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亲爱的,离婚吧 > 章节目录 终结章结 一百年的约定

章节目录 终结章结 一百年的约定

推荐阅读:离婚无效,腹黑大律师废材小姐倾天下异瞳之女逍遥女侯盛宠王爷,臣妾是富婆萝莉皇后很腹黑嚣张美人嫡女当道贵妃的现代生活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蕾丝布条拿开,首先映入眼底的,是莫厉琛英俊立体的俊脸。%D7%CF%D3%C4%B8%F3他穿着一身黑色修剪得体的西装,嘴角噙着笑意,正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

    望见他,整个早上都在不安的心,终于轻轻落了下去。

    张了张嘴,她正想说什么,莫厉琛却先行拿过她的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宽大的掌心里,对她说,“走吧,时间到了。”

    “时间?”直到这时。她才猛然注意到。他们的周围,集聚了不少人。

    玫瑰夫人,盖文,阿诺,还有凌肖和小爱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一些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凌肖见她瞥向自己时,赶紧眨眨眼,殷勤献媚着扬扬手,“蓝希,好久不见。还认得我吧?”

    这小子还是这么故意的,如果不是时宜不对,蓝希真想走过去给他一巴掌,“一见面就找扁?”

    “嘿嘿。”

    凌肖笑得有点得意,而旁边的小爱则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又冲蓝希道,“你先别管我们,赶紧办正事要紧。”

    正事?

    蓝希又看向莫厉琛,他眼中仍旧带着笑意,宠辱不惊的模样,有种浑然天成,得天独厚的尊贵感。

    随后,他移开了挡住她视线的高大身躯,将身后的景物,毫不避讳的呈现在她面前。

    凝见前面不远处站得笔直的牧师,再打量一圈周围的景象。蓝希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她错愕的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依旧微笑着,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唇,低醇的嗓音,满是不言而喻的温柔,“这是我能想得到,最美的事情。”

    “可我们不是早就已经……”

    “跟那次不同。”他深深看着她,“这一次,真正的结婚……”

    那一次没能只是简单举行了个婚礼,但这一次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虽然依旧是主角,但一切都是不同的。

    爱尔兰有这样一个美丽的过去,它禁止离婚,曾是一个不离婚的国家。有一个一百年的约定,男女结婚后即不许离婚,结婚时需在教堂里互相承诺:“只有死亡让我们分开”,因此无论何种原因离婚(即使配偶去世也不例外),都视为违背誓言而不被允许。

    虽然这个约定的法律在1995年被更改了,但仍旧有些真心相爱并且相爱爱情的人,依然喜爱这个对他们来是美丽的规定,还会有人愿意接受……

    蓝希被莫厉琛带到牧师面前,牧师以那个一百年的约定,宣读着圣经和爱尔兰结婚的教条。

    没有婚纱,没有礼服,两个人的装束都如平常,但她的呼吸在渐渐紊乱,身子还是禁不住微微颤抖了。

    莫厉琛紧紧握住她的手,嘴角仍旧勾着微笑的弧度,宽厚的大掌,无时不刻不在给着她力量,她只需侧头,就能看到他微笑的俊脸。

    在爱尔兰,还有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婚期不同,结婚证书也是不一样的。

    婚期为1年的新人,得到的是厚如百科全书般的两大本结婚证书,里面逐条逐项列举了男女双方的各项权利和义务,可谓一部完善的家庭相处条例;而婚期为100年的新人,得到的结婚证书只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市首席法官的祝福。

    莫厉琛在上面写着下了一百年,于是得到的是一张纸条。

    ——尊敬的先生、太太: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右腿对左腿,左眼对右眼,右脑对左脑究竟应该承担起怎样的责任和义务?其实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因为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为彼此的快乐而快乐。

    这就是爱尔兰,那个一百年的约定。

    虽然已经被更改,但正因如此,才更值得让人怀念珍惜……

    然而,还未走出教堂,身体又是一股不适,蓝希猛地抓住莫厉琛的手,胸口中是止不住的翻滚想要干呕。

    莫厉琛神色骤然一变,挂着笑意的脸顷刻间僵硬住了,忙扶住她身子,扭头冲下面的人群中厉声嘶吼,“艾伦!”

