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只为遇见你 > 章节目录 78 谁为眼中钉

章节目录 78 谁为眼中钉

推荐阅读:剩女不打折掳爱成婚卢氏南唐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替嫁:魔帝的爱妃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桀骜毒嫡世子妃病王暖宠腹黑妻儿女成双福满堂

    在一边的李哲宇就问我:“说了什么,笑成这样了。”

    我一边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给抹掉,一边说:“他竟然说不让我乱来……哈哈哈,我能怎么乱来,还能有当时他老婆那样对我乱来吗?!泼我咖啡打我耳光,把我晾在人前两个小时?~”

    李哲宇看着我笑成这样他也没有笑,就说了一句:“下个星期二有空没?”

    我愣了愣,不知道李哲宇怎么突然问这句话了。

    他说:“去银行给你办转户,记得还拿上你上次借的那个身份证。”

    我:“……”

    不得不说,李哲宇真是朵上好的奇葩,能随时随地转换话题,偏偏这个话题还是我乐享其成的。

    临走前,李哲宇突然说了一句话:“你跟李明菁挺像的。”

    我脚步顿了顿:“哪里像?”

    他说:“第一次我在酒吧里看见你的时候,那种特别浓的学生气。”

    我以为,虞泽端让我在那个路口等,他是开着车来的,但是远远地我并没有看到一辆私家车,只有一辆出租车在那里停着。

    虞泽端开车门叫我:“桑柯!”

    我开车门上车:“怎么,连一辆车都不舍得开了?”

    虞泽端回答我:“菁菁不知道我有车。”

    我冷笑:“又准备再骗一个是不是?虞泽端你到底是人不是?”

    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听了这句话,眼光从后视镜一直向后看。

    虞泽端什么也没回答,逼仄的车厢里氛围一下子降至冰点。

    等到出租车开到了我学校门口,虞泽端叫了停车,然后付钱下车,我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我能看出来,虞泽端分明是有什么话想说。

    虞泽端说:“桑桑。”

    桑桑……

    这个名字是虞泽端第一次去吃海底捞的时候就叫的,但是自从今年开学以后,他几乎没有再叫过我桑桑了,一直是连名带姓地叫我桑柯。

    现在再听到这个名字,感觉过了好远好远。

    虞泽端说——“桑桑,去医院把孩子做掉吧。”

    夜风刮过我耳边的碎头发,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冷的就好像是寒冬腊月,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裙子,立在雪地中一样。

    我看着虞泽端的脸,我觉得认识了他这么长时间,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

    第一次,他让我打掉孩子,是因为他老婆。

    这一次,他让我打掉孩子,是因为另外一个女孩。

    我笑了笑,说:“我不。”

    如果有镜子摆在我面前,我一定会看见自己嘴角灿烂的花,是带刺的玫瑰花。

    虞泽端皱了皱眉,不过语气仍然是波澜不惊:“有个孩子是累赘,桑桑,这一点你知道,没有孩子你想干什么都行,但是有了孩子,你……”

    我恨透了现在虞泽端这种气定神闲,就问了一个最没有营养价值的问题:“那要是李明菁有了孩子呢?”

    我说出这句话就意识到错了,因为虞泽端还没有碰过李明菁。

    于是,我阴阳怪气地加上了一句:“对了,你跟她还没有上过床是吧?”

    这一点,虞泽端没有否认。

    虞泽端看了我一眼:“她有了孩子,我就离婚,然后娶她。”

    这一刻,我忽然就平静了下来,我向前走了一步,靠近虞泽端,问:“你是真心喜欢她?”

    虞泽端黝黑黝黑的眼睛看着我,曾经,我最喜欢这双眼睛,因为眸色很深,很迷人,有一种深邃而神秘的魅力,但是现在,我恨死了这种眼神。

    虞泽端说:“我不是喜欢她,我是爱他。”

    那我呢?!

    我在心里呐喊了一句,但是我并没有问出来。

    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问的,问出来也只能伤到自己,相反让虞泽端更觉得我可怜,我没了他活不下去了。

    你爱她……

    爱这个字眼,感觉隔得太远了。

    我忽然意识到,其实虞泽端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爱你,只是说喜欢,越来越喜欢。

    但是,喜欢和爱,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有一次,佳茵就对我说过,说我对虞泽端的爱情,就是做出来的。

    当时我不以为意,不管是怎么样的,只要是爱情,只要真心喜欢就好了,喜欢了,就会爱上。

    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错的离谱了。

    温温也错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爱,哪里谈的做出来呢。

    从第一次见面就上床,以后几乎每一次都是虞泽端又需要了才来找我的,换句话说,这是一种需求关系,只能算是有好感的喜欢,并不算是爱。

    而这个李明菁……

    想到这里,我不受控制地狠狠给了虞泽端一个耳光:“滚!”

