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戏曲 >

【轻舞】麻疯女邱丽玉(剧本)

时间:2018-10-11 1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 随着画外音出画面:五十年前,我还是个没上学的孩子,那时间城市居民住的很多都是大杂院,房子小,孩子多,院子里人也很多。院里有两个茅房,前院一个,后院一个。就这样
【轻舞】麻疯女邱丽玉(剧本) 一、
   随着画外音出画面:五十年前,我还是个没上学的孩子,那时间城市居民住的很多都是大杂院,房子小,孩子多,院子里人也很多。院里有两个茅房,前院一个,后院一个。就这样上茅房经常挨号,后来后院的茅房坏了,说没法修了,干脆拆了,后院的人也到前院来上茅房,满院就这一个茅房,特别是一大早和晚上,更是得排长队挨号。
   姜大爷家住后院,我家住在前院。别看两家住的远,关系挺好。他们家不管是到前院来有点什么事,或是上茅房路过,大人孩子都愿意来我家串门坐坐,说说话玩一会儿。我们家去后院也是,不管是院里街道上有什么事,也顺便去他家坐会说话、喝茶。
   那年代,孩子都是计划生育之前出生的多,每家都一大堆孩子。孩子多,大人老得就快,其实我们小时候叫的大爷、大娘才四十岁上下,按现在看都挺年轻。可那时候,一家都拉扯着六、七个孩子,生活也累,穿着打扮又挺老气,特别是我们这些在家里排行小的孩子,就觉得他们都很老了,见面就叫大爷、大娘。
   二、
   我正和几个小男孩趴在这边大床边用姐姐写作业用下来的本子,铅笔头画画,爹和娘他们坐在炕那边说话。姜大爷来了,一进门,爹娘他们就招呼:“来,姜大哥,快里边坐。”
   姜大爷一边往屋里面走着一边说:“这不是,寻思着上茅房去,得半个小时才挨上号,过来说会话。”
   爹一看床边都让我们几个孩子占满了就说:“你们几个快起来,上一边去画去,给你姜大爷倒个地方。”
   娘朝着姐姐们:“快给你姜大爷拿茶碗来,给你姜大爷倒上茶水来。”
   三、
   他们忙着,我们几个小男孩被撵到门边的小铺边上塞在那里,铺中二姐在那里织线衣,三姐坐在靠墙根的方桌边上写作业。
   四、
   门口又有人说话声,是前院东头老醉汉他老婆背着她外孙进来了,爹娘赶紧把她让到里边大床边上坐下,给她倒上茶。爹拿出烟来,给姜大爷、老醉汉他老婆一人一支点上。
   老醉汉老婆把孩子放到床上,孩子高兴的伸手去摸趴在床里被垛子边上睡觉的猫去了。她接过水,抽了口烟说:“他姜大哥,就愿意听你说故事,给俺讲个吧。”
   姜大爷说:“一会我得去上茅房。”
   老醉汉老婆说:“你先憋着吧,我刚才打那边走过,外面还有那老些人,我看得一个钟头。”
   五、
   姜大爷朝我爹说:“大哥,你说这院的茅房多愁人,早上,早上挨号,晚上晚上排队,你说俺后院那个茅房不拆多好。”
   我爹说:“后院那几个组长整天嫌茅房不卫生,有味,正好借机会拆了。这下好,她们卫生了,满院的人上茅房就像开会似的,天天先在那里讨论讨论,好预备开会。”
   老醉汉他老婆说:“这要是赶上个闹肚子的,憋不住,不得拉裤子里?”
   姜大爷说:“早上都急着上班的先过来上茅房,不这样光耽误上班。”
   我爹说:“可不是。”
   老醉汉他老婆说:“大哥,你先憋着,讲个故事就忘了,一会你讲完了故事,也不挨号了,你再去上。”
   姜大爷说:“好,我给你们讲一个。”他刚说完这句话,门口他三嫚雪芳,二儿子狗子,小儿子猫子也来了。
   六、
   姜大爷一看他们说:“你们都来干什么?”
   雪芳看着姜大爷:“知道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就跑了俺江大爷家来了,还在这里讲故事。”
   姜大爷无奈的:“你看,这屋里都满了,走,回家,我也不讲啦。”
   我娘坐在炕稍上抱着我小妹妹说:“姜大哥,叫他们在这里听吧。”她又朝着我喊:“还不快倒个地方,让雪芳他们进来坐下。”
   我赶紧使劲的往小铺的一边塞,让雪芳挨着我二姐坐下。可狗子、猫子还没有地方,我就和另一个小男孩起来,让他们塞到铺边坐下,我和那个小男孩,我坐在门边大锅台前的小板凳上,他坐在小铺地下放的木头伸在外面的木头头上。
   姜大爷看着雪芳说:“你看你们塞的,呆在家里多好。吃了饭,你把碗都刷了?”
