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戏曲 >

【绿野征文 中国梦 】话说咱爷爷(对口评书)

时间:2018-10-11 1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对口评书《话说咱爷爷》 作者:靳军 【舞台布景】 一张桌子,上面摆放折扇,惊堂木。 甲:(先上场)天辽地宁喜空前,羊去猴来又一年;举国欢腾庆春晚,惬意好事说不完。马长辉
对口评书《话说咱爷爷》
   作者:靳军
  
   【舞台布景】
   一张桌子,上面摆放折扇,惊堂木。
  
   甲:(先上场)天辽地宁喜空前,羊去猴来又一年;举国欢腾庆春晚,惬意好事说不完。马长辉在这给各位拜年了!话说-------
   乙:(从侧台急上)呦,您就是马长辉,马老师吧?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
   甲:怎么说话呢,合着我以前是死的呀!
   乙:您误会了,我们一家人都崇拜您。我爷爷九十岁高龄了,总夸您!
   甲:他老人家怎么夸的?
   乙:(学爷爷)这小子说得不错呀,快赶上单田芳了,要是倒退几十年,我也找他PK一下!
   甲:老人家挺潮啊,还知道PK?
   乙:您知不道啊,我爷爷以前也爱说评书,特别受老娘们的欢迎,都爱听,老有瘾了!
   甲:您等等,您爷爷说评书为啥只给老娘们说?
   乙:您知不道呀,男人都上工了,就只剩下老娘们了。我爷爷不白说,说完还给她们发糖嘎哒呢!
   甲:倒贴呀,放我我也去!唉,不对呀,男人们都上工,您爷爷怎么不去呢?
   乙:您知不道呀,我爷爷是战斗英雄,被小日本炸飞了一条腿,变成残疾了!
   甲:哦,是这么回事呀!这没什么,我爷爷也上过战场,头都炸飞了还活着呢!
   乙:您爷爷长几个脑袋?
   甲:就一个呀,怎么了?
   乙:您让各位听听,脑袋都炸飞了,这人还能活吗?
   甲:您什么耳朵呀,我说脑袋了吗?我说的是头,我爷爷脚趾头被炸飞了!
   乙:嗨,您可真能忽悠!不过,我爷爷您是见不到了!
   甲:为什么呢?您爷爷驾鹤仙游了?
   甲乙合:您知不道呀!
   甲:我就知道您准说这句!
   乙:马老师都会抢答了,厉害!我爷爷自从参加了在北京的阅兵仪式火了!各个学校都清他去讲演,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火呀,火得不行了!
   甲:这么说,我爷爷也火了,各个企业都听我爷爷讲抗日的故事,讲完还给这个(比划钱)。
   乙:您爷爷发财了,羡慕,嫉妒恨呀!
   甲:这什么人啊,见钱眼开!
   乙:我要是能参加抗日该多好呀!也能混个战斗英雄,到北京参加阅兵式,那多威武啊!
   甲:那您怎么不参加呢?
   乙:您知不道呀,那时还没有我呢,要是有我,日本人敢来侵略中国?
   甲:您说的可有点悬,真拿您自己当盘菜了!
   乙:吹牛又不犯法,不过我爷爷过去可真不容易!
   甲:那您给大家说说您爷爷的过去吧?
   乙:好吧,那我就癞蛤蟆上大街——
   甲:怎么讲?
   乙:显摆一把吧!
   甲:嗨,这都什么词呀,快点说吧!
   乙:话说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从此揭开了日本对中国、进而对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进行全面武装侵略的序幕。日本军队强占东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东北百姓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甲:嗯,这话没错!
   乙:话说我爷爷住在东北农村,家里穷啊,衣不蔽体,一家人只有一件衣服,出门都得换着出去。耗子来我家都得含着眼泪出去呀!
   甲:是够惨的!
   乙:就这样日本兵还来抢呢!转了一圈看没什么好拿的,就发现一件好东西!
   甲:什么呀?
   乙:我爷爷用的尿壶!
   甲:嗨,拿它干啥呀,怪骚的!
   乙:日本兵一见此物,不觉心中大喜。八嘎,中国地宝物大大地,太嗝儿了!
   甲:这日本人还会天津话!
   乙:日本人惨无人道,回头看到了盖着被的奶奶,我奶奶此时风华正茂,长得花容月貌。大眼睛黑亮亮,水汪汪,如九月的葡萄,小脸蛋粉扑扑,颤巍巍,白里透着红,眸光闪耀!说花有多娇,月有多妙,也没有我奶奶漂亮!日本人色性大发!“花姑娘地大大地好!”上前就要强暴我奶奶,我奶奶吓得搂着年幼的爷爷吓得瑟瑟发抖。
   甲:您等等,您爷爷还娶了个大龄少女呀?
