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戏曲 >

【晓荷·回家】黑夜的故事(征文·微电影剧本)

时间:2018-10-11 11: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根据同名小说《黑夜的故事》改编 【剧中人物】 刘三娃;男,45岁,农民。 刘狗娃;男,47岁,农民。 狗娃的娘:女,65岁,农民 王娟;女,43岁,狗娃的媳妇。 村长;男,50岁。
--根据同名小说《黑夜的故事》改编
  
   【剧中人物】
   刘三娃;男,45岁,农民。
   刘狗娃;男,47岁,农民。
   狗娃的娘:女,65岁,农民
   王娟;女,43岁,狗娃的媳妇。
   村长;男,50岁。
   小刘;男,30岁,农民 。
   字幕:中国有句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现在有人给加了一句:靠路吃路!可是这公路上既不长果子也不长树的,也不能下河摸鱼也不能上山打兔的,那他们吃什么呢?你可能孤陋寡闻了,可眼下吃公路的人可多了,今天我给你讲刘家庄他们的故事。
   刘家庄是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特别是刘三娃和他周围那几户人家,因为村子仅靠着山坡,用水极其不方便,这里山高林密,物产丰厚却难以转换成生产力。在村子算是最落后户。自从去年10月起,自打高速公路通过这里后,刘三柱的他们的腰包鼓了起来,而且他每晚睡觉都兴奋得很,从来不睡踏实了,为什么?他们一帮人随时随地准备上高速公路上发大财去!
   【一、公路上夜内】
   今天晚上轮到狗娃的婆娘“值班”。王娟穿着厚厚的大衣在公路巡视。
   王娟(看了看手机嘀咕道):今天都二点了,咋的,怎么还没有车祸发生呢?这天真他的妈冷呀!真是应了那句人们常说的老话:喝口水都塞牙缝,放屁都砸脚后跟。刚才我喝口凉水,这会就肚子疼,我赶紧找个地方拉稀。
   王娟(急忙跑到公路边,刚解下裤子,只听见一阵紧急刹车声和两车相撞的声音,从天而降,划过漆黑的夜空。)
   王娟(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呆,肚子也不疼,急忙一边提起来裤子,一边大喊):又出车祸了,大伙儿抄家伙啊!
   刘三柱(听见喊声,一脚把自己婆娘踢醒):快点,脚手放麻利些。你从床底下摸出两个蛇皮编织袋。赶紧走,不放快些的话,别人就把东西抢完了。
   三柱媳妇(睡得迷迷瞪瞪,被三柱这一脚踢醒,半天才说):娃他大,你跑得快,你先跑。我把衣服穿好,随后就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就往高速公路方向跑!其他几户人家也相继都跑出来了。)
   狗娃老娘(也屁颠颠儿地跟着他们后面跑,边跑边气喘吁吁地说):我虽然人老腿脚不方便,但是一会儿捡东西好歹多把手!
   狗娃(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幸好我们前半夜给公路上浇水,这会这天贼冷,看来今晚我婆娘今天没有白挨冻。
   【二、公路上夜晚】
   大家都在车上争先恐后地搬东西。
   刘三柱(累得实在搬不动了,坐在地上说):也不知怎么搞的,自打高速公路通车后,一到晚上,这段路就老爱出车祸,不是追尾,就是侧翻!人家出车祸,却给我们提供了一条财路!我们这帮弱势群体,上天真是眷顾我们这帮穷人啊。
   三柱的媳妇(嚷嚷道):你还不快搬东西,趁着夜黑,我们一窝蜂似的上去哄抢路上散落的货物。
   狗娃娘:三柱,还不放快些,少说废话,不是我们这帮人没黑没夜给公路倒水,哪有发财的机会。你没有看刚才那个货车司机蹦着脚骂娘。说不定一会还有交警前来劝止,咱们就搬不走了。
   狗娃:他即使骂我们祖宗十大代,我们就装聋作哑。脸皮放厚些,反正大家理都不理他!骂人又不疼,再说赊不了啥。天黑黑谁看不清脸孔,这么一大群人他们去阻拦谁?等天一亮全跑光了,他们又去抓哪个?
