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34 神人

章节目录 134 神人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我被我妈这么说,直接就开了门冲了出去。

    “我出去透透气!”

    我爸直接站起来就要拉我,我妈在后面喊:“拉她干什么?!让她走,长大了骨头硬了是不是,让她走!”

    本来我还是有一丝犹豫的,但是听见这一声,我没有顾得上等电梯,直接就冲下了楼梯。

    一路下楼,一路掉眼泪,眼睛里好像是进了沙子,怎么擦都擦不完。

    我现在,是站在一个完全旁观者角度去看的,没有感同身受。没有经历过,只是靠别人嘴里说出来,那么永远都不会理解。

    我到了楼下就给虞泽端打了电话:“你已经走了么?”

    虞泽端说:“到XX街了,怎么了?”

    我说:“我被我妈赶出来了,无家可归了,你来接我吧。”

    电话那头,虞泽端对司机说:“麻烦,掉头。”

    在路口等虞泽端来接我的时候,我想到了苏辰,想到了苏辰对我的好。

    我总觉得,如果一个人为你付出过,为你欢笑过,为你哭过,但是你不做任何回应,那就是罪过。

    但是温温也对我说过,你自己爱怎样就怎样,他喜欢你喜欢的要命也是他的事情,干你什么事。

    苏辰对我的好,我也都看在眼里。

    只不过,我始终是把他划定在朋友甚至好朋友的范畴里的,或许真的是那样吧,我的初恋和初夜都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对我很好,这就足够了。

    这个时候,我狠心地想:其他人,见鬼去吧。

    但是,就在我等待的这十分钟里,我就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我容易冲动,容易感情用事,但是想的也多,事过之后就会后悔。

    所以,等虞泽端回来的时候,他走下出租车,我坐在马路牙子上,抬头远远地看着他,说:“我觉得我错了。”

    虞泽端停下脚步,然后给了出租车司机车钱,才向我走过来,他也坐在我旁边:“为什么吵架?”

    我顿了顿:“因为你。”

    虞泽端:“因为我什么?”

    我说:“因为我妈不同意我跟你好……”

    虞泽端就笑了:“那你呢?”

    我说:“我冲出来了。”

    虞泽端长呼了一口气,说:“桑桑,如果在一年前,我肯定不会想到有今天,我能坐在你身边,跟你像现在这个样子一起说话。你也绝对不会在有了事情之后,第一个想到给我打电话……但是,我想,既然老天给了这一个机会,就要把握,是不是?”

    其实我没有太明白虞泽端这话的意思,就讷讷地点了点头。

    “你妈妈不管说什么,都是为你好的,”虞泽端问:“那你现在要回家,还是去外面住一夜?”

    我说:“回家吧,一夜不回家,我爸妈要急疯了。”

    虞泽端一把把我拉起来:“走吧,我送你上去。”

    顿时我有点惊讶:“你也要去?”

    虞泽端点了点头:“本来想迟些再去的……”

    他说了一半的话,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我总觉得虞泽端这一次来到B市来找我,带着很重很重的心事,就连脸上的笑都带着阴影。

    所以,我没有让他上去。

    “我爸妈的事情,我自己先解决,你先别去了……看你两个眼圈黑的,找个酒店去补觉吧。”

    虞泽端说:“那我在楼下等你,看着你卧室的灯亮了再走。”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知道哪个是我卧室啊?”

    虞泽端点头:“我来过你家,我知道。”

    我向前走了几步,虞泽端又忽然叫了我一声“桑桑!”

    我顿下脚步,转过身:“嗯?”

    虞泽端就一把大力把我抱在了怀里,我听到耳边虞泽端的一声轻叹,他把我搂的更紧,好像是为了嵌在胸膛里,好让我听见他的心跳声。

    虞泽端说:“桑桑,我爱你。”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想哭,是咬着嘴唇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一般,如果喜欢的男人对自己说这三个字,是会高兴地无以复加的吧,但是偏偏就,我现在心里很难受,特别难受。

    不是因为这三个字,而是因为虞泽端的这种语气。

    这辈子第一次听见这三个字,却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家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我一推就开了。

    客厅的灯已经灭了,只留了一盏壁灯。

    我悄悄地关上门,把客厅的壁灯关了,静悄悄地到我自己的卧室,我听见我爸妈卧室里传出哭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

    我把自己卧室的灯打开,先向窗外向着虞泽端挥了挥手,才快步走到我爸妈卧室。

    我爸妈卧室里没有开大灯,只开着一盏台灯。

    我妈背对着门躺在床上,身影在墙面上勾出一道剪影。我爸看着我走进来,一句话都没说。

    我低头:“妈,我错了……”

    沉默了很久,我妈才坐起来,靠在床头,招手让我过去。

    “桑柯,没人告诉你是么?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我呆了一下:“什么没人告诉我?”

