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91 危险边缘(二)

章节目录 91 危险边缘(二)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我彻底慌了。

    如果刚才我还抱着一点侥幸心理,现在,我当真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

    这完全是设计好的,精心设计好的,有我的照片,有我的信息。

    我死死拽着这个游客的衣袖,不停地摇头:“我不认识他,真不认识……”

    这个男人又说:“这是咱俩的事儿你找人家干嘛啊?快跟我回去!”

    我拼命地摇着头:“我没有结果婚,我还在上大学啊,我不认识他们……真的不认识……”

    两个游客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转过来掰开了我拉着他衣袖的手:“对不起,这是你们的家事,我管不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手指被掰开,我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猛的一下黑了。

    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把我一把扛上了肩膀,直接扛着往前走,他的肩膀硌着我的胃,我觉得自己手术后的刀口要迸裂了,疼的我出了一脑门的汗。

    我现在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嘴大声喊叫,但是后面跟着的那个男人塞了一块布在我嘴里,我呜呜呜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一路走一路用本地的方言跟人解释:“这是我嫂子,从家里逃出来了,背着我哥在外面偷情,被抓奸在床了……”

    旁边的人本来还是狐疑的眼光,一听这些话,脸上立马就换了一副鄙视的目光。

    不管我怎样挣扎,始终不能说出来一句话,有口难辩就是我那个时候的感觉。

    在经过前面的一个路口,我忽然看见了刚才我帮过的那个小姑娘。

    她正好被这边的声音惊动了,向这边看了一眼。

    我相信,她在看到我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眼睛顿时睁得很大,我觉得自己是不是终于有救了,但是可悲的是,在下一秒,这个小姑娘扭头一下子跑走了。

    我的嗓子里像是堵了一口痰,觉得几乎喘不上来气。

    两个男人已经扛着我上了一辆面包车,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看见车门外一双双看客的眼睛,却没有一个人上来。

    他们把我扔在后面的车厢里,我不挣扎了。

    我忽然觉得心凉,透心凉,凉着凉着,就好像是放在冰窖里冻了十天半月一样,彻底冷了。

    这个社会上,真的是这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如果在去年,我才开始领略到这句话的内涵,都要靠自己,那么现在,我已经是完全明白了。

    但是,不靠别人,不意味着我不靠自己。

    不挣扎了,也不代表我就任人鱼肉。

    还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放弃。

    灰败的天,脚下黏腻的土地。

    我觉得自己嗓子中堵着衣扣腥甜的血,浑身的骨头都紧绷着,在体内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因为X省比较热,所以刚才在下火车前,我就换上了短袖牛仔裤,把刚开始的毛呢大衣放在了行李箱里。

    为了方便,当时手机是放在贴身的牛仔裤里了。

    在车上,前面那两个人看我不挣扎了,也就放松了警惕,我小心翼翼地摸着口袋里的手机,摸到手机的同时,不知道我是幸运还是不幸,手机开始滋滋滋地震动了。

    因为在车上睡了一会儿,我把手机调了震动,但是并没有静音。

    震动的声音虽然说不是太大,但是前面的两人还是听见了。

    我没有来得及看屏幕上闪烁着的是谁的名字,在滑下接通键的同时,胸口就被狠狠踹了一脚,手机被从手里夺走,狠狠地一下子摔碎在后车厢上,电池掉下来,手机壳都四分五裂。

    这个男人踹我的这一脚不轻,我当时就躺在地上动不了,胸口是钻心的疼。

    但是,这个男人还是没有罢手,嘴里用自己的方言骂骂咧咧,蹲下来拽着我的头发就往车窗玻璃上撞,一根根头发扯的我头皮疼的麻木了,然后脸颊上结结实实挨了两巴掌。

    不是虞太太那种女人打女人微不足道的力气,也不是我恨极了扇虞泽端的耳光,而是壮汉抡圆了胳膊,用尽了半个身子的力量打过来了。

    打在我的右脸上,我右耳马上就听不见了,嗡嗡嗡的,嘴角一股腥气,一头栽在车座上。

    这个男人转身的时候好像还是不解气,又狠狠踹了我一脚:“还敢不敢乱动啊?!”

