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76 遇佛杀佛

章节目录 176 遇佛杀佛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唐玉珏的母亲就给唐玉珏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手机静音,没有接到,之后他母亲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到家给我回电话。”

    唐玉珏将主卧的门关上,跑到客房的阳台上给母亲打了电话。

    “妈。”

    唐母说:“跟我说说刚才的那个女孩子。”

    “她是程家的私生女,是程长安在外面的情妇的私生女,”唐玉珏顿了顿,“到了程家之后也一直是被人鄙弃的,这个身份是温温心里的一根刺,所以刚才我才没说。”

    唐母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呢?”

    唐玉珏接着说:“今年放假之前,程家把她的账户全都冻结了,现在她身上没有一分钱,就一直住在我家里。”

    “说实话,她不是看上你的钱了吧?”

    “妈,你乱说什么呢,”唐玉珏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头痛欲裂,“是我追了她四个多月,她之前压根就不甩我。”

    “好好好,我看这姑娘也不错,但是你爸爸好像是以前和S市程家有一点过节,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唐母说,“你如果觉得放心不下,就去问问你大哥。”

    “我放心的下,妈,这是我选的人,我做的了主。”

    挂断了电话,唐玉珏看着广袤天际,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大哥唐左昱那里一定要问清楚。

    阳台的窗台上有一个烟盒,唐玉珏就抽了一支烟,才回到卧房里去。

    程筱温原本是背朝这边躺着的,感觉身边的床向下凹陷了一小块,就转过身来,向唐玉珏这边凑了凑。

    唐玉珏抚了抚她的后背:“还没睡着?”

    程筱温皱了皱鼻子:“唐玉珏,你又抽烟了。”

    唐玉珏这下懊恼了,刚才怎么就忘了嚼一块木糖醇呢。

    程筱温睁开眼睛:“是不是在想该怎么编?”

    唐玉珏:“……刚才看见了就抽了一支。”

    “你说你不抽,要戒烟,我都戒了。”

    唐玉珏吻了吻程筱温:“这次我错了,以后绝不再犯。”

    夏天,两个人穿的都不厚,薄薄的睡衣,贴在一起难免就起了反应。

    程筱温感觉到在自己的大腿上顶着一个逐渐硬热起来的东西,睁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唐玉珏、

    唐玉珏顿时有点尴尬:“我一会儿去浴室……”

    程筱温一下子翻身趴在唐玉珏身上:“要不然再试一次吧。”

    她对做爱始终是有心理阴影的,因为第一次的记忆太过鲜明,想到就觉得疼,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特别是那种撕裂一样的痛楚,简直难过的要死了。所以,她才会在无数个夜晚,都被那个死神一样的噩梦惊醒,所以才会在酒吧里听到一个类似的声音就不顾一切地追过去。

    只不过事情已经是那样了,过去的事情,又能怎么样呢。

    但是现在,她身边有一个好男人,肯为了她忍,她为什么就不肯为了他破除心里的戒备呢。

    唐玉珏还在发愣,程筱温就先低头吻住了他的唇,她的接吻技巧很生涩,因为之前都是唐玉珏在主导着一个吻,但是程筱温特别聪明,聪明到一学就会,所以在生涩了一分钟之后,就描摹着唐玉珏的唇形,把舌尖尝试着探进去,勾着他的舌头起舞。

    唐玉珏的呼吸已经逐渐粗重起来了,程筱温拉开了唐玉珏的睡衣,手指在唐玉珏胸膛上画圆圈,从前胸抹到后背,唐玉珏下面的昂扬已经抵在程筱温大腿根蓄势待发了。

    唐玉珏忽然抱住程筱温的后腰在床上转了一圈,幽暗的眼睛里全都是红色的光,吻上程筱温的锁骨:“这种事情,让男人主动就好。”

    之所以唐玉珏这样说,他是怕自己坚持不住射出来,那样会很丢脸啊。

    不过,偶尔享受一下这样热情的温温,也是再好不过的。

    程筱温已经完全勾起来唐玉珏的晴欲了,唐玉珏就开始卖力地勾着程筱温,在第一次的时候,唐玉珏就已经找到了程筱温身体的敏感点,就在耳垂和锁骨的地方,只要轻轻地吻,舔舐吮吸,没有过一会儿,程筱温就娇喘吁吁了。