    艾伦也来参加了,在这之前,通过那张病例表,他大致知道蓝希的情况,胃癌晚期,也有干呕恶心的现象。

    当即,他不敢怠慢,慌忙站起身,朝他们这里冲来,紧张的吩咐道,“先送去医院,那边我已经打理好了!”

    在蓝希发生异状时,场面一改之前的静谧美好,倏然发生混乱。

    阿诺知道蓝希的状况,脸色也变了,当即跟凌肖小爱,还有玫瑰夫人等等都冲了过来,而莫厉琛已经抱着蓝希,冲出了教堂之外……

    车内,蓝希坐在副驾驶座上,莫厉琛驱车,朝着医院狂奔而去,握住方向盘的手指,有青筋显露出来,英俊的脸庞绷了紧,神色萧瑟得可怕。

    蓝希坐在他旁边,尽管胃还是很不舒服,但见莫厉琛这个样子,她不由得无奈的笑了,“你别这个样子,很可怕。”

    跟刚才教堂里的他,可谓是截然不同了。

    听闻她的话,莫厉琛微怔了会,随即,尽量努力的放松脸部情绪,可声音,却仍旧是难以抑制的冷跟生硬,“好。”

    看来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镇定,蓝希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轻轻无奈叹了口气,她半垂下眼帘,胸口好似被什么东西凌迟着。

    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他如此紧张的模样,过去的十几年,都不曾有过的……

    而她不知道的是,他其实不止一次看到过,她即将频临死亡的模样……纵岛匠划。

    **

    医院。

    虽然知道蓝希的病情是胃癌晚期,但看她现在似乎没多少事的样子,艾伦还是提议着先送她去做全身检查,莫厉琛没有拒绝这个要求,而艾伦则亲自上阵。

    在等待时,凌肖,小爱,阿诺,玫瑰夫人还有盖文也都到了这里。

    玫瑰夫人当即慌张的来到莫厉琛跟前,“蓝希怎么样?”

    “在检查。”莫厉琛靠着墙壁,手心都是汗。

    凌肖跟小爱不懂蓝希是什么情况,扭头朝阿诺问道,“蓝希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把她送进医院?”

    阿诺皱紧了眉头,看了看莫厉琛一眼。

    莫厉琛什么也没说,站在墙壁边,浑身仿佛笼罩了阴霾,散发出一股阴鸷之气。

    微垂下头,阿诺犹豫了会,终归还是小声道,“胃癌,晚期。”

    “什么?!”

    凌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阿诺慌忙捂住他的嘴,低声警告道,“小声点,莫少现在心情很糟糕,别再让重复让他听到了。”

    小爱站在一旁,不能相信的摇头,“怎么可能……”

    “先都不要说什么了,等艾伦出来再说吧。”阿诺叹息了一声,“艾伦一定有办法的。”

    看着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凌肖跟小爱都说不出话了。

    要他们怎么相信,不过是一个多月没见而已,蓝希就莫名其妙的得到了胃癌晚期?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一般……

    **

    辨不清时间过去了多久,缓缓的,门打开,艾伦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

    然而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莫厉琛却如同鬼魅一般,从他身边窜了进去,“喂,莫……”

    他话还没能出口,莫厉琛已经冲了进去。

    玫瑰夫人看着莫厉琛那种一刻也难等的着急模样,嘴角勾了勾,然后,她踱步到艾伦面前,又凝重询问道,“艾伦,蓝希怎么样?”

    凌肖阿诺还有小爱也围到了他身边,纷纷注视着他,神色严谨而凝重,仿佛都在等待着他宣判死刑一样的答案。

    艾伦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最后定在阿诺的身上,忽然却是问,“蓝希之前是在哪个医院做的检查?”

    虽然很疑惑为什么他突然这么问,阿诺倒也如实的回答,“是意大利的医院。”

    “这样啊。”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艾伦点了点头,“我想,我有必要找他们院长谈谈了。”

    “呃……?”

