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25 不要告诉阿泽

章节目录 125 不要告诉阿泽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我手里动作一顿,就跟小学生在上课的时候玩玩具被老师逮到一样的那种感觉,但是我仍旧还是十分从容地穿上了高跟鞋,十分优雅地看过去,不过看了这一眼我就不在优雅了。

    “唐玉珏?”

    关键是,唐玉珏他换了发型,剪了个板寸。

    唐玉珏注意到我的表情:“新发型怎么样?”

    我咽了一口唾沫:“酷毙了,真是十分适合你。”

    唐玉珏给我端了一个红酒杯:“生日快乐,桑桑。”

    “谢谢唐先生。”我礼貌地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

    唐玉珏倒是把自己红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了:“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我都干了。”

    其实我刚才真是喝了不少,现在头已经有点晕了,但是唐玉珏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狠了狠心一饮而尽了:“我干了,你随意。”

    唐玉珏竖起大拇指:“好酒量。”

    我:“……”

    我很随意地拿着前面茶几上的东西吃,问唐玉珏:“唐先生,你不来一点?”

    唐玉珏摇了摇头:“我从来不在宴会上吃东西……对了,你怎么不叫我七哥了?”

    我扬了扬唇角:“我什么时候叫过你七哥了?”

    唐玉珏:“哎哟,第一天我去医院看你的时候……”

    我拱了拱手:“那是我不懂事儿了,唐先生您见谅。”

    当时是我一时嘴快叫了,不过,学生会里那些学长学姐和这个七哥还真是不一样,不能随便说。

    跟唐玉珏在这个角落坐着,就算是这样,也有那种眼尖的人,看见了唐玉珏就过来巴结两句。

    这时候就有一个男人端着酒杯过来了,两句话寒暄过后就转到我身上了:“七少,我这里有一条珍珠项链,正好适合您女朋友。”

    这人说着就把一个首饰盒递给我。

    我也不好意思接,唐玉珏就接过了。

    唐玉珏拿起那个首饰盒,打开看了一眼:“这项链确实好看了,但是可惜了,我没有女朋友。”

    这人就特别尴尬,我这人一向是心善,就笑了笑:“不好意思了啊,我长得太像七少女朋友啊,赶明儿我就在头上贴个标签:虞泽端是我男朋友。”

    等那人一走,我就冷笑了一声:“最反感的就是这种趋炎附势奴颜婢膝的人。”

    唐玉珏几乎要笑岔了气:“桑桑,什么时候嘴巴变的这么毒了?”

    什么时候?

    我到目前为止,见到过嘴巴毒的,除了温温就是……苏辰的妈妈了,住院那几天跟苏辰的妈妈说过几次话,难道这就涨姿势了?

    想到苏辰,我立即就想起来苏辰被车撞的那回事儿了。

    一直没有见到过唐玉珏,现在总算见到了,总要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唐玉珏:“上次……是你开车撞的苏辰?”

    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滚动了一圈,总觉得直接开口问显得太突兀,但是不这么问又太绕弯子,索性就直接问出来了。

    唐玉珏看了我一眼:“总算问出来了,快憋死你了吧。”

    我:“……”

    这算是我失忆后和唐玉珏见过的第二面,我觉得唐玉珏这个人还真是雅痞型的,有时候高大上的让人觉得有压力,有时候又十分接地气恨不得从草丛里给你踩一朵狗尾巴花来。

    真是让人适应不了。

    虞泽端跟我说过,唐玉珏是市医院院长和唐氏董事长的儿子,在家族里排行老七,所以称为唐七少,只不过他父母在唐玉珏十八九岁的时候离婚了,之后他就跟着他母亲。

    这么一想,就想通了,唐玉珏原先生活在大家族里,养成的都是贵族少爷的习惯,但是之后跟他妈妈生活,就又是凡人的生活,所以两者都有影响吧。

    我又问了一遍:“真是你开车撞的?”

    唐玉珏翘了翘唇角:“真不是我开的撞的……你信么?”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老实说,“不信。”

    虞泽端都说了是你开车撞的,我信你还是信他啊。

    唐玉珏耸了耸肩:“一言难尽啊,因为撞了人,我还在局里被扣了三天,回了家我爸差点打断我的腿,你没看我现在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你不说我走了啊,貌似表演要开始了。”我说着就要起身。

    唐玉珏这才说:“行了,知道女人就是八卦。”

    我打断唐玉珏的话:“要不是这是有关我的事情,我才懒得问呢,快说。”

    根据唐玉珏说的,其实那天出去,本来是想好好说的,刚开始也确实是好好说的,三个人都一致同意不用让我恢复记忆。

    听到这儿我特别惊讶:“苏辰也同意?”