   乙:我奶奶是童养媳,说时迟,那时快,我太爷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和日本人扭打在一起,手持一把菜刀,结果了日本人的性命!
   甲:好,您太爷真有种!
   乙:好啥呀,外面一帮日本人呢,我们一家人都遭到了日本人的杀害,只有我爷爷幸运的逃了出来!
   甲:真惨啊!
   乙:几年后,我爷爷长大了,为了报仇,他跑到山里,加入了抗联的队伍,从此开始了漫漫的战争生涯!
   甲:好!
   乙:我爷爷加入的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的队伍,打日本是真来劲!我爷爷端着匣子枪英勇无敌,冲锋陷阵,一点不含糊。日本人装备好,飞机、大炮、机关枪,我爷爷全不怕。飞机来轰炸,我爷爷一枪就拿下,只见那飞机摇两摇,晃两晃,屁股冒着黑烟冲向地上,爆炸了!天上炮弹纷飞,我爷爷左躲右闪,身形矫健,愣是炸不着,朝着大炮一枪就把大炮打哑巴了!机关枪一个劲扫射,杀害了不少抗联战士,我爷爷这个气呀,用匣子枪一指,你给我趴下吧!只见机枪手嘎巴嘎巴嘴,眨巴眨巴眼,口吐鲜血,一命归西!
   甲:您这可有点悬啊!
   乙:1940年,日寇实施惨无人道的归屯并户政策,并勾结日本武装屯田移民,加强对南满抗日根据地的摧残,抗日联军的处境更加艰难。杨靖宇率第一路军一部一千四百多人,进入长白山密林中。次年,在蒙江县境与敌人战斗中受重大损失,队伍剩四百多人。队伍被打散了,我爷爷跟随的队伍只剩下了八个人,穿梭在密林之中,迷失了方向。(大屏幕放映电影最后八个人的画面)
   甲:真惨啊!
   乙:日本人飞机撒传单,并用扩音喇叭喊话:(切入到电影画面)当听到杨靖宇牺牲的消息我爷爷热泪盈眶,更坚定了他和日本人斗争到底的决心!我爷爷仰天长啸:小日本,等着瞧,中国人是不可战胜的!
   甲:好!真提气,那后来呢?
   乙: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甲:这就完了呀!不过这没什么,和我爷爷比,差远了!
   乙:那您给说说您爷爷的故事吧?
   甲:话说一九四一年的这么一天,从山林中走出一个人。十七八岁上下年纪,一身道童打扮。青衣大褂,随风飘摆,呵,这小孩长得精神,小脸蛋红扑扑,粉嘟嘟,好似那秋天熟透的小苹果。大眼睛亮晶晶,光闪闪,照亮人心。这双眼睛,放着光,带着杀气,炯炯有神。这是白天,要是夜间,准比那探照灯都亮!
   乙:嚯,可够悬的!
   甲:这孩子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眉毛是眉毛,耳朵是耳朵,嘴巴是嘴巴。
   乙:和没说一样。
   甲:总之爹妈研究得好,五官标致,盛气凌人!就见他窜两窜,蹦两蹦,走闪腾挪,身形矫健,转眼就来到了山下。山下过来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日本兵,车上坐着一位日本军官押着一个囚犯。车后面跟着四个日本兵和一个翻译官,张着嘴巴,伸着舌头,哈吃哈赤跟着跑,小孩一不慌二不忙往路中央一站,大喝一声:“都给我站住!”赶车的日本兵吓得一激灵,赶紧搂住缰绳:“吁——”这匹马前足戳地,咆哮一声,来了个紧急刹车。赶车的日本兵一看,乐了,原来是个小孩挡路。“八嘎,你地,什么地干活,死啦死啦地!”小孩双手往腰上一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翻译官张着大嘴,哈吃哈赤走过来:“耶呵,哪,哪冒出来的小孩崽子,你,你活得不耐烦了吧,你知道这都是谁吗?皇军大大地!赶,赶紧走开,不然你地小命就没,没了!”“哈哈,原来是小日本啊,我以为都是你爹呢!让我走可以,把车上的人留下,你们走吧,不然,小爷爷要你们的狗命!”这小孩说话硬气,差点把翻译官的鼻子气歪了!“哇呀呀呀,气死我爷!”“气死你爷呀,气死你奶我也不管!”“你还敢犟嘴,小兔崽子,你是不想活了!”伸手就想拔枪。说时迟,那是快,小孩一个空翻来到翻译官近前,一脚踢到翻译官裆部。这小子疼得嗷嗷乱叫,捂着裤裆:“他妈的,要让我断子绝孙啊!”“错啦,小爷爷送你上西天!”小孩从腰间取出一对流金锤,舞动如风,直奔翻译官的脑瓜壳,就听见“哎呦,妈呀,噗嗤一声”翻译官的脑袋被打了个万朵桃花开!日本军官一看,气的哇呀呀乱叫,命令四个日本军官围住了小孩。这小孩舞动这对流金锤,虎虎生风,就听见噼里啪啦,哎呦妈呀,一眨眼的功夫,四个日本兵就都为日本天皇尽忠去了!各位看官会问了,这小孩是谁呀?这么厉害?若问这个小孩是何人?
