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88

推荐阅读:总裁老公有猫腻锁王令 祭司毒女六王斗御妖师逆世狐妃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相爱恨晚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医妃有毒男神总裁,别来有恙重生之嫡女无双

    尔冯瑟对眼前的反应有些欣喜,至少他苦心培养的儿子开始会动脑思考了,虽然,依旧是有些小心眼。

    开心的笑着,粗壮结实的手指拿起另一封,晃了晃“这个是‘卢切斯家族’的,希望我们加入他们。”

    “……”楞了楞,这显然出乎了穆莱的意料,“那个,前一阵拼命阻碍我们生意的那个家族?”

    点了点头,慈祥的笑容,“孩子,你要记住,这个界上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在利益而前,你要知道自己如何选择。”

    黑暗中,穆莱深沉的目光注视着对方,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父亲。”

    “呵呵,是吗?那么,”突然,阿尔冯瑟敛去了笑容,转换了语气,“那么,穆莱?希沙姆,那个叫‘李’的心理医生又是怎么回事?”

    空气尴尬的停顿了片刻,似乎连三人的呼吸声都隐没。

    穆莱的脸色发着黑,语气不好的冲着自己的父亲说,“父亲,这是我的事,我想我已经成年了,完全可以自己判断,不是吗?”

    “自己判断?”阿尔冯瑟提高着音调,“孩子,你不明白吗?你可以进行任何的游戏,但是,你绝对不可以认真!你身为我的继承者,一旦暴露弱点,将是多么可怕!你明白吗?”

    “……”

    “还是……”年长者如鹰的黑眸中闪过残酷,他冷哼一声,“孩子,八年前那女人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你居然还相信这世上还有‘爱情’的存在?”

    “咚”的一声,猛的,穆莱站了起来,强大的冲力使得沙发倒在了厚实的地毯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他的脸色变的苍白,怒瞪的大眼内瞳孔剧烈的瑟缩着,握紧的双拳似乎随时会挥上去一般。

    “怎么了?”冷酷的笑声,“孩子,我不会再如此忍让了。因为你那该死的‘失语症’我给你太多的放任!现在,你必须作为我的继承者,好好的学习如何面接下我的事业!”

    说到这,微微叹了口气,坐椅上刚才一瞬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带着一丝无奈,“孩子,我是为你好,等你哪一天明白了,你会感激我的……”

    “够了!”穆莱大吼着,拳头发出了细微的“咯吱”声。

    随着回声的消失,室内一片静默,阿贝特戴着金丝边眼镜,注视着这对父子。

    阿尔冯瑟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有着自己血缘的孩子。年轻时的他,很谨慎。在黑手党手下做事,看多了太多那种所谓极乐的“腹上死”,也见多了许多脱光衣服的男女杀手。

    也因此,对于□,他变得十分的排斥。

    所以,当某一次事故后,发现自己再也没有生育能力时,突然感到了恐惧——对于自己血缘的消失的恐惧,自己创造的事业将落入外人手中的恐惧。

    不过,幸好,微笑着,他发现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很健康的似乎还不算太白痴的儿子……

    即使有时会有些不听话,但毕竟是孩子,只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便可以了,不是吗?

    “我知道了,父亲。”穆莱的话,突然打断了他的回忆,阿尔冯瑟挑着眉看着自己的儿子。

    穆莱深吸了口气,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摊开手,高大的身影像俯冲的雄鹰般,站立在自己父亲的面前,“我明白,父亲,你是为我好……只是,我有些激动……能让我回房间休息一下吗?”最后的声音带着恳求。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微眯起眼,黑色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却什么也没表示的,微额首,放他离开。

    没有再停留,穆莱像逃走般,离开了办公室……

    ===============================================================

    “阿贝特,”阿尔冯瑟喊着正注视着穆莱背影的青年,成功的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最近‘ROSE’运作的如何?”他指的是那个帮他洗黑钱的影视公司。

    青年点了点头,“一切顺利。”

    “是吗……呵呵,看来,可以大干一场了……”深深的笑意,出现在了阿尔冯瑟的双中,“对了,要你办的事,处理好了吗?”

    “……”青年迟疑了一下,“你是说那位‘李’医生的事?”

    “当然,”年长者好笑的看着他,“不然,还有什么事呢?”

    “……一切就绪。”青年冷淡的回答着,如执行命令的机器般。

    “很好!真是很好!”微叹口气,“穆莱这孩子还是太天真了,那么,就让他再看一次‘背叛’他便会完全明白的,不是吗?”

    “……”

    “如果再不行的话,”轻轻的笑了声,拿起桌上的铅笔,玩转着,声音却越来越冷冽,“如果再不行的话,那么,他根本不配继承我的血缘,那么,他唯一的用处就是提供‘精子’来生育优秀的继承者了!”

    “啪”的一声,随着他的话语,铅笔断裂成两截,静静的躺在阿尔冯瑟的手心之中……

    威尔?李走在冬季寒冷的街道上,光秃秃的树叶,带着一种凄凉感。

    米色的羊绒长大衣,宽大的下摆在冷风的吹拂下,在空气中划着优美的弧度。李右手拿着一大捧经过精心包装的花束,正站在医院的门口,一脸淡漠的表情直视着前方。

    鲜艳的橙红色,花瓣的形状很像百合,一旁点缀着白色的满天星。

    (李,这花叫daylily〔中文别名:金针花,忘忧草,萱草〕,它的花语是“隐藏的爱,忘忧、疗愁”。)克里森如此解释着。

    不久前,李正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离克劳蒂亚出事已经一周多了,办公室已经可以正常运作了。看到今天下午没有预约,李便带着张支票,去医院探望克劳蒂亚。

    不过,克里森的反应倒是很强烈——

    (撒旦啊!李,你去探望病人时居然只拿着一张支票?)有些惊悚的大叫着,(天呐!李,你过去的人生是如何渡过的?难道光靠着那一屋子的心理学书籍就可以了解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吗?)说到这儿,克里森发出了轻轻的啧啧声,(还是说?你希望克劳蒂亚讨厌你?)

    听到这话的李在街道中央呆立了片刻,表情瞬间的空白,“那么,应该怎么做?”无辜的声音,难得的老实。

    张了张嘴,克里森真想无奈的抚着额头,(李,你总得买束鲜花才对吧?)

    “鲜花?”皱了皱眉,疑惑的问。

    (当然!李,女孩子都喜欢美丽的事物。看着它们,连心情都会好起来。)说到这儿,克里森的语气带了一些指责,(李!你太不了解女士的心理了,怎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要知道,这世界一半的人口可都是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0/428/852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