    这一次,唐玉珏的手向下滑,在程筱温平坦的小腹游移着,心里想,那个算命的是个瞎子,他家温温想要宝宝,现在就行,又何必等到三十三岁,真是个瞎子,还三十三岁,得一晚子,温温三十三岁,那他就四十五了,那真是老来得子了。

    唐玉珏心里这么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手下却也没有含糊,继续向下,穿过一片蜜液的花丛,这次先试了手指进去。

    进去的那一瞬间,程筱温的声音变了一下,好像是小猫似的呜咽了一声,四肢就想要蜷曲起来。

    唐玉珏一边吻着程筱温的唇,轻轻地说:“温温,敞开心扉接纳我……”

    “你是谁?”

    其实,唐玉珏已经完全点了她身上的火,只不过这种感觉,会让她无端的想起来初夜时候的惊惧,这两种感觉就覆盖在一起了,分不清到底哪一种是只存在于记忆里的,哪种是存在于现在和唐玉珏美好的温存里的。

    唐玉珏吻上程筱温的眼皮:“我是唐玉珏,你的唐玉珏。”

    唐玉珏扶着程筱温的手,让她向下摸,摸到他身下的昂扬,程筱温的手向后缩了一下,唐玉珏轻声说:“就是我,不是其他人,温温,只是我。”

    程筱温半睁着眼睛,看见唐玉珏的面庞,他的额上浸润着一层细细的薄汗,黝黑的眼光亮晶晶的,浑身都热的发烫。

    她轻声叫了一声:“唐玉珏?”

    “嗯,我在。”唐玉珏点头,用手指拨开了程筱温额前的发丝。

    “我准备好了。”

    是的,完全准备好了。

    如果真的爱上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吧,想要把所有的都给他,身体的,心里的,全部都毫不保留地给他。

    以前,程筱温只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垒砌一座厚厚的围墙,再穿上一层保护的铠甲,然后用表面的冷笑告诉其他人,我是无坚不摧的,我没有软肋。

    但是现在,因为唐玉珏对她的好,她偶尔也会感觉到心疼。

    这一瞬间,她才感觉到,自己的铠甲不见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也有了软肋。

    唐玉珏细细地吻着程筱温,他知道,这才是程筱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

    唐玉珏感觉到程筱温吻在他唇上的炽烈,慢慢进入,然后,猛的挺腰,程筱温忽然就在唐玉珏的肩头咬了下去,狠狠地咬下去,唐玉珏疼了一下,却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立即抽回身体,而是用手掌在程筱温背上一下一下的抚摸,然后身下慢慢动作。

    算是成功了么?

    嗯,成功了。

    以前那种令人恐惧的感觉,已经被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完全替代了。

    程筱温以前只听人说过,或者在网上看到过,说做~爱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当时她全都是嗤之以鼻,有时候夜晚还会抱着腿,冷冷地坐上一个晚上,只要是想到就浑身发抖。

    但是现在,她真正的感受到了,和喜欢的人做~爱,是这种美好的感觉。

    一时事毕,唐玉珏抱着已经柔成一滩水的程筱温去浴室了洗了洗,抱回到床上,程筱温浑身柔的就好像是一只小兔子,眼皮耷拉着,没有一会儿呼吸就渐渐的平缓了,唐玉珏抱程筱温护在怀里,舔了舔唇,好像是一只餍足的大猫。

    在程筱温唇角印下一个吻:“亲爱的,好梦。”

    程筱温喃喃:“好梦。”

    …………

    隔了几天,唐家有一个晚宴,唐左昱打电话让唐玉珏记得参加,算是一个比较正式的家庭聚会。

    唐玉珏征求了一下程筱温的意见,问她能不能陪他去参加这个聚会。

    程筱温一挑眉:“以什么身份?”

    “女朋友,老婆,媳妇儿,”唐玉珏顿了顿,“你想什么就是什么。”

    程筱温在唐玉珏唇角飞快地落下一个吻:“你想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刻,唐玉珏的心简直要飞起来了,他相信,刚才看到程筱温嘴角的笑,是真的。

    晚上,唐玉珏带着程筱温去找化妆师画了一个十分美腻的妆,换上一件很正式的晚装,开着车去了唐家宅子。

    唐家宅子是那种很大的院落,两层小楼掩映在其中,中间有一个大花园。

    唐玉珏把车停在东边的停车场,拉着程筱温下车。

    因为程筱温穿了高跟鞋,唐玉珏就绕开一条直接通向主楼的鹅卵石路,从旁边的副楼绕过去的。

    两个人牵着手,慢慢向前走。

    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深深的夜,我们浅浅过。

    “唐玉珏!”