   雪芳:“刷了。”
   姜大爷:“作业写了?”
   雪芳:“早写完啦。”
   姜大爷:“你领着你弟弟出来,你妈知道?”
   雪芳:“我和她说了,出来上茅房。”
   姜大爷:“这家人,吃了饭都跑茅房。”
   雪芳笑着说:“你在家里和俺妈说要上茅房,结果是跑了这来串门讲故事,就不准我们出来偷着听。你每次出来俺妈都猜到了,准是上俺江大爷家串门讲故事。”
   娘说:“姜大哥,你从哪里来那么些故事?”
   姜大爷:“书上的。”
   娘说:“你念过私塾就是好,什么都知道。”
   姜大爷:“别提了,当年我也是贪玩,调皮,不听话。教私塾的老先生厉害,硬使竹板了打手,只要是叫我们背的文章背不过,就打手心。老先生当年就六十多了,眼花耳聋,比我们大的私塾里的孩子,就想出一些办法对付他。告诉我们,背《三字经》时,把声音小点在嘴里嘟囔,还给我们编了一套骂老先生的顺口溜:人之初,性本愚,割驴草,喂师傅,喂的师傅饱饱的,教的徒弟好好的。老先生也听不明白,还夸我们不错。”
   七、
   我们这些孩子听了都哈哈大笑。我回头问雪芳:“你家有书?”
   雪芳说:“俺爸床下有一大箱子书,他晚上睡觉前都看书。”
   我问她:“你都上二年级了,你怎么不看?”
   雪芳说:“俺爸不让看,说是国家禁止的。我也看不懂,我偷着从他枕头底下拿出来看过,很多看不明白。”
   八、
   我们这边小声地说着,那边大人大声地说着。就听姜大爷说:“我那时候也不爱学习,就爱看闲书。后来俺爹送我当了兵,在部队上当炊事员,那时候的兵都是些农村的,穷人多,不识字。他们都知道我有文化,让我给讲故事,只要是没事了,就来找我听故事。我看书多,就讲给他们听,连连里那些当官的也爱听。没想到当年学了那几年私塾这辈子没用完,要是知道这样,当年好好学习多好!好,不说了,今天,我给你们讲一段《麻疯女邱丽玉》。”
   大家很快静下来了,等着听故事。
   九、
   姜大爷画外音配着画面:从前,在淮南有座禹迹山,山深林密,是神龙藏身的洞窟,直到明朝末年才有人居住,渐渐的成为村落。山脚下有一户人家,父亲叫陈绿琴,母亲黄氏,儿子叫陈绮,家里耕种田地,也做些买卖,是个小康之家。陈绮十五岁了,读书很不错。母亲有一个弟弟,名字叫海客,漂流到了广西,经商赚了很多钱,就在那儿落户定居了。
   十、
   这天,母亲病危,私下里拉着陈绮的手腕说:“娘死后,你父亲一定会再娶妻。后娘刻毒,古今一样,你如果走投无路了,可偷跑到广西寻找和依靠你舅舅。”她说着,拿出一包银子:“这是我这些年自己攒的私房银两,有几十两,你拿着当路费。”陈绮哭着收下。
   十一、
   姜大爷的画外音配画面:他母亲去世后,父亲续娶了乌氏,果然凶悍恶毒的像他母亲所说,对陈绮一天也不能容忍。
   十二、
   画面中姜大爷画外音继续:陈绮来到母亲墓前痛苦辞行。又给父亲枕边偷着留下一封信,就离开家门前往广西。跋山涉水几乎半年,陈绮才到了广西,钱已经花完了,而舅舅音讯全无。
   十三、
   画面中姜大爷画外音继续:他找遍了大街小巷问了很多人,都回答没听说过黄某人。陈琦只得到郊外乡村去寻找,孤苦凄凉,渐渐只能靠讨饭求得生存,他深深后悔自己太莽撞,时时梦想着早日回转家乡。
   十四、
   一天,陈绮来到东郊外,看见一家柴门旁边高高的摈榔树,浓荫覆盖。他正放开嗓子唱当时流行的讨饭的歌《莲花落》,从柴门里走出一个短胡子,面色发红,头发花白的老头,他斜眼打量着陈绮,惊讶地问:“小要饭的,怎么看你外表很文雅,而你的声音却很悲哀呢?”
