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首席老公,过妻不候! > 章节目录 197 我吃饱了,你呢?

章节目录 197 我吃饱了,你呢?

推荐阅读:总裁老公有猫腻锁王令 祭司毒女六王斗御妖师逆世狐妃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相爱恨晚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医妃有毒男神总裁,别来有恙重生之嫡女无双

    看的出她情绪起伏很大,只是他尊重她,希望她能自己把心思告诉他,他会等她开口说要跟他一起分担的那一日。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靳恺诺捧着她的小脸:“你吃过没?我看你就买了东西给我和孟子,你自己呢?”

    叶芷点点头,她在楼餐厅吃过了,毕竟她想起孟子瞪着自己的样子,那样再大方也吃不消吧?

    “肚子还是扁扁的,嗯?”靳恺诺似乎不信,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小腹,俊逸的眉头挑了挑,“吃饱没?”

    叶芷现在一颗心乱糟糟的,是饱还是饿的她也没多大的感觉,不过怕靳恺诺担忧,她嗯了一声:“饱了,倒是你……吃饱了吗?”

    “嗯,你买的我都吃完了。”

    靳恺诺牵起她的手往回走,只是才走了两步,男人便停住脚步,眉心紧紧的蹙起,叶芷明显的感觉到他突如其来的不适,牵着他手的小手紧了紧:“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好像肚子不大舒服。”靳恺诺没过多的话,怕她着急,伸手指了指前面的洗手间,“你到休息室等我,我去一。”

    叶芷一愣,只能点头,看着他拐了弯进了洗手间,叶芷有些颓然的靠在墙壁上,想着刚才父母打过来的电话,心里一直揪着疼,她低垂着头,目光有些涣散,难以看出她在想些什么,可即使是这样,她那张小脸都是满满的悲伤。

    住在五楼vip病房的夏恩熙接到消息说靳恺诺来医院的时候,她顾不得自己还在输液,急匆匆的把手腕上的输液针管给拔了来,急急忙忙的奔到三楼这边来,才到这边便看到靳恺诺像是脸色不大好的进了洗手间,她满脸的焦急,强忍情绪,大步走到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的叶芷跟前:“为什么你在这里?”

    叶芷怔了怔,抬头看她,像实在是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她,刚要开口,就迎来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小脸被重重的打的侧过去,火辣辣的疼。

    “为什么你跟恺诺在这里?恺诺刚才脸色怎么那么不好,你对他做什么了?”

    夏恩熙气的理智全无,扬起的手放紧紧握成拳,她神态嚣张,声音尖锐,靳恺诺来医院,不看她不找她就算了,可刚才她都看到靳恺诺明显的脸色不好的,难不成又是为了叶芷弄出什么来吗?

    “关你什么事?我在哪里需要你批准吗?”叶芷眼底是浓浓的疲惫和压抑,心思乱成一团,原本没有能力再分心去管别的人,可若是任由别人欺负到头上了,她还真做不到,“还有,你凭什么打我?”

    夏恩熙像是头一次感受到她这么强烈的语气,她抿了抿唇,目光扫了扫洗手间的方向,确定靳恺诺还没出来,她说话又硬了些:“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我告诉你,我要不是看在恺诺的份上,我对你想打就打……”

    饶是在医院休养,可夏恩熙都是化着妆的,她要时刻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人前,她的高傲她的自尊不允许她有那么一丝的松懈,特别是在叶芷面前,她永远要比叶芷优秀和耀眼,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一向不把叶芷放在眼里,靳恺诺就算真的对她有兴趣甚至是喜欢,那又如何,叶芷的靳太太这个身份早就已经过去,而她也不会允许这个身份再回到叶芷身上。

    “啪——”

    走过的医生护士听到刺耳的响声,不由得停住脚步,纷纷转头望过来,几人面面相觑,似乎被吓到了,连忙交头接耳一番再疾步离开。

    “你——”夏恩熙捂着脸,神色惊恐,她张了张嘴,瞪大了眸子看着,她真是没想到叶芷这么不顾场合的还手,“你敢……”

    “我要不是看在恺诺的份上,你害我弟的时候,我就不会放过你!”叶芷收回手,不同于夏恩熙的狼狈,她淡然的随手从裤兜里把纸巾抽了出来擦了擦手,在把纸巾揉成团砸到夏恩熙身上,“对你,我想打就打!”