   【三、李家庄日外回忆中】
   大伙们都在讨论值班的事情。
   刘三柱:这次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研究今天晚上轮到谁值班了。你今晚上可看好了!这次别他娘的又是避孕套!是因为上回大伙儿“吭哧吭哧”地搬了好些印着洋文的纸箱子回去,后来发现全是避孕套!他娘的,村里的计生干部把每家每户的男男女女全骟了,就差没骟鸡和鸭了,要那些避孕套犹如老汉穿健美裤——球不顶!
   狗娃婆娘(得意地说):我用手电照了的,车里全是方便面!
   狗娃娘说:方便面既能当粮食,也放不坏,那可是个好东西。
   (大伙儿听了全都加快了脚步!到了现场,轻车熟路地从事先剪开的铁丝防护栏的口子进去。)
   刘三柱(自言自语道):怪了,我怎么发现今晚的事情似乎有些蹊跷!以往车祸,现场总是一片狼藉不说,驾驶员要么血肉模糊,要么坐在路边使劲打手机。可今天这个大货车好好地停在路边,只散落了零星几个纸箱子下来,驾驶室却关得好好的,里面没人!对,我应该去问驾驶员。
   (刘三柱本想问驾驶员哪儿去了,但是看见大家已经争先恐后地动手了,连忙捡起两包散落的方便面就往编制袋里装。)
   三柱媳妇(对三柱说):今晚趁驾驶员不在,你胆子放大些,放开手脚干。我跳上车,把堆着的纸箱往下扔。你不抓紧行动,方便面就被这帮土匪抢空了。
   刘三柱:这一晚,我来回跑三趟,才和大家一起把车上的货“捡”
   光!我累的精疲力尽。
   【四、刘家庄日外】
   村长到来刘家庄,正好与刘三柱撞个满怀。
   村长:三柱,你这是急匆匆干啥去,看你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去公路山发财去了。
   三柱:去,我是啥人,你还不知道,我从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村长: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我也希望你不会去干那些破事。我是来劝大家参加新农村改造,这里离高速公路近,车祸多发路段,危险系数高,劝大家都搬到新村那边去,那里安全,我也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这样的话,我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
   刘三柱(在心里猜想,顺口说):村长,这是有人眼红我们住的地方能“捡”钱,我坚决不去新村!以前我住的是狗窝,现在啊,世道变了,当初穷窝窝变成了金窝窝!住着金窝窝,吃啥啥都香!饭得慢慢吃,肯定越吃越香。
   村长: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别在村民面前煽风点火,别和他们同流合污。这事你考虑,我有事先走,等你想通,给我打电话。
   三柱:恕不远送,村长,走好!
   【四、公路夜晚】
   三柱:(自言自语道)昨晚我吃的就是方便面,因为怕今晚又有好事,所以我吃了三包!不料,我还真的成了诸葛亮给猜对了!
   【五、公路上夜晚】
   这天晚上两辆车只是轻微擦刮。在公路上值班的小刘。
   小刘(三下五除二,趴上车,轻车熟路地从事先剪开的铁丝防护栏的口子进去后。自言自语道):天哪,是两辆满载火腿肠的大货车!真是天上掉肥肠!美哉!
   小刘(立刻跳下车,看周围无人,提着洋瓷盆敲打大喊):乡亲们,别睡觉啦,快起来,抢东西,是两车的火腿肠!
   (话刚落下,不一会,大伙蜂拥而上。满满一车火腿肠被一抢而空。)
   【六、公路上夜晚】
   大伙都在争先恐后地在货车上搬运东西。
   三柱(心中生疑,自语道):这车咋和昨天一样,这两辆车只是轻微擦刮,驾驶员关了车门走掉了。
   三柱的媳妇(大喊):好你傻子,你在想啥,别人把火腿都搬完了,你还在傻愣在哪里,嘀咕什么呢?
   三柱:媳妇你看这车和昨天一样,这两辆车只是轻微擦刮,但驾驶员关了车门走掉了,你说咋没有看见驾驶员呢?他上哪里去呢?