   陈绮说:“我从小读过诗书,哪能不文雅?落魄穷途哪能不悲伤?”
   老头又问:“你怎么会来到此地?”
   陈绮说:“我家是淮南禹迹山……”老头听着,最后陈绮说:“但一直没找到我舅舅。”
   老头听完了,默默地看了陈绮一会儿,说:“你的舅舅是不是叫黄海客,脸色挺白,有许多麻子?”
   陈绮说:“正是。”
   老头说:“他早死在此地很久了。他活着的时候替人家大财主管账,很善于经营,娶了青楼女子为妻。病死后,妻子窃取家财,伙同仆人一起逃走了。我和他有喝杯酒的浅交,替他买了棺材,把他埋葬在东郊尼姑庵旁的大树下,前边立有小碑的就是你舅舅的坟。”
   陈绮跪拜道谢。
   十五、
   他直接来到老头指点的地方,果然找到了舅舅的墓。
   十六、
   他先去了旁边不远的尼姑庵,问了尼姑,尼姑说的和老头说的一样。
   十七、
   他回来,跪在舅舅墓前,呼叫着舅舅的名字哀声痛哭,一边哭着一边祈祷着:“舅舅若有灵,保佑外甥顺利回到家乡,我一定把你的遗骨背回去埋葬在祖宗坟地里。”
   尼姑很可怜他,给他送来豆粥吃,对他说:“你所遇到的老头叫司空浑,与你舅舅有交情,你只管求他帮助。你可别说是我出家人多嘴多舌。”
   十八、
   第二天,陈绮见到老头,忙上前施礼叫:“司空伯父。”
   老头吃惊到:“你这孩子从哪里知道我的姓,而且还叫我伯父?”
   陈绮便跪下说:“我夜里睡在舅舅的墓旁,梦见舅舅告诉我的,他让我求老伯您帮助。”
   老头惊愕地说:“我与他并没有结拜兄弟,只是曾经见过面。即使这样,我一定慢慢为你想个办法,以尽我的一点心意。”
   十九、
   三天后,老头把一件粗布袍送给陈绮,他一副慷慨、慈善的样子,说:“我家境清贫,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想必你能谅解。幸亏邻郡山里有个富户,名叫邱子本,是我的远亲。他们夫妇有个女儿,名叫元眉,字丽玉,年龄与你相同,容貌艳丽挑女婿眼界很高,至今还没选到如意的郎君。你虽然贫穷落魄,但文才高,品貌也好,此地没有人能比得上你。我写一封信给你做媒,去他家做女婿,完婚,你的老岳父一定送给你丰厚的礼物,这肯定够送你舅舅的灵柩回乡的费用了”
   陈绮听了他的话,有些为难地说:“能有别的办法吗?”
   老头看着他,问他:“为什么?”
   陈绮说:“我出身山野人家,穿粗布吃粗粮,恐怕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过不惯我的生活,况且明说我是入赘女婿,人家能让女婿自由出入吗?”
   老头拍着手掌说:“你这书呆子,真迂腐啊!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得到他们的钱财罢了。天下这么大,他到哪里扑捉逃跑的女婿啊!”
   陈绮也没有办法,只好接过信来,前往邱家去了。
   二十、
   他到了那里,见到深宅大院,大门上铜兽锁锁上了满园春色。他上前把书信递给看门人,看门人见陈绮贫寒,就喝斥他站远点,把信送进去了。
   一会,出来两个青少年向他作揖,说:“奉家父之命,恭请你进去。”陈绮猜到他们是邱翁的儿子,就跟他们进了门,往里走,只见画栋高瞻,像是世代做官的人家。
   前面,一个身材魁伟的老翁,长胡须垂过腹部,站在大厅的台阶上。陈绮赶紧上前拜见。进客厅坐下喝茶,老翁问陈绮:“司空一向可好?”
   陈绮赶紧回答:“司空伯很好。”正这时,仆人禀告老翁:“夫人来了。”
   几个丫鬟搀扶着一位四十多岁的美妇人走出来。老翁朝着陈绮说:“公子既然与司空先生家世代交好,那么与我家的情谊也属通家至交,因此才不回避,让拙妻来相见。”陈绮又向夫人拜见行礼。
   夫人凝视着陈绮,笑着对丈夫说:“司空妹夫眼力不错,这位公子真令人满意啊!”邱翁命家人很快摆上了酒宴,大家入座,邱翁夫妇殷勤的向陈绮劝酒吃菜。
   二十一、
   酒席间,邱翁略问了陈绮的籍贯后,说:“我的亲戚对你说清楚了吗?我的女儿丽玉,我们老夫妇一向钟爱,不想让她嫁到远方。可是要找一个像贵乡人物那样英俊翩翩的女婿,真是遥遥无期,现在有幸红丝牵引,才子来临,真是三生有缘,我们愿意今日就给你们完婚。”
   陈绮恭敬站起身来道谢,又委婉地说道:“很惭愧我这无才之人,仰攀尊府为婿,我实在很愿意。只是小生其实是为了寻找舅舅才来到此地,成婚三、四天后,我准备暂时回乡安葬舅舅的灵柩,办完了事情再回来。所以,不得不事先禀报长辈。”
   夫人笑着说:“公子何必这样匆忙呢?”