    “你……”

    叶芷哼了一声,转过身刚要离开,却始终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莫名其妙的被扇了一巴掌,这人还不是别人,还是这个令人厌恶的女人,叶芷再次转头面向她。

    夏恩熙被她打的有些发懵,夏恩熙可是记得当初她撞上叶天然的那会儿,她可是当着靳恺诺和江晨浩他们的面踹过她逼着她跪的,本能的瑟缩了一,夏恩熙可做不到叶芷这样豁出去,见她又回头恶狠狠的看着自己,以为她还要动手,不由得身上的气势就短了很多。

    “如果我是你,这么折腾,一个男人都不想看你一眼的话,我就不会再让自己这么贱,但是你要继续,你要怎么去折腾,是你的事,不要没事找事牵扯到我身上来!”叶芷语气强硬,跟在靳恺诺身边也不久了,即使他不说明,可是她也知道他的处事方法,对于有些人,你讲道理,那是等于对牛弹琴。

    见叶芷转身要离开,夏恩熙也忍不住这口气,却又不敢再跟上前:“他现在对你好,不代表他以后会对你好,你也知道他这样的男人,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不可能为了你什么都不要,你知道这些为什么还留在他身边?”

    诚然,以前的靳恺诺就是那样的人,可了解之后的叶芷才知道他不是,他只是懒得去解释,他只是想拿那些事来迷惑别人好让自己的路好走些。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叶芷挺直了腰板,头也没回的道:“那么你呢?既然觉得他是这样的男人,他也不见得为你留住步子,你为什么还处心积虑的要等他?”

    她不在乎夏恩熙的回答,也不想听到,叶芷率先抬步往前走,手拧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去,孟子还在休息室里,吃完的东西已经都收拾了,孟子此刻正聚精会神的打着电话,叶芷听了几句应该是跟江晨浩的电话。

    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叶芷侧头看向站在窗边打电话的孟子,感觉到自己被盯着的孟子回头看她一眼,哼了一声又转过头去。

    心思活络的叶芷想了想便可以知道前因后果,虽然说他跟靳恺诺来这边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但是也确实是临时过来的,而且进来也是走的特殊通道,基本上没人跟的住,可夏恩熙还是这个时候赶来了,可想而知,很自然的,是有人告诉她的,这人是谁,不难猜吧,自然是看自己不顺眼的孟子了。

    “靳少呢?”

    孟子像是挂了电话,冷冷的回头直视她。

    叶芷抬起头,引入眼帘的是他那张英俊而硬朗的脸,这个男人从她认识靳恺诺那天起就跟随在旁,她能感受到,他和靳恺诺之间不只是上级的关系,更多的是兄弟是朋友,只是他对自己误解也太深了些。

    “w.c。”叶芷觉得,孟子这样真性情的人其实也不多了,倒是跟冬冬是一样的性子,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直肠直肚。

    男人拧了拧眉头,哼了一声,沉默一会儿倒是在她身边坐,叶芷垂头,看着自己的膝盖,陷入自己的思绪里,长长的头发如瀑布般倾泻而,露出她白天鹅般纤细的颈脖,孟子想着挪开目光,可又不自觉的伸手把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来凶巴巴的搭到她的肩膀上:“穿着,晚上,冷。”

    叶芷伸手拢了拢外套,倒是有些吃惊的抬眸看他,孟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你可别误会,你要是跟我在这里还冷到感冒什么的,靳少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弄死我,妈的,靳少真的是……”

    叶芷低头看了眼,确实是他的外套,还余留着他淡淡的体温,这让她觉得暖暖的,她弯了弯嘴角:“谢谢。”

    孟子僵直着背部看着墙角,似乎在暗自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多事,叶芷也不说话,两人都各怀心思,气氛渐渐的陷入静谧。

    孟子盯着墙角脖子都觉得疼了,他忍不住侧了侧头,却看着叶芷,她没说话,男人挑起一边眉头,他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女人,她静静的,可眉宇间似乎有着浓浓的哀愁,只是她不言不语,对待什么都像是很平和,可就是她这个样子,令他无法正视,总觉得坐立不安。

    门被推开,靳恺诺走了进来,脸色显得有些憔悴了些,只是在眼神落到叶芷身上的时候,倏然的皱眉,他大步走过去半拖半抱的把叶芷搂到怀里,戳了戳她的脑门:“胆子肥了嗯?在我面前还敢披着别的男人的衣服?”