   乙:怎么样?
   甲:且听下回分解!
   乙:别下回了,就这回说吧!说这么热闹,不是吊大伙胃口吗?
   甲:(面向观众)说吗?这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在下的爷爷,人送绰号小飞天!我爷爷从小就跟道长习武,因为父母兄妹都让日本人杀害了,立志要报仇雪恨,把日本人斩尽杀绝!我爷爷天生聪慧,进步飞快,把道长乐的一天都露着大牙!
   乙:这形容有点悬!
   甲:不悬,道长外号就叫大牙,牙总在外边露着。
   乙:嗨!
   甲:我爷爷精通百般兵刃,什么带尖的,带韧的,带棱的,带刺的,麻花的,拧劲儿的,带折叠的,带铁链的,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老师自己加)锅碗盆瓢,铁丝树棍。
   乙:新鲜!
   甲:百般兵刃是样样精通!道长对我爷爷好,就像待自己地儿子一样。前些日子,道长去城里送情报,结果让日本人给逮住了。我爷爷得到消息,急的如同火上房。城里日本人多,不好营救。听说日本人,要把爷爷交给联队总部,我爷爷决定在半路劫囚车。日本军官见到我爷爷真有两下子,不敢怠慢,拔出军刀,跳下车和我爷爷就战到一处。那个赶车的日本兵早吓得尿裤子了,滋溜钻草棵子里就不见了。只见流星锤快如闪电,日军刀刀光闪闪,就听见乒了桄榔,锤碰刀火光四射,刀碰锤震耳欲聋。一会功夫,日本官就呛不住了,咧着大嘴呼呼喘气,热汗直流。我爷爷是越战越勇,流星锤上下翻飞,日军官嗷嗷乱叫,我爷爷喊杀震天。最后,日军官见实在打不过我爷爷了,来了个就地十八滚,举起军刀刨腹自杀!我爷爷一看乐了:“完蛋玩意儿,这倒省事儿,自己就解决了!”我爷爷救下道长,爷俩一起下山参加了抗联,杀敌无数,立下了赫赫战功。
   乙:这就完事了呀!
   甲:没完,我爷爷还参加了黑山阻击战,那一仗打得那叫漂亮!几十万国民党军队全都报销了!(大屏幕放黑山阻击战画面)
   乙:确实提气,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英勇无敌!
   甲:对,是打不过,我爷爷在胡家光荣滴被解放军俘虏了!
   乙:啥?说了半天,您爷爷是国民党啊,这也不是英雄啊?
   甲:您吃什么不消化了?这能怪我爷爷吗?抗联被日本鬼子打散了,我爷爷无处可去,就进山当了土匪,后来被国军给收编了。
  
   乙:不管怎么说,我爷爷是英雄,你爷爷不是!
   甲:我爷爷是英雄!
   乙:我爷爷是,你爷爷不是!
   甲:我爷爷是,你爷爷不是!
   丁:(走上台)您二位怎么还打起来了?
   甲:您来得正好,您给评评理,我爷爷是不是英雄?
   丁:是!
   乙:我爷爷是不是英雄?
   丁:是!
   乙:我爷爷是,他爷爷不是!
   丁:打住,我听明白了,您二位的爷爷都是战斗英雄!
   丁:好了,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2015年最激动人心的事是什么?
   甲:我儿子跟我冷战半年,在父亲节那天终于叫了我一声:“亲爱的老爸”,激动的我半天没合上嘴。(张着大嘴)
   乙:我媳妇从来没给我过过生日,今年我生日那天,她专门炒了四个菜,还第一次叫了我一声(不好意思地)“亲爱的老公”。
   甲:然后呢?
   乙:然后我就激动的找不着北了。
   甲:喝了两瓶二锅头能找着北了吗?
   丁:瞧,这俩人的出息,我是问咱们全国人民最激动人心的事是什么,你自己家那点破事别在这曝光好不好。
   甲乙:那我知道了,9.3大阅兵最激动人心。
   主:这还算挺快,上道了。
   甲:当然了,我爷爷参加了!