   邱翁忙打断夫人的话,说:“公子一片孝心,怎能过于违背?容我立即代为筹措五百两银子,作为公子回家的路费。”
   陈绮心中高兴,恭敬地答应了。
   二十二、
   不一会儿,笙箫齐奏,灯火辉煌,能干的仆人引导着陈绮到内室,更换上簇新的衣帽,又出来站在地毯上。
   二十三、
   三、四个小使女,搀扶着一位十五、六岁的美丽女子轻盈地从里面走出来,她遍体绮罗,满头珠翠。与陈绮行过交拜礼后,大家送他们进入洞房。
   二十四、
   洞房中,陈绮掀开丽玉的盖头一看,荷花滴晨露,桃花映朝霞,都比不上新娘艳丽。陈绮心动神摇,反而后悔刚才说新婚后暂时回乡的话真有点鲁莽了,而有了在这里安静地多住些日子的想法。 【轻舞】麻疯女邱丽玉(剧本)
   二十五、
   酒宴散后,灯火将残。夜已三更,丫鬟侍妾都走开歇息了。陈绮靠在桌边想心事,而丽玉也不时地掀起绣帐偷瞧丈夫,她粉嫩的脸上,眉宇间透出凄惨的神色。
   陈绮不知缘故,走向前来轻柔软语地:“娘子。”说着就要为丽玉卸妆,丽玉用手推开他,陈绮再上前,轻柔地问丽玉:“娘子,怎么不让卸妆?”
   丽玉两眼落泪,然后慢慢起身剪烛,仔细看门外没有人,才关上房门小声说:“郎君你可知道你的死期快到了吗?”
   陈绮懵了,看着丽玉:“不知道。”
   丽玉说:“郎君从什么地方来,到哪里去?何不明告诉我呢?”
   陈绮把自己的事全对丽玉说了,毫没隐讳。灯烛灼灼地燃着。
   丽玉听了,落泪叹息,想说什么又停住。
   陈绮知道事情肯定有大变故,跪在地上求丽玉告诉自己:“娘子,有什么难事告诉为夫好吗?”
   丽玉看着他说:“我看郎君风采照人,心里很不忍,所以把此地的秘密告诉你。我是个麻疯女,我们这里地处广西边境,历代都出美女,都天生有这奇病。女子到了十五岁,富人家用千两银子诱骗远方人家子弟,与女子同房,等到女子身上的病毒全部传染给了男子,这才与本地人家议婚,挑选真正女婿。如果女子过了十五岁的期限还没和男子同房,麻疯病就要立即发作,皮肤干燥,毛发卷曲,永远不会再有人来求婚了。远方的男子如果贪财误娶了麻疯女,三、四天后,脖子上就会出现红斑,七、八天后,就会遍体搔痒,一年多后,肌肉痉挛抽搐,肢体卷曲变形,病势发展虽然和缓,但也不能活了。”
   陈绮听了这些话,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前边这些事为什么这样。他悲伤抽泣着说:“小生孤身一人,远行万里,负担很重。求娘子可怜我,允许我悄悄逃跑行吗?”
   丽玉说:“不行了!此地找男子很难,郎君进门时,外面已经埋伏下壮汉,拿着刀棒防备你逃跑了。”
   陈绮哭道:“我死了倒没有什么可惜的。我伤心的是,我家里还有老父亲呢!”
   看陈绮这样伤心,丽玉说:“我虽然是女子,也很懂得名誉和贞操。常恨此间因为地域的限制,从来没有贞洁妇女,我只想死不想活。郎君姑且与我和衣睡三天,拿到了钱马上就回去。我病发作后,也不久于人世。求你回家后写上个小木头牌位,标明是‘结发原配邱氏丽玉之位’,我死在九泉下也瞑目了!”说完,抱着陈绮隐隐哭泣。
   陈绮激动又悲伤地说:“唉!结了婚我死,不结婚你死,何不服毒一起死,结下来生姻缘!”
