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10 丫头 满钻加更

章节目录 110 丫头 满钻加更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不可否认,苏辰的声音比黄家驹的声音更有弹性,但是我总觉得没有黄家驹的那种感觉,让人一听就触电的感觉。

    也许是我现在还没有感受到吧,在一年后,我再次听到这首歌,心境和现在,就又完全不同了。

    等到十点多了,从KTV里出来,李瑶才说:“这几个月不能来唱歌了。”

    苏启白吓了一跳:“怎么了?”

    李瑶摸了摸肚子:“刚才唱的太嗨了,小家伙一直扑腾扑腾踢我肚子。”

    苏启白惊讶:“你刚才怎么不说啊?得了,这一个星期的胎教都完了。”

    我打趣:“什么时候办事儿呢?肚子眼看着就大了。”

    苏启白说:“正定日子,最迟月底。”

    我算了一下时间:“最好快点,可别等我开学了,我可不会专程回来参加你俩婚礼了。”

    “到时候你要给我当伴娘。”

    李瑶笑笑,笑的特别腼腆。

    其实这一次见了李瑶,我都有一种不认识李瑶了的感觉,难道真的是要为人妻为人母了?

    我问苏启白:“李瑶心里没藏着什么事儿吧?”

    苏启白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就把我的感觉告诉苏启白,然后苏启白回答我:“没什么,是责任。”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从小跟我交心,跟我一块玩泥巴跳泥塘的发小苏启白,和他之间有了距离。

    他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妻子,有了自己的老婆。

    而我,依旧是一个人。

    这不是一种独自一人的孤单,而是好像别人都凑成了对儿,只有你一个人落单了的孤单。

    所以,在这样一个夜里,夏夜的凉风拂过,头顶月光稀疏,柔和的灯光我看着苏启白扶着李瑶的身影远去,他抬手拂了一下她的发,我的心突然就疼了一下。

    没有来由的。

    苏辰叫了一辆出租车,我直接坐上去,正想跟他说再见,他也在后面挤了上来,上来就对司机师傅说:“师傅,去北兵营。”

    我:“……”

    我大脑空白了一秒钟,问苏辰:“你在北兵营住?师傅,那你先送我吧,我家在XX小区,就起步价就到了,等把我送到了再送他。”

    苏辰直接就把一张一百的塞给司机了:“师傅这钱先给你,一会儿多退少补,先去北兵营,我有急事儿。”

    这时候我才回过神,怒视着苏辰:“几点了你知不知道?我爸妈急疯了找我怎么办。”

    苏辰说:“这你放心,我让七百给你爸妈打过电话了,说在李瑶家里住。”

    “我、我……”

    我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词不达意,什么叫做气的瞠目结舌,这一次可算是体会到了。

    我拿起手机:“你这是拐卖!我打110报警!”

    苏辰又笑了,脸颊上两个酒窝让人看了感觉特别乖:“你打吧,我就是110。”

    我:“……”

    “停车!开车门!我要下车!”

    我剧烈地拍车门,大喊大叫,甚至急的眼泪都掉出来了,我真是怕了。

    同样的一个深夜,身边同样是一个只见过几面的男人。

    前面的司机师傅有点发怵了,已经踩了刹车,我直接就开了车门,因为往外冲的急了,一下子跪在地上,膝盖针扎似的疼了一下。

    这正值夏天,我穿的是短裤,这一下摔的不轻。

    苏辰赶忙从身后把我抱起来:“磕着哪儿了?”

    我膝盖上全都是灰,但是已经殷血了。

    苏辰十分无奈地看着我,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用水流帮我冲了冲,然后抬头看着我,用那种能把我溺毙了的眼神:“桑桑,别闹了行不行?”

    我一把推开苏辰:“苏辰你这个混蛋,是谁分不清主次啊,我要回家!”

    苏辰按住我的肩膀,突然俯身搂住了我:“桑桑,还有一个多小时,我生日,我就是想让你陪我过一个生日。”

    我奇迹般的就不挣扎了。

    很久很久以后,我细数阿辰曾经让我心疼过的瞬间,我找到了第一次,就是现在。

    这一刻,我感到苏辰和我有共通的地方,我们都佯装不在意自己的生日,但是又十分渴望能有一个人陪自己过生日。

    …………

    这一天是八月十号,苏辰的生日是八月十一号,明天。

    在路上,苏辰对我说,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在产房里躺了一天,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苏辰才终于出生。

    我问:“为什么不剖腹?”