    我爸说:“刚给你那个室友雪儿打过电话了。”

    我妈让我坐在床边:“我现在,就把当初你给我讲的事情,哭了一个小时给我讲的事情,再告诉你。”

    我妈说了半个小时,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我,包括大一那年,过年的时候,虞泽端来帮我爸住院的事情,包括后来,虞泽端欺骗我有妻有子的事情,包括后来我去看他订婚的场景,也包括后来的程煜。

    我呆呆地听着,我妈说的特别清楚,一点一滴,我听着,都好像真的感同身受了。

    我妈说完:“好了桑柯,我说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已经二十多岁了,不小了,自己的事情该自己做主的,我和你爸也不是一味的要求你怎么样,但是你如果不知道这两年发生了什么,你不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吗?任由都在看戏,就你一个人在台上表演的傻子?”

    我没说话。

    我妈摆了摆手:“去睡吧。”

    我爸跟着我一起走出去:“桑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妈和我爸都是一样,平常都是叫我桑桑,但是一旦重要的事情跟我谈,都叫我大名,所以,我一听见我爸妈这样叫我,心马上就提起来了。

    我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没有怎么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桑柯,这件事儿,你不想让我和你妈管,好,我俩就不管,但是你听着桑柯,人是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的,那样的话会更疼。就算是走一步算一步,也要走一步看一步,要不然等你走到了头儿,才发现走的完全是一条错路。”

    我爸的表情特别认真。

    在我的印象里,对我说教最多的都是我妈,我爸对我一直采取的是放养状态,他头一次对我说这么多话。

    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还记得你妈给你说的么?做人要输得起,也要赢得漂亮。”

    这一夜,我失眠了。

    我翻了一下自己的邮箱,看到里面确实是有一个叫做程煜的人给我来过的一封信,也有我发给他的一封信,我把信从头到尾读了一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两年,我遇见过那么多人,经历过那么多事,如果就这么淡忘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削去了一半的灵魂。

    我浑浑噩噩地失眠到凌晨三四点,我给唐玉珏打了一个电话,也没有指望着他接通电话,但是那边电话就接通了。

    “桑柯?”

    “唐玉珏你竟然在?!”那边一接通我就震惊了。

    唐玉珏笑了笑:“夜战呢,你算是扰了我的好事儿了,说吧,什么事儿?”

    其实我有事儿问他,但是打电话过去直接又不好开口,就说:“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

    唐玉珏说:“桑柯,凌晨三点多,如果说你打电话纯粹给我搞暧昧的,说出去你自己都不相信。”

    “呵呵,那我就直接问了,”我顿了顿,“你不是帮我找医生么,找到没?”

    “医生没找到,但是又一个催眠师特别厉害的,能勾起你潜意识里的回忆。”

    “这么神?”

    唐玉珏那边啪嗒啪嗒两声打火机的声音:“我现在身处美利坚合众国,就是万里迢迢漂洋过海给你找那个什么催眠师,懂?我估计两个星期后回去,带着这个神人。”

    “谢谢啊。”

    “别光口头上啊,行动知道不?”唐玉珏那边吐了一口烟气,“问你个事儿,你室友有一个叫程筱温的是不是?”

    我“嗯”了一声。

    “她是S市程家的女儿对不对?算了,知道你也不知道,你压根就不关心这,”唐玉珏说,“我到时候回去了联系你,催眠师的费用可不低,你最好先找虞泽端报销。”

    我问:“如果我真的全都想起来了,那是不是……就完了?”

    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问唐玉珏,但是在这个深夜,我没有别人去诉说也没有别人去问,电话那头,就只有一个唐玉珏,所以我单单就问了他。

    唐玉珏说:“是,全剧终了。”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8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