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38 恨过爱过的人

章节目录 138 恨过爱过的人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温温听了倒是一脸的平静,看着我已经第三遍在网上翻X大的研究生院,就问我:“想考X大研究生?”

    我笑笑:“只是看看,不过离我家倒是真挺近的。”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X大上学,”温温当时就给她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挂断了电话之后告诉我说,“我已经给他说过了,需要资料什么的给他打电话。”

    “……就,这么敲定了?”

    温温说:“是啊,不然呢,你想考本校研,那你跟雪儿一样好吃懒做就行了。”

    雪儿:“……”

    温温这个高中同学叫李信,其实也不是同学,比温温要大四届,当时怎么认识的我也没有问,他已经毕业好几年了,现在开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当初在X大学的是法律专业。

    敲定了学校,买了参考书,就只剩下和温温一样昼夜不间歇地学习了。

    仍然,学不进去,而且比之前更学不进去了,原来忍一忍能在座椅上坐一个小时背书,现在十分钟都坐不了,就开始开小差。

    我想要让自己忙的像是个陀螺一样,分秒不停歇,好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是忙的时候确实是想不起来,一闲下来就开始想。

    温温就问我:“你这老是在想些什么啊?”

    我趴在桌子上:“我也不知道,反正特别乱。”

    “反正现在也没多少课了,要不你去X大吧,正好换一个环境。”

    这是温温的提议,我想了想,可以试一试,换一个环境。

    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李信,问他在学校附近是不是又要出租出去的房子。

    李信说:“我帮你留意一下。”

    我以为李信这句话就是敷衍,但是没想到晚上李信就给我回过来电话了:“有,你要是过来住我先帮你定下来,交两个月房费。”

    我忙着感谢:“谢谢,等我去了X大再好好谢谢你。”

    李信说:“没关系。”

    交换生的名单已经定下来了,挂在学校网站上,我没有去看,但是雪儿看了告诉我:“咱们学院少一个人,你那个名额给空着呢。”

    我淡淡地点头。

    “空着意味着什么啊,悬而未决,就算是你现在去给导员说你改主意了要去了,我觉得都成,”雪儿继续说,“那要不然多浪费啊,尸位素餐。”

    我:“……”

    我不知道过了几年之后,对于我做出的这个决定会不会后悔,我只知道,现在,我问心无愧。

    这几天过的异常安静,苏辰没有再来找过我,只不过每天早中晚三条短信,都是一些没有营养却很暖心的话。虞泽端也没有再来找过我,我原本想要把虞泽端拉进我手机黑名单的,这几天他没有再打电话给我,我也就没有再管他了。

    直到有一天,我跟温温说要回去寝室洗衣服,就先从图书馆出来,在路上,又遇上了虞泽端。

    那个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夜幕下,教学楼之间的灯柱特别高特别孤立,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光团。

    虞泽端就站在一根灯柱前面,笼罩在那一小块光团里。

    以前,如果是路上见到不想见的人,或者是不愿意偶遇的人,我都会扭头朝着原路方向走回去,等到那人过去了再走。

    佳茵管这种行为叫鸵鸟行为,如果那人是专程来找你呢?

    但是现在,我也学会直面了。

    我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扭头去看他。

    虞泽端在后面跟上我,叫了我一声:“桑桑。”

    我没有转身。

    虞泽端说:“你再跟我去看一次我妈,好么?”

    我的脚步顿下来,扭过头来,看着虞泽端隐在黑暗中的脸庞。

    虞泽端说:“最后一次。”

    “好。”

    温温总说我这个人太软弱了,而且看谁都是好人,狠不下心来最终真的要害自己。

    我对温温说,那是你没有爱过。

    后来我知道,那是你没有恨过你爱过的人。

    重新坐上虞泽端的车,开往墓地的方向,这一次,路过花店,我让虞泽端停了一下车,去给他的妈妈买了一束花。

    我总是听虞泽端提起他妈妈,但是从来没有提起过他爸爸,这一次虞泽端的妈妈去世,他也没有提起过他的爸爸。

    这是第二次来这个这个墓地,比起上一次冬天的凄清,四月底的风已经柔和了很多,树枝抽出了新芽。

    上一次来的时候,是暮色四合,这一次来的时候,又是夜晚。

    晚上来墓地,其实阴气特别重,森森的,好像有飘散着的灵魂在空中飘荡着的一样,但是偏偏两次来同一个墓地看同一个人,还都是在晚上。

    虞泽端每次都是晚上来,是因为见不得光么?

    我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哑然失笑,不禁摇了摇头。

    虞泽端侧首看了我一眼,我发觉他看我,也转过去脸看他,视线就刚好撞在一起,映着月色,虞泽端抿了抿唇:“桑桑,去美国吧。”

    “为什么?”

    虞泽端说:“离开这里。”

    我反问:“我爸妈在这里,我的朋友在这里,我为什么要离开?”