    众人不明所以的盯着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说这种话。

    慢慢的,艾伦意味深长的笑了……

    **

    检查室内,蓝希刚坐起身,莫厉琛就站到了她面前。

    盯着他神色肃穆的样子,蓝希笑了笑,笑得有点勉强,“艾伦说了什么?”

    “我没有听。”莫厉琛倒也如实说,“第一时间就进来了。”

    他太焦迫,理智的思维根本跟不上身体的冲动,所以他就率先冲进来了。

    蓝希站起身,无奈的站在他跟前,“你这样会不会太紧张了点?”

    莫厉琛也是努力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脑袋,“检查的时候,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艾伦在医学的各个方面都很优秀,有什么重大问题,经过他检查,就没有什么不懂的。

    说起这个,蓝希脑子又回响起了艾伦问她的那些话,基本就是问她一般会有什么感觉,胃会怎样的不舒服等等,然后又给她检查了一遍,再之后,艾伦就是忽然神秘的笑了,走了出去。

    那种感觉,直让蓝希觉得奇怪,因为艾伦的那个笑,太过意味深长了。

    “也没说什么话。”蓝希摇了摇头,随后挽住他手臂,又道,“我们出去吧,听听看他怎么说。”

    “好。”深深看了她一眼,莫厉琛轻声应道。

    然而,刚走到门口时,蓝希的手机骤然响起来了。

    铃声响得有点诡异,因为这个号码,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狐疑与莫厉琛对视了一眼,蓝希还是掏出手机,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微微诧异下。

    随后,按下接听,对面有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您好,请问您是乔一小姐本人吗?”

    在意大利的时候,蓝希用的是乔一这个名字。

    她平静的回答,“我是。”

    “啊!真是太好了!乔一小姐,原来你还活着!”

    “……”

    对方似乎察觉到自己太过激动了,忙又解释道,“很抱歉乔一小姐,我太激动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XX医院的院长,您之前来过我们医院做检查的,您还记得吗?”

    “记得。”她记得不能再清楚了。

    “是这样的。”院长在电话里清咳了两下,然后歉意的道,“我有件事首先得跟您说声抱歉,由于您之前来我们医院检查时,意大利发生一起爆炸事故,很多伤亡被送到我们医院,导致人手不够,所以我们医院的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把您跟另外一位同来检查的胃癌晚期患者的病历表弄错,不小心把他的病情填到您的表格上,所以……”

    “等等!”蓝希骤然打断他的话,捂住不断起伏的胸口,努力的保持镇定,“你不用说了,我感觉我要犯心脏病了。”

    到底是怎样的,才可以把两个人的病例弄错?

    这种情况都能被她遇到……

    老天,你他妈——玩——我——呢!!

    那头,知道她已经明白自己在说什么,院长尴尬了下,随后十分抱歉的说,“乔一小姐,真的很抱歉,如果因为我们人的过失,而导致您损失了什么,我们医院意愿赔偿……”

    啪的一声,蓝希倏地扣断电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懵的,浑身的血色仿佛在燃烧着,沸腾着,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种感觉,比她拿到那份狗屁表格还要让她失控,她的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滚烫了,内心真的像有千万只动物在奔腾。

    缓缓地,她又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莫厉琛此刻正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深邃的目光端详着她,让人猜不出他现在到底想要干嘛。

    蓝希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扯扯僵硬的嘴角,她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好像……没什么事情……”

    莫厉琛点点头,“我已经听到了。”

    “那你……”

    莫厉琛笑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让我担惊受怕这么久,应该怎么弥补?”

    果然是一个商人,开口闭口都是利益问题。

    蓝希也僵硬的笑了两下,“这可不是我的错啊,我之前流了很多眼泪,也没人弥补啊,而且,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过来。”莫厉琛朝她勾勾手指。

    蓝希有点心虚,想退,但实在恐惧他笑着的样子,十分有种恐怖的感觉,只能硬着头皮,凑到她面前。

    倏地,莫厉琛忽然一口,狠狠的咬在她的脖子上。

    “嘶~”蓝希猛地推开他,赶紧避他如野兽的后退两步,控诉又哀怨的瞪着他,“你又咬我!”