    在经过副楼的时候,那边忽然有人叫了一声,唐玉珏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是唐左昱和周芸。

    “大哥,大嫂。”

    程筱温微微颔首,也跟着唐玉珏叫:“大哥,大嫂。”

    唐左昱看见唐玉珏身边站着的程筱温,就已经想到了,再看见两人牵着的手,就更加明白了,他向妻子周芸使了一个眼色。

    周芸就笑着走过来:“温温,你先跟我来,前一段时间东东还想上次送我手枪那个姐姐怎么不来看我了。”

    程筱温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是唐左昱有话要对唐玉珏说,就跟着周芸离开了。

    唐左昱打了一个手势,让唐玉珏跟上来。

    他说:“老七,我有话跟你说。”

    唐玉珏笑了笑:“我正好有话要问大哥。”

    唐左昱一挑眉:“你先问。”

    唐玉珏说:“我们唐家,和程家到底有什么过节?”

    唐左昱看了唐玉珏一眼:“我正要说的就是这个……其实,你还应该有一个姑姑的,叫唐夙,只不过在三十岁就死了。”

    原来,唐玉珏的爸爸,还有一个妹妹,唐玉珏一直以为,他只有两个叔叔。

    因为这个唐夙是唐老爷子最小的女儿,从小就对她非常好,恨不得宠上手心的宠,爸爸们宠,哥哥们也宠,所以,脾气自然也就娇惯了一些。

    直到后来,她遇见了程家的程科,也就是现在程长安同父异母的弟弟,离了婚,程科的母亲就嫁去了澳门,程科也就跟去了。

    那一次见面,真的是一见倾情。

    最后,等程科要回澳门的时候,唐夙执意要跟着去,但是唐老爷子不同意,唯一的一个宝贝女儿,绝对不舍得嫁到那么远的地方,甚至唐夙用绝食来表示抗议,说:“我唐夙非程科不嫁。”

    最后唐老爷子还是妥协了,唐夙跟着程科去了澳门。阵协叉圾。

    临走时,唐老爷子对唐夙说:唐家就当从来没有过女儿!

    唐夙抱着唐老爷子哭了一场,然后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毅然离开了。

    但是,不过两年时间,唐夙就有了身孕,却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尽管医疗技术多发达,还是只保住了孩子,没有保住大人。

    千里之外,唐老爷子听到这个噩耗,在椅子上呆坐了半晌,一句话都没有说,大家也都以为老爷子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是老爷子一转身,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上。

    中风。

    对于老年人来说,中风是最要命的事情了。

    唐老爷子原本身体就大不如从前,现在病来如山倒,病去……就走了魂儿,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走了。

    临死前,唐老爷子写下了遗嘱,其中有一点就是:绝对不允许唐家的人和程家的人联姻亲。

    唐左昱说完,看了唐玉珏一眼:“这是爷爷的遗嘱,爸爸以前就说过,或许老爷子想要把商业上的往来也断了,但是真的是在商言商,所以,只是私事儿罢了。”

    唐玉珏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问:“那唐夙姑姑她的孩子……”

    “也没有活下来,好像是早产,心律不齐,很多器官都没有发育成熟,早夭了,”唐左昱顿了顿,“程科也没有再娶。”

    沉默了一会儿,唐玉珏说:“我和温温,绝对不会像是唐夙姑姑和程科。”

    “之前我和你嫂子就商量过,如果你是兴趣,慢慢淡了就好,不过现在……”

    唐玉珏神色淡淡:“我唐玉珏,非程筱温不娶。”

    唐左昱摇了摇头:“那就看能瞒多久了,今天这个家庭聚会你别参加了,难免爸知道了要调查,虽然她是私生女,到底也是程家的人,我去找找你嫂子。”

    等唐左昱走了,唐玉珏抬头看着被雾霾深深遮住的月光,手掌在下面握成了拳。

    唐玉珏在心底暗暗说,不管谁阻止,遇鬼杀鬼,遇佛杀佛。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8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