    苏辰说:“生我哥的时候就是剖腹产,导致我哥现在有点傻,所以我妈坚决生我的时候要顺产。”

    我抽了抽嘴角:“这是什么逻辑。”

    苏辰说:“真的是这样啊,我就是觉得我比我哥聪明多了。”

    我就不说话了,上一次在抢婚现场,我已经见识过那个奇葩婆婆了,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了,哦,原来这就是一家人。

    出租车貌似开了有一个多小时,我都觉得路两边越来越荒凉了,好像快到飞机场了。

    我突然后悔了。

    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黑漆抹黑的夜晚,跟一个特别讨厌的男人,去什么劳什子的北兵营。

    我忽然想起以前,有一次唐玉珏也是在深夜的时候,开车拉着我去了一趟荒地,在荒地上教会了我抽烟。

    我就问苏辰:“你有烟么?”

    苏辰愣了一下,突然嘴角挑起一抹笑:“桑桑,你会抽烟?”

    我点了点头:“一个朋友教的。”

    苏辰的口袋里果真放着一盒烟,抖落出来一根别在耳后,又抽出一支来递给我。

    苏辰的手指很好看,用佳茵的话来说,就是弹钢琴的好材料,修长细腻,去做手模都绰绰有余了。

    我接过苏辰手里的烟,叼在唇边:“打火机。”

    苏辰盯着我看了三秒钟,说话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没有。”

    我转身就去问前面的司机师傅:“师傅,你有打火机么?”

    一般出租车司机车上都会备上烟,这个出租车司机也不例外。

    出租车司机十分慷慨地把一个塑料打火机扔给我:“送你了小姑娘。”

    只不过因为角度的偏差,苏辰接住了打火机,倒是先给自己点上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把烟蒂夹在指间,向我勾了勾手,我知道这是苏辰想要给我点烟,就叼着烟凑过去。

    后来,我在树上看到过一种说法,其实,任由别人帮你点烟,这是一种心底里的信任。

    回想起来确实是,这辈子,也只有苏辰一个人帮我点过烟。

    但是,也是最后一次了。

    等我凑近了,苏辰一勾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直接吻上了我的唇,将口中一大口浓浓的烟气渡进了我的口中,我根本就没有调整呼吸,就被苏辰嘴里的烟气猛的呛了一下。

    但是苏辰却帮我顺了顺气,冷声问我:“滋味怎么样?”

    我几乎被呛出了眼泪,抬头看了看苏辰,眼睛里殊无笑意,冷的像是裹了一层寒冰。

    苏辰掰着我的下巴:“桑桑,我不喜欢你抽烟,真的。”

    苏辰这种眼神真的是吓到我了,我忙不迭地点头。

    等苏辰放开了我,他自己倒是打开窗,继续已经抽了一半的烟。

    我:“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苏辰没有回头,朝窗外吐出一大口烟气:“跟你在一起我压力大,这是有氧减压。”

    我真的不知道苏辰过生日,为什么要选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兵营,而且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真的是可以称得上是半夜三更了。

    今天因为要去和高有车赴约,我妈不让我丢人,所以我还特意穿了高跟鞋和裙子,现在解安全带开车门下车,高跟鞋一落地就差点被石头子儿硌的崴了脚。

    我看着面前杂草丛生的光秃秃土地,那边废弃的厂矿熏黑了的擎天烟囱,地上都是石头子。

    苏辰直接跟我擦肩走过,拿着自己的手机在前面照明:“跟上。”

    我在后面,每走一步都要仔细看清楚了再下脚,然后平稳落地之后再抬脚,再加上这样的夜色实在是妩媚:“从来没觉得穿高跟鞋这么怂过……啊……”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脚下的灰败的土地就和头顶黑色的天空调转了一个圈,重力失衡让我我反射性地勾住了苏辰的脖子。

    苏辰打横抱着我大步往前走。

    我在他耳边惊叫:“裙子!走光了!”

    不过我说完就发觉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多余,就算是走光了,方圆几里地以内都没有一个人影。

    苏辰把手机塞给我:“你照着路。”

    今晚没有月亮,所以,一路上很黑。

    手机的亮光在前方投下一个小小的光斑,远远地我已经看见兵营了。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这样公主抱,不知道是不是苏辰有力的臂膀,我感觉很踏实,就算周围是荒野。

    一直到一大片平整的空地上,苏辰才把我放下来。

    我愣了愣,在后面看着苏辰的背影,在黝黑的夜色里,浓成一抹剪影。

    苏辰转过身来问我:“丫头,还不跟上?”

    这一刻,我听苏辰叫我丫头,觉得特别亲切。

    曾经有一次,在寝室里,雪儿突发奇想地问过,最希望将来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叫你什么?

    佳茵说:“佳茵啊。”

    温温说:“我不会有老公。”

    我说:“我不知道。”

    那是我确实是不知道,很多亲近的人都叫我桑桑,我以为桑桑就是我最喜欢的称呼了。

    但是这一次,我听见苏辰叫我丫头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这个称呼。

    听起来,很暖。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