    她相信他绝对是属狗的!

    今生不是前世也一定是!

    别看莫厉琛表面除了笑没其他情绪就很镇静,那种内心,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双手抄进裤兜里,他瞟着她,倏尔问,“那你现在还要逃?还要继续跟我那个什么五年?”

    被他这么一问,蓝希怔住了,心底还是被刺痛了下,那个五年……

    缓缓的,她走到他的面前,主动握住他的手,朝他挤出一个笑脸,说,“不了。”

    尝试过一个多月的分离,品尝过一个多月蚀骨相思的滋味,还甚至以为,就那样跟他生死相隔,那些尝过来的种种滋味,都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离不开这个男人。

    人生太长,人生也太短,但意外却总是无时不刻的发生着,就好比她这段时间以为,再也不会看到他最后一次一样,也许只是一个短暂的分离,都可能成为永别,这样的教训,她已经受到了。

    所以,现在,她想在他身边,一辈子……

    “呵呵,不离开是对的。”玫瑰夫人忽然朝他们走了过来,踱步到他们面前后,她看着相依的两人,由衷地笑道,“蓝希,厉琛,恭喜你们。”

    凌肖跟阿诺还有小爱也凑了过来,连连喜气的笑道,“是啊,恭喜恭喜!”

    “恭喜?”蓝希摆摆手,“我只是跟他在一起而已,用不着恭喜什么的吧。”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玫瑰夫人深深的看着他们,意味深长的笑着,“今天,是很神奇的一天呢……”

    **

    莫厉琛跟蓝希旅行度假去了,就在知道蓝希没事之后,他们出医院的那一刻,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既任性又洒脱。

    旅行只有他们两个人,谁也没带去,至于他们会去旅游多久,莫厉琛没有透露,而工作上的事情,他全权交给了阿诺去处理,阿诺跟着他久了,对此自是放心。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旅行,众人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或者是祝福更多一些,一路走过来,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大起大落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就连蓝希这次也是虚惊一场,但谁都能明白,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有多不易。

    一个爱着一个十多年,一个可以为对方不惜付出一切,也许根本不用多么大起大落轰轰烈烈的,他们的感情早就无人能取代。

    毕竟,他们虽然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久,但之间,却有几万个日夜相处的时间,彼此在彼此心中的地位,那是谁也不能超越取代的。

    否则,他们也不会兜兜转转了那么久,连天意好像都要他们在一起,并且是毫无芥蒂的在一起了……

    虽然这一路尝过心痛的滋味,但最终,她跟他,都是幸福的……

    “唉,莫少跟蓝希还是修成了正果。”站在医院的大门前,望着不远处的空际掠过的飞机痕迹,凌肖叹息道,“他们就这么突然走了,怎么能这么任性呢?唉,害得我好不习惯。”

    “什么任性啊!”小爱站在他身边,满怀憧憬的望着天空,“那分明就是浪漫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多美好啊!最重要的是,你们说莫少是一个不会浪漫的人,我居然有幸见到两次,实在太不简单了!”

    随即,她眼神一凛,站直身子,双眼坚定,“决定了,以后要找男人,我就要找他那样的!”

    凌肖当即嗤声不屑,“你啊?你就做做白日梦得了。”

    见他又来跟自己唱反调,小爱顿时冷眼警告他,“喂,你什么意思?找茬是吧?”

    “没什么意思。”凌肖挑挑眉,“你不是喜欢小正太?我怕有人知道你这种变态的癖好,是个男人就跑。”

    这时,阿诺凑到他身边,拍了下他肩膀,笑容无害的道,“不是还有你吗?”

    “关我什么事?”凌肖瞅瞅他。

    阿诺笑得更无害了,“我记得我之前答应过你,到时候跟莫少说一些,给你一份更好的差事干的,不记得了?”

    一说起这茬,再看看阿诺这笑得让他十分觉得阴险的感觉,不由得想后退两步,警惕的瞪着他,“你到底都干了什么好事?”