    虞泽端轻笑了一声:“因为我在这里。”

    因为虞泽端的这句话,我愣了一下,我没太明白虞泽端的意思,问:“什么……”

    “走吧。”

    虞泽端拉了一下我的手,我还没有来得及挣脱,他就又松开了我的手,空荡荡的,好像我刚才只是抓了一把风。

    我走到墓碑前,把花放下,然后深深鞠了一躬:“伯母好。”

    虞泽端突然就在墓碑前跪下来,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听见他膝盖骨撞在地面的声音,我不禁倒退了一步。

    我以为虞泽端会对着他妈妈说点什么,但是虞泽端一动不动,在墓碑前跪了有十几分钟,一句话都没有说。

    或许是在心里说,只是不想让我这个旁观者听见,但是,如果不想让我听见,那又为什么非要让我也来呢。

    临走之前,虞泽端说:“妈,我最后一次带桑桑来看你,以后都不会来了,我给桑桑说过,这是最后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虞泽端突然对我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爸的面,我妈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过,我早当他死了。”

    虞泽端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虞泽端从来没有给我提过他爸爸。

    哦,不对,提起过一次,就在那一次酒店里,半夜他说他爸爸心脏病手术住院了,就丢下我一个人离开了酒店。

    后来我知道虞泽端骗了我的时候,还回想过那件事,觉得谁会拿自己亲生父母的安危当借口呢。

    现在我知道了。

    我没打算搭腔,只是静静地看窗外,但是虞泽端还是一件事一件事地告诉我,他说:“我妈跟我讲过,我父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走了,说是去外面打工,但是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妈一直就住在那个地方,她说怕等我爸回来了,怕找不到家了。但还是没有等到。”

    听了虞泽端的这几句话,我觉得心里面有点难受,就想起来墓碑上的那张照片,宽沿的礼服帽,虽然是黑白的照片,但是能看得出来,虞泽端的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小时候我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发烧肺炎,烧了一个星期四十度,我家那儿的医疗条件也不好,有好多大夫都说别想了,烧成这样脑子也就坏了。我妈没放弃,就抱着我,坐了一晚上的车到市里的大医院给我看。”虞泽端接着说,“所以,我就知道我这辈子谁都可以不管不顾,也一定要孝顺我妈。”

    我的视线从车窗外收回,看着虞泽端的侧脸。

    以前,我很喜欢看虞泽端脸庞的轮廓,线条特别硬朗而且深邃,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后来,我恨极了虞泽端,每一次他带着我去应酬去当靶子,我也是看着他的脸部轮廓,心里恨的能剜出一个血洞。

    而现在,我依旧看着他的脸庞的流畅线条,这一刻,我觉得虞泽端特别无助,就像是温温一样,总是堆砌出一副清冷孤高的面容,其实就是一副空荡荡的架子。

    抽去了外表的冷硬,早就不剩下什么了。

    车开了一会儿,虞泽端问我:“饿了没有?”

    我说:“不饿,直接送我回学校吧,要不我下去自己打车也行。”

    虞泽端还是在一家昼夜营业的小餐馆前停了车:“吃点东西吧。”他好像看出来我又要拒绝,就说:“这里的面很好吃,我妈那个时候经常给我带这家的面吃,你也尝一次。”

    有很多次,我都分不清楚,现在我对虞泽端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他欺骗过我,却也给过我最美好的回忆,他转身扶着他前妻离开留下我一个人被唾弃,却也在最后帮我消除了那些能影响我一辈子的流言蜚语。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看不懂虞泽端了。

    虞泽端亲自去厨房要了两碗面,然后没有等服务员端,亲自过去端的面,加上一点辣椒和醋,帮我调好了推给我。

    我拆开一双筷子:“谢谢。”

    我没有胃口,勉强只吃了小半碗。

    虞泽端说:“你胃……不好,吃些热汤面养胃。”

    我胃不好……是啊,我记得,我大一那个暑假,坐了快一天的火车就是为了给虞泽端一个惊喜,但是见到他了他却给了我一个莫大的惊喜。

    胃穿孔手术。

    那个时候,因为他在我手术之后的陪伴,我轻而易举地就原谅了他,甚至都没有问原因,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很多时候,虞泽端做的并不是完全毫无破绽的,只不过我被爱情蒙蔽了。

    就像是后面,我说我怀孕了,其实也有很多破绽的,虞泽端也没有提过,就算他知道我是假怀孕。

    在我恨过的那一段时间,我根本就无暇回想这些事情,只想着报复,却又是无从下手的报复。

    等到真正看到了虞泽端面对李明菁求婚,我不恨了,我觉得伤心,伤心到不能回头想,一想就觉得疼。

    但是现在,经过这两年半时间的打磨,已经形成了厚厚的一层保护层,就算是针扎也不会疼了,所以,我才能一点一点去回想。

    这个时间点,面馆里只有我和虞泽端两个人,安静地好像把时光都紧扣在手中的筷子上。

    吃完了面,虞泽端让我上车:“我送你回去。”

    可是,这一次坐在虞泽端的车里,我觉得浑身乏力,眼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虞泽端问我:“桑桑,你学校到了。”

    我眯着眼睛看到了外面我的学校大门,但是困得已经不行了,直接就睡了过去。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8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