   丽玉说:“不可以这样做。请写下你的故乡地址门巷,我缝在衣服缝里,以便我将来一缕阴魂度越关山,去看望公公婆婆,享受郎君的一碗羹饭。”
   陈绮虽然把地址写给丽玉,但却涕泪泪涟涟,哭得抬不起头来。
   二十六、
   二人上床同枕,陈绮几次不能控制自己,丽玉都劝止了他。面对美味而不能吃,几乎与天生不能同房的石女,天阉一样,他们悲伤、怜爱、遗憾。
   他们躺了一会儿,丽玉起身趴在陈绮的脖子上,允出了三、四处胭脂色,说:“郎君,这样就可以瞒过我爹娘。”并且把自己身边的黄金和一对手镯私下里送给陈绮。
   陈绮想与丽玉约定再见之日:“娘子,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见?”
   丽玉伤心地说:“恐怕你再来时,我墓前的树已经长得粗可合抱了。”
   二十七、
   第二天,丽玉的父母对待陈绮就像路人一样,邱翁如数送给陈绮银子,然后挥手让他快走。
   二十八、
   陈绮来到尼姑庵,尼姑开门看见他脖子上的红痕,赶紧闭门不让他进入。
   二十九、
   陈绮急忙花钱租了一条大船,又雇人把舅舅的棺材抬放在船上,从水路返回。
   三十、
   夜间,陈绮在船上哭泣,船家以为他是舅甥感情深,很有些惊奇,对他越发敬重。
   三十一、
   姜大爷讲故事的画外音:陈绮回到故乡见了父亲,才知道继母已经去世了,父亲收丫鬟做了妾。看到儿子回来了,心里很觉快慰。见儿子腰缠银钱很多,料想是妻弟赠送的,也不深究。陈绮埋葬了舅舅的棺材,又买些山田。父亲陈翁善于酿酒,种了大片的高粱,开了酒店,很快赚了不少钱。陈绮闭门攻读,不久进入了县学,成了秀才。
   三十二、
   姜大爷的画外音配着画面:邱翁见陈绮走了以后,以为女儿的病毒去尽无疑,正要托媒人正式物色女婿,不料丽玉忽然发病了,正是麻疯病。
   邱翁夫妇一再追问,丽玉只是含泪不答。母亲过来检查丽玉,才知道丽玉还是个处女。邱翁夫妇又气又急,开口大骂道:“下贱丫头!太没出息了!你不想活了?”
   三十四、
   字幕:一个月后。
   丽玉躺在自己的绣房里,身体更加疲惫,病势也更重了。
   在客厅里。夫人说:“老爷,丽玉的病越来越重了。”
   邱翁面色忧愁地说:“嗯,发作起来传染得厉害,家里这么多人。”
   夫人说:“这丫头不听话,当初咱也给她想办法了,花了许多银子,唉!谁知道她会那样?”
   邱翁叹道:“唉!不省心的丫头!”
   夫人忧愁地说:“幸亏官府和善人们办得麻疯院,实在不行就送过去。”
   邱翁无奈地,断然说道:“只好恩断义绝,送她入院,不能舍不得。”
   三十五、
   丽玉入院后,这里和家里没法比,人被隔离着住在一间草屋里,她心里凄凉透了,思念起陈绮更加悲伤。特别是夜晚看着月亮,心在凄凉中煎熬着,就决定上吊自尽。
   当她悬好了绳子,刚把头套上,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操淮南口音的老头给救下了。几次,都是这样。最后这次,老头问丽玉:“小娘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呢?”
   丽玉哭着说:“老伯,你别救我了,我不想活了。”
   老头问她:“为什么呢?”
   丽玉说:“在这里受着病痛的折磨,思念亲人的痛苦,最终是死,还不如早死了干净。”
   老头说:“也许有别的办法,或着有希望。”
   丽玉说:“我很想逃出去,去找……可我也不认识路。”
   老头说:“这个不难,我给你做引路。”他看着丽玉说:“老夫姓黄,淮南人。娘子是要去找一位叫陈绿琴的人吧?他与我似曾认识,我们可以一起去,我也要到东边去。”
   丽玉看着老头,她的心声:自己身患恶病,看这老头又年迈。就欣然跟老头走了。
   三十六、
   前面,老头走到的地方,一道道的门都自动打开。很快,他们走在野外,老头让丽玉抬起脚,他把唾沫涂在丽玉的鞋上,口中喃喃念咒,丽玉立即像健壮的男子那样走得快。
   路上,丽玉感激老头的恩德,待他像父亲一般。她取下银川,换钱做了路费。
   两人来到湖南,钱已花光了,就沿路讨饭。老头吹洞箫,丽玉随口编了一支歌,歌名《女贞木》,两人挨门挨户唱着要饭:
   女贞木,枝苍苍。
   我前世不修今世为女娘,还生在荒僻的古粤之乡。
   生来是麻疯种,长大就生麻疯疮。
   我衔寃如同精卫鸟,补天却恨没有女娲皇。
   画烛盈盈照洞房,我掩面哭泣偷看陈朗。
   翩翩陈朗好容貌,剪烛瞧我心里好欢畅。
   妾是麻疯娘,陈朗岂是麻疯郎?