    “也没什么。”阿诺耸耸肩道,“就是跟莫少说了,蓝希小姐……哦不对,现在是少夫人,你现在没有必要再待在少夫人身边,少夫人有莫少就够了,也不需要你,所以我就给你谋了更好的事情来干。”

    凌肖狐疑的瞟瞟他,“什么事?”

    “呵呵。”阿诺笑了,不疾不徐的道,“我跟莫少说了,让你以后就跟在小爱小姐身边,从此做她的专属奴隶,她要你干嘛,你就得干嘛,然后呢,莫少很愉快的答应了。”

    “……”

    “所以,呵呵,从爱尔兰离开之后,你就跟小爱小姐去达拉斯吧,我们已经不需要你了。”

    凌肖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冷冷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爆发出声,“阿诺你这个叛徒!!”

    他猛地上前几步,用力握住阿诺的肩膀,不敢相信的吼道,“你居然跟莫少说让我去跟着这个正太控的变态女身边?而且还是奴隶?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非得这样害我?你们不想要我了也犯不着这样把我踢出去吧!”

    一听他居然如此鄙夷自己,小爱顿时就冷笑了,她走过来,甜甜的冲阿诺微笑道,“既然莫少已经答应了,是不是代表,我的权利现在就生效?”

    阿诺点头接话道,“当然,凌肖现在是你的人了。”

    打了记响指,小爱活动下手指,甜美如天使一般,冲凌肖柔声道,“奴隶,乖乖过来,跟着主人回家吧。”

    “妈的!我不干!你们当我是什么!不干!说了不干就是不干!要我做你的人,下辈子!变态女!正太控!”

    “不干啊?”小爱点了下头,“好啊,那我现在就打电话,跟莫少还有蓝希说说,看他们怎么说吧。”

    一听,凌肖委屈了,撒娇的扯扯阿诺,“阿诺,你看她欺负我,你要帮我啊!要不然,你怎么对得起我对你的深厚感情啊!”

    阿诺很无情的推开他,“呵呵,抱歉,我不搅基。”

    “……”

    凌肖最终还是被迫的跟着小爱一起离开了,因为他怕莫厉琛的程度,那是别人远远想不到的,虽然表面总不会怎样,可一旦莫厉琛发了什么话,他就不敢不从,比圣旨还有效。

    而送走了小爱跟凌肖上了车,阿诺还站在原地,待他们上的车子走远之后,他才回过身,对几乎一直站在身后的女人,恭敬的微笑,“玫瑰夫人,真不好意思,他们就是那个样子,让你看笑话了。”

    玫瑰夫人的身后是盖文,对于阿诺的话,她失笑了出来,“这些没什么,我倒真没想到,蓝希的身边,原来还有这么两个闹腾的人。”

    “那您之后,有什么打算吗?”阿诺说,“莫少已经交代过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可以吩咐。”

    “好,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玫瑰夫人得体道,“你也回安城吧,蓝希跟厉琛的旅行,可能一两个月是不可能会结束了,大家都散了吧,你的一些东西,我也已经让人送来了。”

    “麻烦您了。”阿诺点了下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他又看着她道,“另外,莫少跟少夫人还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玫瑰夫人好奇的挑起眉梢,“什么?”

    阿诺定定看着她,道,“他们说,请你也一定要幸福,好好走自己的路。”

    “……”

    说完那句话,阿诺也离开了,玫瑰夫人站在原地久久才回过神。

    她的幸福……

    无意识的,她偏头,看向身后一直沉默不语,但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温柔注视她的男人。

    盖文一笑,仿佛能洞悉什么,他道,“我一直在你身后,任何时候你想回头,我都会在。”

