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102 我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

章节目录 102 我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我匆匆忙忙跑下楼去,正好看见温温抬手扇了虞泽端一个巴掌,狠狠地。

    但是虞泽端没有躲。

    我从来都没见到过这样的温温,以前不管温温怎样尖刻,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但是这一次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大庭广众下打虞泽端。

    我就赶忙上去拉住温温:“温温你干嘛呢?上楼了。”

    温温转过来冲我吼:“桑柯你是不是傻啊,你这是懦弱,你不是想要报复他么?!还由得他现在来找你?!我告诉你,我要是你绝对搞死他!还有脸过来,我告诉你,我打了你的左脸你就把左脸伸过来!”

    温温这么激愤的话吓了我一跳,就连旁边的宿管阿姨都出来了。

    雪儿赶紧上来帮忙,把温温推到楼梯上去了。

    但是后面,虞泽端拉住了我的衣服。

    我转过身,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请问您有事么?”

    虞泽端脸上还有温温刚才打的手指印,样子看起来有点狼狈,眼睛盯着我:“如果菁菁来找你,你打电话告诉我。”

    我冷笑一声:“虞先生,虞总,虞老大,请问您的菁菁来找我有什么事呢?我现在平平淡淡过我的日子,您穷奢极欲地过您的高档生活,再见。”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

    虞泽端在我身后叫了我一声:“桑桑……”

    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我嘲弄的笑了一声,挺直脊背走上楼梯。

    这一次,我把我在见证那场荒诞至极的求婚的时候,没有对虞泽端说的话,说出来了。他是上层人士,我是平民老百姓,两条直线有过一个交点,然后就越走越远了。

    灰姑娘的事情……呵呵,我真的是没有想过。

    真的没有想过么?

    扪心自问,有哪个女孩子不向往一个王子来完成她的王冠马车梦,但是,哪里有那么多的王子。

    没有王子,你还有骑士。

    等我上了楼,看见雪儿站在寝室外面。

    “温温呢?”

    雪儿冲我撇了撇嘴:“在里面摔东西。她心情不好,刚刚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打电话给她,之后就一直这种状态。”

    我靠在墙面上,没有说话。

    雪儿说:“虞泽端这是一连来了好几天了,他到底怎么想的?”

    我摇了摇头:“不管他怎么想的,我是没有想法了,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

    其实此时此刻,听着温温在寝室里砸东西,我也特别想要冲进去,和她一起砸东西,把玻璃杯砸在地上,砸成碎片,看着那种支离破碎,看着那种再也拼凑不回来。

    之后的几天里,虞泽端也没有再来过我寝室楼下了,或者是来了,但是我没有注意。

    但是我听一向喜欢打听八卦的雪儿说,貌似是李明菁和虞泽端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了,原来我就说过,如果虞泽端又过一次变心,就绝对会有第二次,如果李明菁漂亮,那就会有比李明菁更漂亮的,但愿她能守住他的心。

    雪儿说:“好像是那个叫什么菁菁的说要来找你,虞泽端只是来拦的。”

    他爱怎样怎样,不干我事了。

    我想起来一句话,我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也无妨。

    那么我若不在你心上呢?

    ………………

    这段时间我情绪特别不稳定,在考一门公共课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浑身憋屈的发毛,想都没想就直接就把手里的笔给摔了,监考老师都吓了一跳,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吐。”

    监考老师特别无语地看了我一眼,抬手让我赶紧去厕所。

    其实我本来不想吐,但是到了厕所我真的就吐了。

    然后,我开着冷水洗了洗脸,过了好久等情绪平稳下来才回到考场上。

    雪儿当晚回去就把我考试的情况给佳茵和温温说了,她们就很担心,给我出主意:“给程煜打个电话吧?”

    我说:“没程煜的事儿,别操我的心了。”

    “那就还是虞泽端?”

    我不耐烦地摆手:“有他什么事儿?瞎想什么。”

    雪儿说:“这不是关心你么。”

    我说:“我知道你关心我,不用了行不行?”

    温温听了这话直接甩手就出去了,她一向是能不管的时候就不管,就算是她自己的事情,也宁愿做一个甩手掌柜。

    不过,就连佳茵都说,那段时间我变的有点尖刻,好像是随时都会炸毛的刺猬,冷不丁就会扎人一下。

    考完的这一天,我准备直接回寝室收拾东西然后买票回家,却接到了一个一个学期都没有联系的李哲宇的电话。

    我之前是有加李哲宇QQ的,但是这个学期,我都没有看见过他的头像亮过。

    所以,当我看到自己手机屏幕上忽闪着是李哲宇的名字的时候,我几乎是愣了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接通电话,李哲宇说:“桑柯,考完试了没?”