   妾虽麻疯得郎生,朗生麻疯为妾亡。
   郎为妾死郎不知,交杯饮酒在洞房。
   孔雀不要舞,杜鹃亦莫啼唱。
   鹦鹉痛苦不语只愿飞去,郎堕入罗网妾心伤。
   郎不见骏马不跨双鞍子,贞节烈女愿为一姓亡。
   郎走时依旧貌如仙,妾命可怜薄如纸张。
   肌肤干裂好难受,长发卷曲稀又黄。
   掩面走入麻疯院,不想传染把亲人伤。
   从前我是掌上珠,而今如肉在砧板上。
   从前我生活在绮罗丛,现在住进破茅房。
   月夜凄楚自悬梁,香魂飘渺命断又还阳。
   妾虽生,但我不愿守空房。
   妾即生,我当自己去寻夫郎。
   可怜我虽生也如死,不生不死意凄惶。
   女贞木,叶扶疏,
   树上宿飞鸟,树下鱼儿游得欢。
   天上比翼鸟双飞,水中比目鱼戏波浪。
   夫妻活着同被窝,死后同穴来埋葬。
   即使不能同床同埋藏,妾心也皎洁如明月光。
   月照桃花红似火,李代桃僵被虫咬伤。
   女贞木,红枝叶,全是麻疯之女眼中血泪淌!
   丽玉的歌声曲调悲凉心酸,老头的洞箫凄惋呜咽,听到的人都感动的落泪,争相送吃的给他们,没有一个人吆喝,嫌弃、无礼他们。
   三十七、
   字幕:半年后。
   丽玉和老头到了淮南,快到山村时,见村子里有上万间房,在一座大门前树梢上,青布酒帘随风飘卷。老头指着远处那座大门说:“面南的那座用黄石砌的大门就是陈家。你自己去吧,我就此离去了。只求你带话给绿琴父子,说海客谢谢他们。”说完他就不见了。
   三十八、
   丽玉定定神后,来到酒店门前,见里面一位老翁坐在火炉旁,他的相貌和陈绮相似,猜想他就是公公。丽玉就唱起了《女贞木》歌。她唱完了,老翁以为她是挨门乞讨的,就给她一文钱,丽玉又唱了一遍,老翁又扔给她一文钱。
   丽玉哭了,向老翁说:“令郎陈绮在广西欠我一大笔债没还,我千里迢迢来此讨债,哪里是一文钱所能偿还的呀?”
   老翁惊问她:“你这说了些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且把原因说给我听听。”
   丽玉说:“当年,令郎到了广西我的家乡……”丽玉伤心地哭着把这些事说完了。
   老翁听完了,说:“你说的陈绮确实是我儿子。但你说的这些事,很难令人马上相信。我儿陈绮到南京参加考试去了,过几天就回来了,等我当面问过他,便知真假了。”
   丽玉听了,便以见公爹之礼向陈翁叩头。
   三十九、
   陈翁把她送到尼姑庵暂住,派村妇们去伺候她,村妇们见了丽玉都吐着唾沫跑了。幸亏庵里的老尼姑慈悲,可怜丽玉,来照顾她的一切,丽玉才没受苦。
   四十、
   字幕:一个月后。
   陈绮回到了家。陈翁问他:“上个月,咱家来了一个女子说,你在广西欠了她的债,是怎么回事?”
   陈绮听后,惊慌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看他这样的表情,陈翁知道丽玉说的都是实话。就对陈绮说:“她为你都这样了,我们不能对不起她。咱家不缺少粮米,你们虽然不能睡在一起,也应当养着她,直至终身。”
   陈绮本来是怕这件事自己回来没说,父亲感到突然,她来了父亲会责怪自己,大为紧张以至惊慌。陈翁这样一说,他很是感激,跪在地上,拜谢父亲。
   四十一、
   陈绮急忙跑到尼姑庵去找丽玉,当他来到丽玉面前时,丽玉拉着陈绮的衣襟,哭着说:“郎君,我远远的找来,不敢奢望与你做夫妻,只希望以后把尸骨埋在你家祖坟里。”
   陈绮也边哭边劝慰她。陈绮问她:“你怎么能自己找到这里来的?”
