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29 桑小姐

章节目录 129 桑小姐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要逼婚吾家蛇女初养成特工管家,别过分!穿越之养儿不易专宠一身,总裁爱妻成瘾皇牌农女炮灰攻略皇家弃妇难再逑财女御夫绝色女仙

    一出医院,我就给虞泽端打了电话。

    但是,虞泽端电话那头并没有接通,而是转向了语音信箱,我翻了个白眼直接就给挂断了。

    一直到晚上,虞泽端才给我回过来电话。

    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我是寝室最后一个洗漱完毕的,一看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虞泽端的。

    我打开阳台门,溜到阳台上去,拨通了虞泽端的电话。

    那边几乎是在响的一瞬间就接通了,虞泽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桑桑,一直在飞机上,刚刚看到你电话。”

    再听见虞泽端的声音的这一刻,我就觉得,问不问清楚不重要了。

    或许,有人会说我傻,就比如说温温。

    但是,如果我知道了呢?就算是虞泽端过去跟那个叫菁菁的女生在一起了,但是现在,已经分手了不是么?而虞泽端也曾经对我说过,我记得特别清楚,在十一月份我住院的时候,他对我说“不会有别人了。”

    所以,我选择了缄默。

    不过,我不会撒谎轻而易举就出卖了我,随意调侃过几句之后,虞泽端叹了一声:“桑桑,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故作轻松:“没事儿啊,一切OK。”

    虞泽端在电话里说:“那我现在直接开车去你学校。”

    “不用,”我急忙说,“真没……算了,我知道我自己在你面前就是透明的……今天下午,一个叫什么菁菁的女生来找过我,说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虞泽端那边沉默了两秒钟:“你……想起来了?”

    我没太明白虞泽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他就是问我李明菁跟我说了什么,就说:“她说她原来是你女朋友,你还向她……求婚了。”

    求婚这两个字从我嘴里吐出来,生硬而别扭,好像要咬碎一口牙齿一样。

    但是,电话那边,虞泽端什么都没有说。

    我忽然就觉得心冷了,勉强笑了笑:“好吧,我要睡了,晚安。”

    说完,我没等虞泽端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阳台上没有暖气,我穿着单薄的睡衣,浑身都冷的发抖。

    冻了一会儿觉得胃疼,就转身进了寝室,抱着暖手宝捂在肚子上,还是觉得冷,心冷。

    我躺在床上很长时间,都没有睡着。

    我是那种心里一装着事儿就睡不着的人,一直到我正要关手机前,虞泽端给我打来了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上“虞泽端”的名字闪烁,我吃惊地盯着屏幕看了半分钟,才钻进被窝里接通了电话。

    虞泽端说:“桑桑,你现在下来。”

    我问:“我下哪儿?”

    虞泽端说:“我在你寝室楼下。”

    我一下子愣了:“你来我学校干嘛?我都已经睡了。”

    虞泽端说:“你要是不下来,我就在这里等你一夜。”

    我最讨厌地就是别人威胁我,所以冷冷地笑了一声:“那你等着吧,我不下去。”

    虞泽端说:“桑桑,我忽然有一种感觉,如果现在我不说清楚的话,以后就永远说不清楚了,所以你现在下来,我说给你听。”

    就因为虞泽端这句话,我就又信了他一次。

    我披上衣服要出门的时候,佳茵正好从卫生间里出来:“要去干嘛?”

    我说:“帮我留着门,我下去一趟,阿泽让我下去。”

    佳茵拉了我一下,欲言又止:“我问你一个问题,桑桑,如果伤害了一次,错过了一次,还有机会么?”

    如果是我刚刚出院那个时候,我不懂佳茵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懂,佳茵这是在替虞泽端问这句话。

    在寝室里,温温、雪儿和佳茵三个人,温温是最讨厌虞泽端的,每次提到虞泽端都是冷笑,雪儿是双手赞成苏辰的,因为苏辰和雪儿哥哥顾寻一样,都是雪儿从初中就开始崇拜的。

    只有佳茵,一直是处于一种中立的状态,既不反对也不同意,在这件事情,从来不多说话。

    我对佳茵笑了笑:“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我妈说我做什么事情都不走心,但是,唯独对于爱情这件事情上,我是走心的,我能清清楚楚看明白自己的心。

    楼梯上有点冷,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往楼下走。

    虞泽端已经到了,就站在寝室门前。

    这个时间点,寝室的大门已经锁了,要是在寝室阿姨那里,我也不好在十二点多去叫阿姨开门。

    我对虞泽端打了一个手势,比了比走廊尽头。

    走廊尽头有一扇窗户,我从储物间里搬出来一个小板凳,站在上面,拉开窗户,对走过寝室楼拐角的虞泽端招了招手。

    虞泽端走过来,站在窗户下面,我看见了他眼底的阴影。

    我问:“你又坐飞机去哪儿了?”