    知道他的意思,玫瑰夫人垂眸笑了。

    而站在拐角处,自始至终,也没人发觉,这里一直站着一个男人。

    凝望见最后站在那边的两个人也上车离开了,楚修回身,朝另一边走去,幽凉的眼荡漾着笑意,嘴角微微翘了起。

    他一定是太闲了,所以才会忍不住想来看一看,从教堂跟到现在,看完整个过程。

    这种仿佛曲终人散尽的场面,到了现在,他也应该走了……

    **

    四个月后,日本机场。

    “我去买回安城的机票,你在这里坐好,不要乱跑。”嘱咐了蓝希这句话,身着灰色休闲服的莫厉琛,迈开了修长挺拔的腿,转身走了开。

    蓝希听话的在位置中坐好,凝视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勾着笑。

    机场内不断有人从她面前经过,蓝希四处随意的瞟了眼,刚收回目光,却又错愕的抬眸,盯着朝旁侧不远处渐渐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身着白色西装,优雅得体。

    当目光触及到那张熟悉的俊脸时,蓝希猛地站起身,脸色微微变了,“是你……”

    男人刚刚经过她的面前,尽管她的声音很小,却依旧还是被他听了个真切。

    他的脚步倏然停下,缓缓侧头,看向她,好看的眉梢挑了起,“你认识我?”

    “……”

    蓝希怔愣住,突然想起来,他做了切除记忆层的手术,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抱歉。”她一笑,眼眶却酸得厉害,“我认错人了,你跟我一个朋友长得很像。”

    “哦?”他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一个什么朋友?”

    垂下眼眸,她淡淡的笑道,“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人。”

    “原来如此。”他点了下头,声音温润,气质优雅,“但很抱歉,我可能不是他。”

    “我知道。”轻抿了下唇,她应了一声。

    这时,他身边走过来一个长相靓丽的女人,女人挽住他的手臂,看了看她,又睨睨蓝希,笑道,“这是我男朋友,怎么样?是不是长得很帅?”

    蓝希自然也看到了她,对于她的话,她赞同的道,“是的。”

    女人甜蜜的挽着他说,“我们准备要结婚了。”

    微微愣了下,随即,蓝希却也是由衷的笑道,“恭喜。”

    “呵呵,应该是我要说恭喜才对。”女人瞟了她肚子一眼,“有好几个月了吧?”

    下意识的,蓝希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嘴角有丝甜蜜的笑,“嗯。”

    “孕妇还是回去好好养胎比较好,不要再随便出来了。”

    “我们正要回去。”

    “那就这样了,我跟我男朋友要赶飞机,再见。”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似的,女人冲她挥了挥手。

    蓝希微笑回着,“再见。”

    在临走离开之前,刚刚转身过去的男人,忽然脚步一顿,慢慢的,他侧过头,深深看了她一眼,声音很轻很轻,他说,“蓝希,再见了。”

    再见,他深爱过的女人……

    蓝希凝视着他们离开,脸上的笑意美满,却又是数不尽的哀伤,不知不觉,有眼泪流了出来,她却没有去擦,而是久久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任空气干了脸上的泪痕。

    南宫西泽,再见……

    **

    旅行过很多地方,最终还是回到起点之处。

    安城,别来无恙。

    半山腰的别墅,夏林跟小爱正陪着蓝希正在阳台上晒太阳。

    瞅着蓝希圆挺挺的肚子,夏林挑眉道,“蓝希,有九个月了吧?”

    “ONONON,没有九个月。”旁边,小爱一边吃着花生,一边竖起食指轻摇,“你别被她表象欺骗了,才七个月而已。”

    “七个月?”夏林有点诧异,“我七个月的时候,都没你这么夸张,你这个样子,哪里像七个月?”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蓝希抚抚圆滚滚的肚子,略为得意的笑着,“我肚子里,可不止一个。”

    夏林惊喜的张大双眼,“双胞胎?”

    “不。”蓝希神秘一笑,“龙凤胎。”

    小爱端起水,瞅瞅她,“还没生下来呢,你怎么知道是龙凤胎?”

    “这你们又不知道了。”蓝希笑得更得意了,“但暂时让我保密,以后你们要是怀孕了,我可以告诉你们经验,哦对了,夏林现在第二胎都已经两个月了,不需要什么经验,那就等小爱你以后怀了就告诉你。”

    刚要喝水的小爱噗嗤一口,差点将水吐了出来,“我婚都没结呢!”