    叶芷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知道这男人向来霸道不讲理,她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轻轻褪,递给孟子:“谢谢。”

    孟子连忙干干的咳嗽两声抱着自己的衣服往外溜:“那个……我去看看江晨浩来了没有。”

    休息室内,靳恺诺伸手把叶芷抱在自己的怀里,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他冷毅的巴搁在她的肩膀上磨蹭了一:“拉肚子了。”

    他不爽的撇撇嘴,拉着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揉了揉,那张精致完美的脸,粥了又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见他这个样子,叶芷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心里的阴霾到底散去了些,她靠在他的怀里,汲取着属于他的男人气息,靳恺诺圈着她的腰,眼神落在她的脸蛋上,却倏然的拧紧眉头,敏锐的双眼一注意到了她脸颊的异状,他伸手把她的脸扳过来,尤未消的红肿刺痛他的眼睛:“你脸怎么了。”

    叶芷坐在他双腿上,一手藕臂抱着他的脖子,撅了撅嘴:“被打的。”

    “谁?”靳恺诺陡然的眯了眼睛,语气一瞬间就沉了去,他不过走开两步而已,就有人敢动她,活的不耐烦了是吗?

    叶芷扬了扬巴,一双清丽的双眸直勾勾的注视着男人的眼睛:“夏恩熙。”

    “恩熙?”似乎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了然。

    叶芷哼了一声,再开口声音就带着几许嘲讽:“你别告诉我不信。”

    靳恺诺叹口气,圈着她腰的手更加紧了些,叶芷一字一句的重申:“我打回去了,还有不少的医生护士看到。”

    靳恺诺一直看着她,神色晦暗不明,不像是喜也不像是怒,平静的一如无波无痕的水面,叶芷别开脸,气恼的要起身,却被男人的大掌按住,然后就听得他低低的笑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叶子,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叶芷像是误解他的意思,立即反唇相讥:“怎么,你心疼她吗?还想我站着给她打不还手吗?”

    “怎么可能?”靳恺诺摇头,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打都不知道还手那不是傻子吗?如果她打了你,你当然要还手,我只是想告诉你,次再踹几脚,这样才解气。”

    叶芷一愣,恼怒的白了他一眼。

    靳恺诺勾了勾唇,女人,要是斗起来,还是背着自己,很多事他真的看不到。

    门外踟蹰着不敢进来的夏恩熙完完整整的听到这番话,伸出要敲门的手顿住在那里,满心的委屈和不甘狠狠的咽回到肚子了,她咬了咬牙,她跟着靳恺诺这么多年,为他做过这么多事,甚至还为了他挡了刀子,她知道他最厌烦女人的纠缠,她懂,这个时候,她不能进去,一进去只会跟叶芷撕破脸,叶芷不在乎,可是她在乎。

    反正叶芷也蹦跶不久了,她就姑且再忍忍!

    *

    孟子和江晨浩一同进来,叶芷从靳恺诺的怀里站起身,江晨浩打量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叶芷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只是那种感觉又难以言喻。

    知道他们有要事要商量,叶芷也知道孟子和江晨浩现在对自己很有意见,至少是不信任自己的,她便干脆的转身:“我到外面去等你。”

    靳恺诺点头,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叶芷走出休息室,坐在长椅上,她还担忧夏恩熙会过来找自己麻烦,毕竟她可是回了一巴掌的,毫不犹豫的,只不过她四周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人。

    放在兜里的手机时不时的就开始响,叶芷看了眼,是父母轮流打过来的电话,叶芷有些心烦,可到底还是接了:“妈……”

    朱晓也是着急,他们商量着把事情全盘托出就是不想到时候是别人添油加醋的查到他们身上来再说出来,靳恺诺知道了,肯定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说了状况也见不到多好,至少女儿连他们电话都不接了。

    这不着急,那是假的。

    “囡囡,你接电话了,谢天谢地。”朱晓差点就要念阿弥陀佛了,她怕叶芷又挂电话,只能捡要紧的问,“囡囡,当初那事儿我跟你爸真不知道的,天然那个样子,咱们不能不救,可现在张虎不是把靳律森和你爸都说了出来吗?恺诺那边……”

    “妈,我没说,没告诉他。”叶芷声音很低,可细心的听,却可以听到她难以掩饰的颤抖。

    朱晓也是懊恼,自己这个女儿已经受苦受难了,要是因为他们又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毁了,那……

    可若是再给他们一次选择,他们也会选择救天然,毕竟那是他们儿子,亲生儿子啊!