    虞泽端说:“去福建办了点事情,还买了两罐好茶,你今天寒假回家的时候给你爸妈带回家。”

    我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爸喜欢喝茶?”

    虞泽端笑了笑:“一般情况父辈的人都喜欢喝茶吧。”

    我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那你今天过年要不要亲自去送啊。”

    虞泽端的眼神特别深邃,波澜不惊,他说:“岳父岳母肯定是要拜见的,但是不是现在,等六月份吧。”

    这个时候,我没有问,为什么虞泽端偏偏要等到六月份,也没有疑惑,只是觉得,虞泽端要跟我回去见我爸妈,我很高兴,而且虞泽端这么优秀,我爸妈也一定会很高兴。

    这个晚上,我在寝室楼里面,踩着板凳,虞泽端站在寝室楼外面,仰着头,我们说了半个小时的话,虞泽端讲他的父母,他的家人,讲他过去,讲如何遇上我,讲以前跟我去泡温泉,去滑雪。

    虞泽端表达的特别清楚,我好像是在听故事一样,一点一滴全都听得清清楚楚,觉得那段记忆,肯定是特别温馨美好的。

    星星在头顶闪耀,夜风很冷,我不禁打了一个喷嚏,虞泽端这才说:“赶快回去吧,我也要走了。”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

    考试周结束,又到了该离校的时候了。

    雪儿因为家在本地,考试当天就拎着个小包走了,特别无所牵挂。

    我在买车票前,还在想是不是要多留几天,因为这几天正好是年底年初,虞泽端公司里的事情特别忙,我就想要不要去公司帮帮他。

    他直接说:“不用,你现在多休息,等过几天带你出去玩儿。”

    虽然虞泽端是这么说的,但是我还是挑了一个下午去公司找了虞泽端。

    这是我第一次进虞泽端的公司,但是很奇怪,进来的时候我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觉得自己以前一定是来过这里。

    而且,这里的人貌似也都认识我,前台的美女还笑着对我打招呼:“桑小姐,又来找虞总啊?”

    我点了点头。

    也许是我在失忆的这两年里,来过虞泽端的公司吧。

    可是……虞泽端的办公室是在几楼?

    我正要问前台的美女,这位美女接了一个电话,对我打了一个手势:“稍等。”

    我就站在前台,看着一楼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

    这些人要么就是西装革履,要么就是套装高跟鞋,其实我原本的愿望就是在大学毕业后,在这种大公司里找一份工作,做一个简单的小白领,朝九晚五,有时候也会抱怨吸血鬼一样的老板剥削阶级,只加班不发工资。

    只不过,现在,当我看见他们急匆匆走过,千篇一律都是面无表情,突然就觉得心里很压抑。

    苏启白告诉我,走进社会,你就需要时时刻刻戴上面具,要么就是面无表情,要么就是露出八颗牙齿的笑,有时候你笑的都要嘴角僵掉脸上肌肉抽动,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你笑的不自然。

    就像……虞泽端给我办的那个生日宴会,我到最后笑的脸上肌肉都快要僵掉。

    或许,我想要的,并不是在这里……

    那是在哪里呢?

    这么想着,前台美女也打完电话了:“桑小姐,你想问我什么?”

    “哦,”我转过身,“我想问一下,你们虞总的办公室在几楼?”

    “二十六层,你不是上去过么?”

    “我给忘了,不好意思。”

    我向这个美女道了谢,转身就上了电梯,按下了二十六层。

    电梯在第十八层的时候停了一下,电梯门打开,电梯外站着一个身量娇小的女人,身后跟着另外一个戴墨镜的女人。

    她们看见我的瞬间,都不说话了。

    我以为她们是要上电梯,特意往旁边移了移,然后露出一个还算是礼貌的笑容。

    不过,貌似她们两个并没有要上电梯的打算,就在电梯门关上前一秒,后面戴墨镜的那个女人忽然伸出手来挡了一下电梯门,吓得我赶紧就按电梯门打开的按键,怕是夹着这人的胳膊。

    但是,最后戴墨镜的女人没有上电梯,只有前面这个身量稍微娇小的女人走上了电梯。

    因为我就站在电梯一排楼层前,就十分礼貌地问了她一句:“几层?”

    她没有说话,但是眼光始终是落在我的身上,这种目光让我觉得特别不舒服,索性就别开了脸,盯着上面电梯楼层变化的数字。

    等到二十六层到了,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我正要出去,旁边这个女人突然伸过来手拉了我一把,然后把电梯按到了顶楼,关电梯门。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