    “那不都是迟早的事?”蓝希挑眉,“你跟凌肖天天在一起,别告诉我你们什么也没有。”

    小爱脸蛋一红,当即无不紧张的道,“你别乱拉姻缘线,我跟他可什么都没有。”

    “目前什么也没有,不代表以后的。”蓝希揶揄道,“你们天天打情骂俏,没擦出一点火花谁相信啊。”

    夏林也接话道,“凌肖我观察过了,很不错的,非常合适你。”

    小爱脸蛋更红了,埋怨瞅了夏林一眼,“你是怕我继续粘着你景容才是真的吧。”

    心思一被揭穿,夏林掩嘴笑了笑,但也由衷的道,“我是真觉得,凌肖非常合适你,你完全可以考虑考虑。”

    “就是。”蓝希瞅瞅她,“凌肖我可以打包票,结婚后绝对是一个好男人,不会找小三也不会出去玩,肯定是一个中心男仆再加好丈夫,你完全可以放心的嫁了。”

    这两个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让小爱又心虚又脸红,当即,她站了起来,“我说不过你们,我先回去这样可以了吧?”

    蓝希睨着她背影,挥挥手道,“记得跟凌肖商量一下婚事啊,我都替你们着急了。”

    这一次,小爱连耳根都红了,脚步也走得更快了。

    蓝希回头,看向夏林,“对了,你家那位大神也来了吧?”

    夏林笑着回道,“正在客厅跟你家那位一起呢。”

    蓝希有趣的挑起眉梢,“突然有点好奇,他们两个人,是怎么相处的……”

    他们是怎么相处的,她们不知道,但想想,都会觉得有点怪异,那种场面,实在让人联想不到。

    之后没多久,夏林也起身离开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天边是一抹摧残晚霞。

    蓝希由着人搀扶,来到后院的躺椅中坐下,闲适的靠着躺椅,她舒服的眯起眼睛,感受着晚霞的余晖,嘴角微微翘着笑意。

    身后,有身姿倨傲伟岸的男人靠近。

    感知到身边站着人,蓝希缓缓打开一对倦意星眸,睨见是他,唇角勾起,“忙完了?”

    “嗯。”莫厉琛站着她身边,揉揉她的脑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今天天气太好,想出来坐坐。”她看向他,“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晚霞很漂亮?”

    莫厉琛微微抬眸,凝视远处天际边那抹火红的颜色,殷红而好看的唇瓣,轻抿成一条优美的弧线,“嗯,很漂亮。”

    蓝希满足的笑了,拉过他的手握住,“所以情不自禁就想出来看看了。”

    他低眉凝视她,嘴角微勾,“我陪你。”

    “好。”

    躺椅很宽大也很舒软,蓝希稍微移过一些,莫厉琛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凝望天边的晚霞,须臾,轻轻的,他低醇似酒一般迷人的声线,忽然朝她问道,“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听闻,蓝希微怔,视线看向他。

    从她的这个角度看去,恰好看到的是他光洁有型的下巴。

    似乎是感知到了她的视线,他慢慢回过视线,与她对视而上,墨玉的瞳仁,满是不言而喻的情愫,深邃,却带着淡淡却又是说不尽的温柔。

    四目对视而上,她低眸柔情,勾起浅浅的唇角,“记得。”

    一百年的约定……

    “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许再从我身边离开。”他说,“这是约定。”

    抿着唇,她低低应了一声,“嗯。”

    不管是一百年,还是多少年,此生此世,只想守着彼此,任时间流逝,光阴荏苒,岁月蹉跎,世间所有事物都可以改变,唯独,这份爱情,不变……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是夜渐渐来袭。

    靠着躺椅,蓝希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莫厉琛,我困了,先睡一会……”

    说着,她的声音小了下去,吹荡而过的轻风,吹散了话语最终的余韵。

    低眸凝视身边睡容甜美的女人,墨玉色的眼眸里,尽是她睡得安稳的样子,他唇角勾勒出一道浅浅的弧线,将毛毯轻轻盖在她身上。

    俯身,带着永生不变的柔情,他轻轻在她额头上烙下一吻,“晚安。”

    (全文完)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145/2777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