    “囡囡,在警局的时候江曼倪不是说了那样的话吗,当着恺诺的面儿说的,恺诺这么样心思的人,怎么会不去查,那……”

    “妈妈,你别管了,我会找机会……跟他解释的。”叶芷也知道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若是他从别人的嘴里听到那些,还不如她亲自说。

    “你能有什么机会你能怎么解释?”

    朱晓有些着急的跺了跺脚,她是不了解靳恺诺和靳恺诺母亲的关系,可是当初也不是瞎了的,他们去过医院探望的,靳恺诺是真的花了很大的心思要护着自己母亲的,光凭这点,朱晓就不难相信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深厚,要是靳恺诺真的知道了,难免不会迁怒?

    一个人再如何的理智,可是碰到自己至亲的人出了事,而且还是叶芷的父母间接做的,你让他怎么去看待?

    没听到叶芷的回答,朱晓更是着急,不由得跟一直在抽烟的叶明望对看了一眼,两人都沉默了,半晌,朱晓才压低声音朝一边的叶明望开口:“老公,我看我们还是……约那个靳律森出来跟他把合同都解除了,不然到时候一查扯到我们头上来,只能说我们为了跟靳氏合作联合做那样的事,那……”

    叶明望想了想,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囡囡,事情你先不要告诉恺诺,我现在就去靳家找靳律森,先把合同关系给解除了,不然很多事不好说。”

    叶芷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爸,终止合同,咱们家要赔很多钱吧?”

    叶明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你不用管,就先这样了,要是你那边没事,早点儿回来休息。”

    “爸……”

    叶芷重新又拨打过去几次,这会儿倒成了叶明望不接电话了。

    *

    靳恺诺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叶芷在一次次的拨打电话,他眉头皱了皱:“怎么了?家里有事?”

    叶芷一愣,连忙把手机放好,站起来,没直接回答,反倒是问:“你们事情谈完了吗?”

    靳恺诺瞧了她一眼,直觉告诉他,她有事瞒着自己。

    “嗯,孟子和晨浩今晚都会在这边守夜。”靳恺诺没说破,伸手揽住她的腰,“走吧,我们回家就好。”

    叶芷看他一眼,有些欲言又止,可还是没说话。

    开车一路回了叶家,叶芷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家里的灯关着,她打了电话回去问了问,管家说老爷和夫人都出去了,天然也睡了,她心里很乱,乱到不想一个人回家,她拉住安全带,朝身边的男人脱口而出:“今晚去你那,行么?”

    男人一怔,高大的身子靠了过来,瞬间被他压在身,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好。”

    云水芳汀。

    洗过澡,叶芷擦着头发走出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她还是不放心,拿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叶明望,她以为叶明望谈解约的事还没谈完,估计也不会接自己电话,可才响了一秒钟,那头就接了:“爸?”

    那头稍微的沉静了片刻,叶明望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小芷……你跟恺诺在一起吗?”

    叶芷本能的抬头,洗过澡的男人一身的睡衣站在阳台上敲着笔记本电脑,似乎还在工作之中:“嗯,爸,我在他家,你们没回来,天然又睡了,我一个人不想回去。”

    提到天然,两老心里揪了揪,两人再次对望了一眼,似乎了决心点了点头,叶明望斟酌着开口:“囡囡,你是不是真的要跟恺诺一起,如果……”

    似乎有预感他要说什么,叶芷连忙堵住父亲的话:“爸,是不是靳律森那个卑鄙小人威胁你什么,我们不……”

    那头的手机像是被拿走了,片刻换了个娇柔的声音传来,叶芷浑身一僵,是江曼倪:“你把电话还给我爸!”

    江曼倪冷哼一声:“我们在跟叶伯伯谈合作,你插什么嘴。”顿了顿,她又加了句,声音很小,只有她和电话这头的叶芷能够听得见,“叶芷,你这么讨厌,也难怪你当初连孩子都生不来……

    咯噔的一声响,叶芷猛然的愣住,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江曼倪,你是不是知道我车祸的事,是不是?”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037/2391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