   丽玉说:“我发病后,被家里送进了麻疯病院。住在那被隔离的草房子里,凄苦寂寞在痛苦中等死。我很想念你,可是想想自己这样,没有希望,不如死了算了。就上吊自尽,可几次都被一个老伯救了……”丽玉把黄老伯救他的始末和黄老伯的相貌全说给陈绮听了。
   她说完了,陈绮吃惊地说:“那是我舅舅啊!莫非他成地仙了?”
   四十二、
   陈绮带着丽玉回到家,在酒库找了一块地方,丽玉就睡在酒瓮之间。婢女们都远远站开,不敢靠近。只有一个小丫环,名叫甘蕉的,愿为丽玉做倒便桶等琐事。
   丽玉每天的饮食和吃药,都是陈绮亲自调制。过了一段时间,陈绮干脆搬过来铺盖,带着小丫鬟甘蕉一起睡在丽玉床边,可他们也都没有染上病。
   四十三、
   乡试发榜了,陈绮中了举人。乡里的人们都争着托媒人上门与他攀亲,陈绮都断然拒绝了。陈翁看在眼里,就略微在一边劝陈绮:“多好的一些门户,你就答应下亲事,咱们好好养着丽玉,不是一样吗?”
   陈绮说:“儿今年刚二十一岁,麻疯女丽玉也不久于人世了,何不等她死了后再论婚事也不晚啊!”
   四十四、
   到了进京参加考试的时间了,陈绮怕自己离开家,无人能照顾好丽玉,便称病,不去京城参加考试了。当丽玉知道后,难过的用头撞酒瓮,悲伤地说:“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郎君的婚姻,妨碍了郎君进取功名。我死后有何颜面去见地下的祖宗?真不如死了好!”说完又撞。陈绮和甘蕉一起拉着她,才止住了。
   四十六、
   这天,陈绮到亲戚家喝酒,要回来时,遇上下大雨,路还很远。瞅着满街的大雨,他没法返回,很着急。
   四十七、
   这天,甘蕉也病了,她没来丽玉这里,睡在内房。
   四十八、
   丽玉在灯下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不停地用手抓挠着身上的痒痒。忽然听到房梁上飕飗的一声,一条大黑蛇从梁上落下来,这条蛇粗如人胳膊,七、八尺长。丽玉开始吃了一惊,很害怕,转念一想能死在蛇肚子里,也比自尽好,便任其自然,随它自便。蛇将身体盘在屋梁上,把头垂下来,掀开酒瓮的木盖,扔在地上。大蛇吸允瓮中美酒,发出了汩汩声,顷刻间就喝了个包。喝饱了,它想缩身回房梁上去,可已经喝醉了,身体就像枯藤那样僵硬,一下子掉在酒瓮里,蛇在酒瓮里翻滚挣扎,气力用尽,最后没有声音了。 【轻舞】麻疯女邱丽玉(剧本)
   四十九、
   丽玉强挺起身子,举灯去看,见蛇在酒瓮中死了。她看着死去的蛇有了想法,她的心声:“蛇毒可以代替毒药,想这瓮里的酒肯定有毒了。她就用手捧着喝,喝了有一升多酒。但喝下后,没觉得不好受,心中倒感到立时清爽了,不再烦躁难受了。可皮肤更奇痒难忍了,丽玉干脆捧酒洗身上,立时止了痒。
   五十、
   第二天,丽玉又偷着喝酒,偷着洗身上,病好像已消失。干燥的皮肤,变得晶莹如玉。卷曲的头发,变得垂松如云。脸面上,手脚上的疤痕,也变得光洁无痕,白净得如花似月,就像娇嫩笋芽一样。
   五十二、
   陈绮等天一好了,赶紧赶回家。刚一进门,甘蕉就惊喜的把这事告诉了他。陈绮忙来到丽玉这里问:“娘子,你是怎么好的?”
