桑柯一定会想到他的,桑柯在妈妈的墓碑前说了,不会忘了他,就绝对不会忘了他。

    虞泽端远远地看了一眼桑柯,穿着婚纱,手捧着鲜花,跟想象中一样漂亮,只不过昔日的这个女孩子,今天的这个女人,已经完完全全不属于他了。

    如果说滑雪的那些照片,原来还是一份回忆留有备份的话,那么现在,就连值得回忆的照片都没有了。

    宴席他没有吃,他去了桑柯的那套房子里。

    当初,桑柯到当二手房卖出去的时候,虞泽端就辗转知道了这件事情,从那个人手里又把这套房子买了回来。

    里面的装修东西都没有动过,和当初摆放的完全一样。

    虞泽端在这间房子里躺了一个晚上,睁着眼看天花板,从暮色四合,到第二天天边泛起淡青色。

    透过门窗,他好像看到站在阳台上的两个人,那是很久以前,第一次带桑柯来看这间房的时候。

    桑柯说:“要在阳台上养一只龟,这边养上几条金鱼,这边垒砌一个鹅卵石的小方槽,然后中间放上一个躺椅,双人的,我们两个都能躺着晒太阳。”

    当时虞泽端是怎么回答的呢?

    虞泽端从床上坐起来,走上阳台上,看着不远处日出时淡淡的金色。

    哦,他想起来了。

    他当时回答说:“养一只龟,养几条金鱼,再养着你。”

    虞泽端翻出手机里桑柯的唯一一张照片,给她妈妈看的那张照片,妈妈当时还夸这个女孩子长得漂亮,肯定招人喜欢。

    虞泽端点了删除键,但是在手机提示“确定要删除么?”的时候,他犹豫了。

    是不是要将最后的这一份回忆,也消弭干净呢?

    虞泽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还是点了“否”。

    或许是以前狠心的时候太多了,到现在,想要狠心的时候都做不到了。

    这次从这套房子里出来,虞泽端把钥匙放在屋里的茶几上,没有拿出来。

    一共有两把,一把是当初配给桑柯的,一把是现在留给自己的。

    都没有带出来。

    咔嚓一声,门落锁,久久,虞泽端才把手从门把上移开,眼光看着远方。

    久违了,虞泽端。

    再见,虞泽端。

    就这样吧。

    你忘不了我,我也忘不掉你,就这样吧。

    虞泽端长呼了一口气,深深闭了闭眼睛。

    桑桑,祝你幸福。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8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