   三柱的媳妇(没有好气地说):我说你是瓜子,你真是愚蠢,你还希望驾驶员来了,我说你脑子让驴给踢了。
   三柱:媳妇你不要发火,你说我分析对不对。
   三柱的媳妇:估计是去前面收费站求助去了。我来回跑了六趟,跑得腿都跑软了,你还在那里胡思乱想。
   三柱:好了,我不想了,和你一起搬东西。
   狗娃的老娘(累得直吐白沫,连声说):今夜,虽然有些累,但是运气好,值!
   【七、公路上夜晚)
   第三天晚上,是小刘的婆娘“值班”。还不到10点她就回来了,她喊了几嗓子见效果不好,拿了个破脸盆挨家挨户敲着:快!咸鸭蛋!快,三车咸鸭蛋!
   刘三柱(听到喊声,叫醒媳妇)
   三柱的媳妇:娃他大,大伙儿连熬了两个夜,当了两天搬运工,腰腿都累坏啊!
   三柱:媳妇呀,这到嘴的肥肉不吃,谁心里甘心?
   三柱的媳妇(听了丈夫的话,忽然起来说):走,去抢咸鸭蛋!
   三柱(跑到公路上,对大伙说):大家先停下来,我想起抗日电视剧里的情节,给大家出了个主意!这两天当搬运工,腰酸腿痛的。累坏了。大家首先,每家大人小孩、老的少的齐上阵,多一个人就多一把力气!第二,下了货先别往自个家里搬运,那样来回把时间浪费在路上,我怕时间不等人,等天亮了事情就不好办了!我们先得把货搬出高速公路,到离路不远的山沟里藏着,我昨天在那里视察过,那个地方最安全,到了白天再慢慢转移!
   大伙(大家齐声叫好):中!就这么办!我们个个都是志得意满!
   三柱(顿生疑虑):这三辆车上装咸鸭蛋的箱子堆得整整齐齐,驾驶室仍然空着。但不一样的是,今晚那些车载音响都开着,大喇叭放着“咱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看着满车的咸鸭蛋,和搬运的人群,那三柱心中疑虑早已荡到九霄云外。
   (随着音乐的鼓点子,三柱他们搬得可真是高兴,如山的货物正慢慢减少。)
   【八、山脚上,日外)
   天蒙蒙亮的时候,货终于搬完了。大伙儿累得睡在满山沟的鸭蛋中间。
   小孩子们,哈哈笑着,打开几个纸箱就吃开了。
   小刘(看着狗娃媳妇一边吃一边还往身上藏,取笑道):就你最没有出息样,这么多鸭蛋,以后怕是给你吃都吃不下呢!让你吃什么吐什么。
   货车上的音乐依旧在响着。
   【九,山沟里日外】
   三柱媳妇(提着裤子从家里的方向跑了过来,边跑边焦急地指着山坡那边):不好了!不好了!我们这七八户人家的房子,昨晚被村长那个黑心肝的东西,勾结开发商给开着挖掘机强拆了!
   三柱(埋怨道):那我们怎么没有听见挖掘机拆房的声音。
   小刘(猜疑道):或许大货车上震天响地放着“今儿个真高兴”!还是三柱媳妇回家解手,最先发现我们家的房子被扒了。
   狗娃的娘:也许,村长这王八蛋早就想要我们这块靠近高速公路的地,好租给开发商做物流仓库,可我们这七八户人家说死也不搬。
   三柱(慢慢地说):后来,有人给他出了主意,于是,他们只用了点过期的方便面、火腿肠和臭鸭蛋,换来了几十亩的仓储用地!
   狗娃媳妇(听完大伙的话,立刻吐):我再也不吃咸鸭蛋了。
   小刘:不光是你不想吃过期的方便面、火腿肠和臭鸭蛋。我们这七八户人家现在看见方便面、火腿肠、咸鸭蛋就直吐,说什么也不吃了!
   【十、刘家庄夜晚】
   刘三柱(还添了个毛病,一到天黑,就神经质地唱):咱老百姓……
   (完)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