   丽玉指着酒瓮告诉他:“是用酒瓮里的蛇酒。”
   陈绮来到酒瓮前看酒瓮里,见一条满身黑形花纹如篆文的大毒蛇,蛇头上有个独角,暗红色。
   五十三、
   陈绮购置了锦绮衣裙,珠玉首饰,让丽玉梳妆打扮后,出来见公公婆婆和亲戚家的妯娌们,大家见了她,都惊奇她美如天仙。
   公公高兴地说:“我从小就听说蛇王在此山中,名叫乌风,有一千多年了。当年番僧想弄到蛇王的一片鳞甲为人治疗癣疥病,也无法得到。没想到苍天专门留下此蛇是为我治愈贤儿媳妇的重病。”
   当天就安排婚礼,替小两口完婚。贵客满堂,鼓乐喧天,大排酒宴,百里之外的男女老少也都奔来看热闹,为能够看一眼丽玉的容貌,回家后作为荣耀自夸。
   五十四、
   姜大爷的画外音:又过了三年,丽玉生下了白白胖胖的儿子。为感谢甘蕉的恩德,丽玉让丈夫收她做妾室,陈绮拒绝,丽玉不答应他。这一年春天,陈绮赴京参加礼部考试,考中了进士,入翰林院。后来外任做太守,他特别留意抚恤流亡与贫困的人,人人都称颂他是百姓的父母官。
   五十五、
   后来陈绮升任两广总督,一到那里,就派部下把邱翁找到官府来,向他索要丽玉。邱翁假意挤出几滴眼泪说:“我女儿命薄,早已病亡,大人见不到她了。”陈绮又索要丽玉的骨骸,说要埋在故乡。邱翁这下真害怕了,献上白银千两为陈绮祝寿,陈绮不接受。
   陈绮又派人寻司空浑的消息,派去的人回来报说:“他听说大人你来了,惊慌而逃,掉下绝壁摔死了。”陈绮听后笑着说:“他真是以小人之心看我了。”接着他命使女扶夫人出来,夫人穿一品夫人服,容光焕发,邱翁一看,他不仅吃惊,都感到眩晕,几乎跪倒在地。陈绮说:“看在司空浑老伯的份上,咱们就是一家人,因此我就让夫人出来相见。”
   陈翁细看的确是自己的女儿丽玉。丽玉珠泪滚滚,问父母安好。邱翁惊异畏惧,惭愧得无地自容。
   后来,丽玉也时常回娘家住,带回乌风蛇酒制药,开设药店。在她的家乡救活了无数麻疯病人。陈绮四十岁那年,他父亲仍然健在。陈绮便申请辞官回乡奉养父亲。回乡后又整修了舅舅的坟墓和曾经收留丽玉的那座尼姑庵,在庵中立了一座邱夫人碑,把丽玉的事迹大略记在上面。直至今天,这座山里产的药酒,还是驰名天下的呢!
   五十六、
   姜大爷故事讲完了,满屋的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我还一直沉浸在故事里,故事里的丽玉,故事里的陈绮,故事里的甘蕉还在我眼前晃。
   雪芳打了我一把:“哎!瞪着大眼想什么?也不说话?”
   我随口回道:“这故事真好,太感动了!”
   这时老醉汉的老婆朝着我:“别感动啦!再感动就拉裤子里了。快起来,让开门口让你姜大爷赶紧上茅房去。”
   我赶紧起身,让开门口。让姜大爷出去。这时,老醉汉的老婆也背着孩子过来了,准备往外走,笑着朝我说:“赶明个你长大了,也给你说个这样的媳妇,感动你一辈子。”
   我让她说的很不好意思,站在门口边不知怎么回话。雪芳过来说:“看,他害羞了,脸都红了。”
   五十七、
   门口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满了听故事的孩子。姜大爷朝他们大声的:“快让开,我出去!不讲啦!”
   五十八、
   他们都走了,我家也该收拾睡觉了。我和二姐说:“咱家要是有这样的书就好了,我也看,以后给很多人讲故事听。”
   娘不耐烦地说:“净你娘的胡说!当年你爹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大字不识一个。还看书?能吃饱饭就不错了。等你以后上了学,好上念书。快去伸被,睡觉去吧!”
   我的心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它深深的感动了我,一直很长时间都忘不了。但毕竟是小孩子,不知什么时候,随着年龄长大,早忘得没影了。我三十多岁那年,很多书又恢复出版了,我在青岛中山路的古籍书店里买到了《阅微草堂笔记》、《子不语》、《萤窗异草》、《夜雨秋灯录》等白话版的书,回家看这些书,当我看完了《夜雨秋灯录》后,特别是看了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想起了姜大爷当年给我们讲的故事,原来在这本书里。这又使我想起了当年听了这故事后,深受感动,久久难忘!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学习过戏剧小说的创作,所以,当我看了这些书后,很想把它写成影视剧本,可那时我正在病中,有这个想法没这个能力。去年,突然找到了他的文言原文,就改编成了这个剧本。虽然现在时代大不一样了,但它还是有着内在的、深刻的感染力。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