    唐玉珏点了点头:“他是第一个同意的,其实我也挺奇怪的,按理说如果找找门路,你的选择性失忆有可能治愈的,对他不是更有好处么?不过他也说不需要。”

    这个时候,我很奇怪。不过,再后来我就知道了,苏辰不想让我恢复记忆,是因为怕那段记忆再对我伤害一次。如果能够选择忘掉伤害,那么他愿意。

    但是,我不愿意。

    就像顾寻曾经在电话里说的,这两年,我经历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事,现在独独记着一个虞泽端,不觉得亏了么。

    我的记忆,不管是伤害还是喜悦,都是我回忆的一部分,人生才不缺憾。

    我对唐玉珏说:“唐少,我再叫你一声七哥,你不是能帮我找到恢复记忆的医生么?你帮我留意一下吧。”

    唐玉珏一听就笑了:“有事儿求我了就嘴甜了?准备拿什么报答我?”

    我想了想:“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唐玉珏笑了,笑起来眼睛眯起来:“一言为定。”

    但是,等到唐玉珏真有事儿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人情真是不能随便欠,钱可以还东西可以还,人情是还不了的。

    我眼角的余光看到虞泽端端着酒杯向这边走过来,赶忙对唐玉珏说:“这事儿不要告诉阿泽。”

    唐玉珏挑了挑眉,看着我的眼神带着一种探究:“桑柯,你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觉得我……会帮着你瞒着阿泽吗?”

    唐玉珏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确实是,我是不是所托非人了,刚才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了,也没来得及想。

    只不过我没来得及说话,虞泽端已经走过来了,笑着问:“说什么呢?”

    我顿时就有点心虚了。

    唐玉珏看了我一眼:“桑柯问我你的饮食习惯,看来这是要当贤妻良母的节奏了。”

    他一说这句话,我都忍不住抽嘴角了。

    其实,我在说出不告诉虞泽端的时候,心里特别愧疚,因为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擅长说谎,因为编了谎话要去圆,我又不会圆谎,如果现在虞泽端多问我两句,我肯定是要露馅的。

    但是唐玉珏既然帮我顶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我突然就想到,刚刚唐玉珏说了一半的话,就直接转向唐玉珏:“唐七少,到底是为什么撞的苏辰啊你还没有说完呢。”

    唐玉珏把酒杯放在茶几上也站起来:“该说的都说了,就是闹着玩的,我不信你没问过苏辰,他告诉你了没?”

    这次我没说话。

    虞泽端这边捏了捏我的手心:“别想了桑桑,演出开始了。”

    虞泽端确实是花了心思的,上面的演出节目很好看,果真比在电视上看要好的多,还有一个是雪儿特别喜欢的明星,我就拍了好几张照片,准备拿回去让她羡慕。

    可是,一直到最后,唐玉珏也没有实实在在告诉我,为什么他要开车撞苏辰,虞泽端不说,苏辰也不说。

    算了,男人之间的事情,我真是不懂,也就不追问了。

    等看过演出,从宴会大厅出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我穿着礼服从车里一走出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虞泽端帮我披上一件大衣:“别着凉了。”

    虞泽端开车送我回学校,路上,我坐到后座去换了换衣服,把礼服裙子换掉,我看到虞泽端从后视镜在看我,对他笑了笑:“这样子回学校就不奇怪了。”

    等到了学校,虞泽端把车停在临时停车位上,我说:“你开着车就别进来送我了。”

    但是虞泽端还是下了车,把我送到寝室楼前。

    貌似以前真的没有和虞泽端这样并排静静地走过的,第一次是在酒店见,第二次是从图书馆做到酒店……但是自从这一次醒来之后,貌似变了很多了。

    一路无话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点紧张,心跳都加快了。

    我觉得也许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一般不过生日,但是我所希望的生日,应该是和我最在意的几个人,和温温雪儿佳茵,一起围着吃火锅然后K歌,一起疯一起闹,而不是穿着高跟鞋和礼服,在一堆不认识的人里,吃着我根本就不喜欢的西餐,装模作样地装优雅。

    到了我寝室楼下,虞泽端突然转过身来扳过我的肩膀,俯下身来下巴碰了我的额头:“桑桑,生日快乐。”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虞泽端给我的这个生日,是我喜欢的,只在于整整一个晚上,他低头在我耳边说的“生日快乐”。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