    虞泽端的脸别到一边,我这一巴掌打的不轻,手掌心现在都是麻木地疼着。突然,我的余光察觉到学校门口那边闪了一下,然后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十国。

    因为现在是夜晚,灯光不亮,所以刚才车灯闪烁的一下就特别明显。

    虞泽端抬起头的时候眼光忽闪了一下,说:“桑柯,你……”

    话没说完,但是下一秒,虞泽端忽然抱住了我,我僵硬了一下,虞泽端在我耳边说:“对不起,桑桑。”

    我没有推开他,只是这一刻,我哭了。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我第一次在虞泽端怀里掉眼泪,也是最后一次。

    半个小时后,我回到寝室,意料之外的,佳茵、雪儿和温温三个人都在。

    雪儿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哭了,因为我只要是一哭,眼眶就浮肿,眉头上全都是一片一片的红,跟过敏一样。

    佳茵拉我坐下来:“上次你要跟我说的事儿还没说完,到底怎么了?”

    我就坐下来,把上个星期在A大遇见虞泽端和李明菁的事情,到今天又遇见李明菁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雪儿有点吃惊:“你那个师兄真说李明菁跟你长得有点像?”

    我不知道雪儿怎么问这个问题,就点了点头。

    雪儿说:“是不是替身啊?一般小说里不都是有一个长得像的当替身么,其实他还是喜欢你的……”

    我:“……”

    佳茵:“……”

    温温露出一副特别无奈的表情:“雪儿,这不是演电视剧的,这种剧情早就用烂了。”

    佳茵问我:“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反问:“还能怎么办?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啊。”

    雪儿跟佳茵对视了一眼,雪儿表示特别不能理解:“桑桑,你真怀孕了?不是假的么。”

    温温推了雪儿脑门一下:“傻妞儿,做戏就要做全套的,既然说怀孕了,现在孩子不要了自然而然就要做流产。”

    雪儿眨了眨眼睛。

    准备洗澡睡觉,佳茵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说:“刚才那位虞太太又来了。”

    我神经猛地一下就绷紧了:“什么时候?”

    佳茵想了想:“八点多吧。”

    八点多的时候……

    我在校门口,打了虞泽端,而后一辆私家车驶过,虞泽端忽然抱了我,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我脑海里的另外一个场景连成了一条线。

    两个星期前,唐玉珏对我说:“小心虞泽端拿你当靶子。”

    一个星期前,虞泽端带我参加大大小小的聚会,在公众面前露脸,还有一个人问金屋藏“娇”……

    一个小时前,虞泽端正说着话却打住了话头,突然抱了我在我耳边说:“对不起,桑桑。”

    然后,虞太太开着车从学校门口经过。

    我想,我终于知道虞泽端为什么会说对不起我了。

    是的,虞泽端真的是对不起我。

    一直到很久以后,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上,有个记者问虞泽端:“有没有最后悔的事?”

    虞泽端说:“有。”

    记者问:“方便说么?”

    虞泽端说:“在四年前那一次,不该去吃海底捞。”

    记者又问:“有没有最对不起的人?”

    虞泽端说:“有……”

    记者说:“那她现在原谅你了么?”

    这一次,虞泽端没有说话。

    第二天,我找了唐玉珏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找唐玉珏,唐玉珏接到我的电话的时候特别惊讶,如果这是视频电话,我相信我一定会看见唐玉珏吃惊地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我问:“你能不能帮我在医院弄个假手术?”

    唐玉珏问:“什么假手术?”

    我说:“人流手术。”

    唐玉珏说这种事儿想要糊弄虞泽端,直接给你弄个报告单就行了,但是我说一定要弄的人尽皆知,让每个人知道了都知道虞泽端这个渣男,特别是要让那个李明菁知道。

    唐玉珏顿了顿:“你想怎么做?”

    我把我自己的想法大致说了一下,唐玉珏那边顿了顿:“桑柯,以后我算是怕了你了。”

    其实,我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不让那位神出鬼没的虞太太再把我当成眼中钉,是时候该让她转移目标了。

    唐玉珏为我安排的手术是在隔天的下午,他也是做样子做全了,找了妇科里最有名望的医生,麻醉师和护士助手,然后给我送红包打点好了一切,就等着我这个“孕妇”躺上手术台了。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53/2797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