   甲乙:(得意的表情,甲指着自己的头,咱这聪明。)(乙拍着自己的肚子,咱这里有货。)
   丁:话说2015年9月3日,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国举行了空前盛大的阅兵式。有许多国家的元首或特使前来观看阅兵式,还有十几个国家派出军队仪仗队参加阅兵。(屏幕放阅兵场面后转向观礼台)
   甲:您也会说评书啊?
   乙:整的真像那么回事!
   丁:这回咱们仨一起介绍一下阅兵式怎么样?
   甲乙合:好!
   甲:2014年,9月3日这么一天,习近平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的宣布:
   甲:那受阅的方队都齐刷刷,踏出的正步都啪啪啪,昂扬抖擞的精气神,官兵个个是顶呱呱。(屏幕放阅兵有关镜头,以下都是有关镜头)
   乙:每个方阵都是豆腐块,整齐一致气势威武真带派。
   主:陆海空各兵种都分明,将军带队甘当普通兵。
   甲:这次检阅比以往明显有特点,女兵方阵特露脸。
   乙:新型武器走过天安门,看台上一片惊奇的眼神。
   甲:先进的装备人称颂,华夏儿女看了全激动。
   主:你往天上看,一队队飞机排着各种队形,20架飞机摆出70字样,距离不差米,时间不差秒,叫绝。
   甲:你往地上看,军乐队不停地演奏着抗战时期的歌曲,军旗引导着抗日杀敌的各英雄部队代表方队不断走过。
   乙:你往台上看,一双双外国元首政要们惊奇的眼神,传来一阵阵佩服赞扬的掌声。
   主:哈喽少,ok,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起拇指不断称赞。
   且说,9月3日那天,全国有几亿人专门守候在电视机前观看阅兵式。啊!真是太震撼了,太受鼓舞了。
   甲:全国人民看到自己国家军力的强大都激动人心。
   乙:第三世界和发展中国家对东方的崛起充满信心。
   主:有一个国家的首脑听说中国举行抗战大阅兵,很是闹心,阅兵后更增加了戒心,“八路的厉害呀,我的不得不防。”
   甲:你们注意到没,那天参加受阅的军车上坐着抗战英雄老兵的队伍里,有一位老英雄从始至终敬着军礼,手不放下来。
   乙、主:是啊,有。
   甲:那是我------(大喘气,乙和主都吃惊地看他,你------)我-------我爷爷。
   乙:你们注意到没,受阅军车上坐着另一位老英雄,胸前挂满军功章,那衣服的前襟都湿得呱嗒呱嗒的。
   主:是激动的泪水染湿的。
   乙:那人是我-------(大喘气)
   甲:别学我行吗。
   乙:那是我爸爸(甲和主吃惊)的爸爸。
   主:你爸爸的爸爸就是你爷爷呀。
   甲:你爷爷也去了啊?
   乙:什么叫也去了,能不去吗。抗日英雄,震惊全国,叫日寇闻风丧胆的地雷大王,怎能不去受阅。请看大屏幕(放地雷战片段)
   甲主:配合看大屏幕哼唱地雷战插曲。
   主:停(对甲说)你也说说你爷爷的英雄事迹吧。
   甲:你知道我爷爷那天为什么总敬礼手不放下来吗?当年我爷爷全村一起参军50人,最后就他一人幸运地活了下来,他一想到牺牲的战友们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
   主:真是太不容易了。
   甲:我爷爷所在的步兵营打完台儿庄战役只剩下10几个人了,打完武汉会战,全团只剩下20几个人了。
   乙:你爷爷是怎么活下来的?
   甲:我爷爷10多次受伤,就是没打中要害。每一次作战都是冲锋在前,屡立战功,蒋介石亲自颁奖授予战斗英雄。
   乙:什么蒋介石亲自颁奖?
   主:我明白了,你爷爷是国民党军队的。
   甲:是啊,我爷爷一个人杀死的鬼子也得有二百,请看大屏幕(抗日神剧中选放镜头)
   乙:你爷爷简直神了。
   主:你爷爷太厉害了。
   甲: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呢,你再看看这段(放塔山阻击战片段)
   乙:太激烈了。
   甲:我爷爷在这次战役中又立了大功,受到林彪的嘉奖。
   乙:哎,不对呀,这谁跟谁作战呀?这不是辽沈战役吗!
   甲:对,你们看,那个用炸药包炸敌坦克那个就是我爷爷。
   乙:你简直胡说八道,肯定是冒牌。
   甲:谁冒牌,你说谁。
   乙:说你。
   主:你俩先别争,我问你,你爷爷是不是国民党?
   甲:是啊。
   主:辽沈战役是解放军跟国民党作战,你爷爷炸谁的坦克?
   甲:炸的是国民党的坦克。
   乙:怪了?
   甲:怪什么,我爷爷早就参加了解放军,弃暗投明了。
   乙主:嚯,原来是这么回事。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