    我说:“考完了,我就考两门。”

    李哲宇踌躇了一下:“你晚几天走吧,我有事儿麻烦你。”

    我突然想起,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李哲宇也是说有事儿麻烦我。

    ……

    有半年没见李哲宇了,这一次见,我发现李哲宇瘦了,是那种可以一眼看出来的瘦,远远的他看见我,给我拉开椅子。

    我走近了,就拱了拱手:“李师兄,最近减肥呢?”

    李哲宇忍俊不禁:“嗯,减肥药吃的不错。”

    坐下来,李哲宇让我点菜,我说:“我对这饭店不熟,你点吧,清淡一点的就好。”

    李哲宇说:“你这是给我省钱呢。玉米汁还是橙汁?”

    我噗嗤一声笑了:“你怎么不问我白酒还是啤酒?”

    李哲宇:“……橙汁吧。”

    等服务员走之后,李哲宇给我续上一杯橙汁,然后对我说:“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你先说什么事儿。”

    经过了这么多,我也不会一味的傻热心了,最起码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虽然我现在心里堵得慌,谁的事儿都不想多管,但是毕竟李哲宇以前帮助过我。

    李哲宇说:“还是我前女友……”

    他看我有点迷茫,就解释说:“就是我谈了八年那个女朋友,不是因为我上研究生分了,我记得告诉过你。”

    我点头:“嗯嗯,我想起来了。”

    李哲宇接着说:“我今年研二,明年就研究生毕业了,导师给介绍实验室的工作都有额外的收入,还有奖学金补助……”

    李哲宇说了一大堆无关紧要的,就比如说他有家庭的支持,也有经济收入,足够娶媳妇了。最后终于说:“她下个月要结婚了,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她婚礼。”

    我一时间有点发愣:“那你要抢婚?”

    这时候服务员正好上菜,听见“抢婚”这个字眼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李哲宇一眼。

    我突然想到在上个学期期末李哲宇也找过我一次,就问:“寒假之前,你说有事儿找我帮忙是不是就是这件事儿?”

    李哲宇点了点头:“是,但是婚期时间推迟了。”

    “就是假装你女朋友?”我说,“那好,也算是去沾沾喜气,这一段时间简直运气背到发霉了。”

    我以为就是假装男女朋友,但是实际上,等到参加婚礼那一天,我才知道,根本没那么简单。

    李哲宇也真是豁出去了。

    我又被坑了一次。

    ……

    除了考研的学生可以向系里申请留校,其余的学生在考试周结束后两天之内就要离校,我在寝室里带到最后,送走了温温,就去雪儿家里了。

    等到我最后一个拉着行李箱锁了门从寝室楼里出来,到了学校门口坐上公交车,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请问你是桑柯么?”对方问。

    我说:“是。”

    对方说:“有你一封挂号信。”

    我疑惑了:“是谁的?”

    对方说:“信封上什么也没有写,你到底拿不拿,我给你放在门卫处了。”

    我说:“好,谢谢了啊。”

    我本来想着过两天安顿了就回去拿,但是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

    …………

    李哲宇他女朋友的婚礼是十天以后,他本来说要给我订一间酒店房间,我说太浪费了,正巧雪儿说她家有地方,就让我去她家里住。

    雪儿是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住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算是三世同堂了,所以她到公交车站牌来接我跟我介绍了以后,我打趣:“快四世同堂了吧?”

    雪儿一愣:“什么四世同堂?我没有看过。”

    我:“……”

    好吧,跟雪儿还真是不能用和温温说话的高度,容易回旋抽筋儿。

    我就笑了笑:“我也没有看过……你说我第一次去你家给你爸妈爷爷奶奶买点什么?”

    雪儿说:“什么都不用买啊,你就跟着我过去就行了,我爸妈都想见你呢,我经常在家跟他们提你。”

    但是我在路上还是进超市买了一些家里日常用的,雪儿看着购物车里妈妈级的东西,特别无语地看着我:“我真觉得,你买这还不如给我买几贴面膜呢。”

    我说:“你不懂事儿不要拉着我跟你一块儿不懂事儿。”

    雪儿捏了我的胳膊一下,神经兮兮:“桑桑,你可不要跟温温一样了啊,说话这么冲,是吃了火药啦?算了,知道你失恋了心情不好,不跟你计较。”

    这不是一个人这样说我了,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我了,说我的脾气现在变的很怪。

    我不禁皱了皱眉,但是我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觉得,觉得这一切都自然而然,现在这种状态,单身,无牵无挂,最好的时候都要留给自己。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