    我现在是想动都动不了了。

    浑身都疼,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疼,真的好像是剥皮拆骨了一样,然后再不打麻药的情况下,一点一点重组安装。

    到后来,我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弱了,就好像是在被海浪拍打在沙滩上,一点一点艰难地呼吸这沙子中残存的海水,濒死地苟延残喘。

    原来,我曾经说过,我最恶心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现在,这种奇葩也让我遇上了。

    而且,我还是受害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我身上的疼痛都钝钝的麻木了,一个男的过来给我戴上了眼罩,隔绝了外界的光线,一片漆黑。

    这个男人捞起我就往外拖,在下车的时候我没有来得及站稳,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下子跪在地上,膝盖都好像要被撞碎了一样,硬生生被拖着向前走了十米,然后狠狠地往地上一扔。

    因为我戴着眼罩,所以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但是我用手摸到了地面上的钢筋,那种金属的冰冷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瑟瑟的缩紧了身体,抱腿坐在原地。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建筑工地,或者是一个废弃了的厂房。

    真的是这样,只有经历过的才会了解那种感觉。

    我真的是怕了,怕的浑身都在发抖,恐怕这个时候让我站起来我都站不稳,给我一分钟让我逃跑我都要缓一会儿恢复力气。

    那种大无畏的精神,真的不能用在我们这种普通人身上。

    突然,一双手压住了我的脚,我本能地就踢了一脚,结果这双手捏着我的脚踝,用能够折断一把筷子的力气,我疼的眼泪马上就下来了。

    我的双腿双脚都被捆上了,一点都动弹不了,只能像是虾米一样弓着蜷缩在地面上。

    我刚才在车上的时候还查过X省的天气,有二十度。

    可是现在,贴着冰冷的地面,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冰天雪地里一样。

    这么躺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

    我在想,这到底是偶然,还是有所预谋的。

    不过,如果是有所预谋的,我到底是得罪了哪一个大人物,用得着用这样的方法来对我。

    让我来X省的,只有那个给我十万块钱“锦囊妙计”的主人,唐玉珏是介绍人,唐玉珏也知道。

    当时我问唐玉珏是虞泽端给的,哦,现在应该说是虞泽端的前妻了,唐玉珏没有回答。

    那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成了这样也于事无补了。

    这一刻,我脑子里想的不是虞泽端,不是程煜,不是我的朋友们,而是我的爸妈。

    虞泽端没了我,有李明菁。

    程煜没了我,可以去找新的女朋友。

    温温、雪儿和佳茵没了我,或许会伤心一段时间,但是总会走过那一段时间,最终渐渐地忘却,找到新的朋友。

    但是我爸妈不一样,如果没了我,他们就没有了天。

    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

    这两个男人开始打电话,他们用的是当地的方言,我听不太懂,不过勉强可以听出一些词语,然后猜到意思。

    当听到“肾”和“眼珠子”这两个词的时候,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被人拐卖骗去挖一个肾,摘取眼角膜的新闻,但是……

    我希望这不是真的。

    我从来不相信所谓的英雄主义,也不崇拜英雄,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英雄。

    但是在这个时候,我真的是希望有一个英雄能从天而降,在这个崇拜英雄,渴望英雄的时代,能够让我对英雄重拾信心。

    可是,没有英雄。

    这两个男人中间出去了一趟,又找了一个人过来,我不知道昏昏沉沉了多久,直到被人拎着头发从地上拽起来,捆在了椅子上。

    他们找的这个人好像是一个医生,我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消毒”“打针”之类的话,我现在害怕的浑身都在发抖。

    这个时候,一双手碰了我一下,我惊的尖叫了起来。

    现在让我说话我都说不完整,但是唯独这种受惊之后尖叫的本能,不会改变。

    但是,这双手在碰到我的手腕的时候,在手心里用小指扫了一下,微不可见地握了握我的手。

    我心里一凛。

    这个新来的医生,是在向我示意什么吗?还是只是不小心碰到的?

    面前这个人说:“消毒不消毒先不说了,准备好冷冻箱,把肾取出来之后就要马上转手……还有,麻醉剂不能省,要不然她能疼死,就算是你们两个人都按不住。”

    我在脑海里使劲想,到底是在哪儿曾经听过这个声音,但是终究是没有找到。

    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熟人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啊。

    那刚才的那个小动作是什么意思?

    我因为被眼罩蒙着眼,完全看不到外面是怎么样的,只能凭感觉,凭闻气味。

    撕拉一声,我身上的T恤被撕开了,剪刀咔嚓咔嚓剪掉我身上的布条,我感觉自己赤裸着上身了。

    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听觉就会变的特别灵敏,我听见旁边有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酒精味刺激着鼻腔,下一秒,棉球蘸着酒精擦上了我的腹部。

    那种冰凉刺骨的温度,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开始拼命地挣扎,要不是有人按着,身后的椅子被我摇晃地差点都要翻倒。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