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戏曲 >

【渔舟】歌(微电影剧本)

时间:2018-10-11 11: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人物── 老人:约六十五岁,音乐家 傻子:男,约二十岁 ■时间── 当代 ■地点── 北京 (黑画面·字幕) 1.夜内老人家中 渐显,半明半暗中,我们仿佛看到一张镶着镜框的相片,
【渔舟】歌(微电影剧本)
   ■人物──
   老人:约六十五岁,音乐家
   傻子:男,约二十岁
   ■时间──
   当代
   ■地点──
   北京
  
   (黑画面·字幕)
   1.夜内老人家中
   渐显,半明半暗中,我们仿佛看到一张镶着镜框的相片,相片上一个老人赤裸着上身呆坐着,久久的,老人忽然动了一下,镜头拉开,我们才发现是老人对着镜子,长久地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身体。老人有长长的头发和灰白的胡子。
   我们看到他住在一个狭窄的阁楼似的房子里面,屋里只亮了一盏台灯。其它地方弥漫着淡蓝色的光(作月光的效果)。
   从开始就一直持续着隐约传来圆舞曲声和男男女女谈笑声,仿佛是隔壁或者楼下哪儿在聚会。
   桌上的钟指着五点。
   老人对着镜子,慢慢穿上洁白的衬衫。
   桌上有写了字的信纸和笔,以及几张相片,都是一个人在舞台上演奏萨克斯的情景,那是中年时的他,意气风发。信纸被风吹得哗哗地响。
   薄薄的窗帘在风里飘荡,老人走到窗前。
   皎洁的月亮。他仰头望着,风吹起他的头发。
   老人走到桌边,把信和相片装进一个信封,(这里开始老人读信的画外音),他从箱子里拿出一套笔挺的西服,郑重地穿戴起来。
   老人的画外音,苍老、平静:“我写信是想告诉你们我已经去了,医生说人的病只有两三年月可以活了,我害怕一个人望着天花板慢慢地死,今天,我要自己结束我的生命,你们,记着我也好,要是愿意,就忘了我……”
   老人一件一件准备着,打领带,装上香烟、打火机、钱包,从墙上摘下一支精美的萨克斯放进一个小背袋里。在镜子前认真地梳头。
   最后,他走到门口,缓缓地看了一遍他的家,拉开门出去,门咔答一响,合上了。
   始终持续地传来隐约的音乐与谈笑声……
  
   2.清晨外街道
   老人在晨风中微微有些寒冷,更显出老态来。
   街道上还有些冷清,几个行人匆匆上下,老人左看右看,踌躇着,不知该往哪儿去。东边天空已经一片通红,映红了他苍白的脸。
   街道边的红墙碧瓦之下,几个老太太排成了他在练剑。两个孩子跑跳着去上学。公共汽车缓缓驶过。阳光下的树叶,在风中摇动。
   一切都是正常而又熟悉。
   老人抽着烟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眯着眼睛,似乎阳光太剌眼了。
  
   3.日外街道
   一个傻子在街上巡行,他微胖,二十岁左右。
   街边有一个卖早点的小摊,傻子歪着脑袋缓缓来到近前,他把指头放在嘴里,憧憬地看着冒着热气的食品,半晌,向左出画离开,几秒钟后,后从左进画,仍呆呆地看着,卖早点的挥手示意他离开。他左出画,一会又入画,看了半天,大着胆子,冲着卖早点的道:“……爸爸……”
   卖早点的绕出来,推着他离开。
   傻子立在人行道上,突然,仿佛听见了,他环视周围,我们只看见平静的街道,没什么异样。他拿出一张红色的糖纸,透过糖纸看着,傻子的主观镜头,几张纸片在地上被风吹动,缓缓地移着,树叶在有节奏地飘动,云彩在行走。(这几个镜头是红色滤镜效果)……傻子寻找着什么,向前走去。
   傻子主观视点,镜头沿着街边墙壁向前推去,缓缓绕过一个街角,我们看到老人坐在一路边台阶上吹着萨克斯,这时,萨克斯声音也传过来。
   “红……”傻子道。老人的主观,音乐停,从傻子的脚向上摇到脸,呆呆的一双眼睛望着镜头。他蹲下来研究萨克斯,兴致盎然的,不明白为什么能发声。
   老人苦笑地闭上眼睛,傻子也愉快地笑起来。
  
   4.日外街道
   热闹的街道,一片嘈杂。阳光十分明媚。
   人行街道上,老人的背影向前走着,他背上投着一个人头的影子,也跟着,老人停下,影子也停下,老人回头:“你不要再跟着我好不好!”老人接着往前走,过了一会儿,镜头亦跟上,影子接着投在老人背上。
   街道上,老人迎面走来,到了近前,突然闪进一家商店,过了一会儿,傻子气喘嘘嘘地跑过来,东张西望,立在近前,恨恨地歪着脑袋。
  
   5.日外楼顶
   一座高层建筑的楼顶上,老人坐在边上,风呼呼地吹动着老人的头发。远处高楼林立,城市尽收眼底,更远处是连绵的远山。
   老人掏出大瓶的安眠药,静静地看着,不知想些什么。
   傻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老人背后,喃喃地说:“……爸爸……”
   老人猛一回头,看到傻子,呆了一下,又叹了口气,招手让他过来。傻子慢慢走到他身旁,靠着他坐下,乖乖的象个孩子。
   老人看着远处的山,自言自语的:“你叫什么名字?”傻子不答,看着远方。楼间一群鸽子盘旋不止。
   老人:“……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是能像鸟似的飞起来……”
   老人看着傻子,傻子一派无知的样子,两手肮脏,头发篷乱,老人:“你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傻子点点头。“你和我一起死吧,死了,咱们就都一样了,都能像鸟一样飞起来。”傻子摇摇头。老人:“咱们一起吃这药。”傻子点点头。老人看他,傻子突然想起什么,拿出红糖纸。指指萨克斯:“……红的……”,他把红糖纸放在自己眼前看,又给老人。
   老人的主观视点,摇镜头,透过红滤的城市全景。画外老人的声音:“我带你四处走走,再吃吨饭,然后,咱们就走。”
   老人拿糖纸,喃喃地:“……我一个人走,害怕……”
   空荡荡的楼顶上,两个人坐在呼啸的风中,一动不动。
  
   6.日外天坛公园
   古木参天,阳光照在树叶上闪闪发亮。
   老人走在前面,傻子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傻子看着周围的景物,高兴地呵呵地笑。
   一个漂亮的女郎迎面走过,傻子呆呆地看她的背影,跟着女郎走了一段,又回头看看老人,犹豫了一会,回头跟上老人接着走。
   老人边走边自语地:“……很久以前,也有一个象她那么漂亮的姑娘,天天跟我上这儿来,那时候,没有这么多人……”
   回音壁前,老人拿着萨克斯吹了一个音符,傻子连忙拿出一张蓝的糖纸,举到老人面前,“……蓝……”而他又惊讶地听到了回响,左右看看,又找出了一张蓝糖纸,举到老人面前。“两个蓝”说着看着萨克斯。老人惊讶地看着他,老人又吹了几个音符,傻子看着老人,傻子眼睛的特写,耳朵的特写,耳朵微微一动。找出一张黄色的糖纸给老人看,并喃喃地哼出这几个音符来。老人吃了一惊看着傻子,又吹了一个乐句,傻子的主观视点,镜头在回音壁上摇动,我们仿佛感受到傻子看见的音符在墙壁上流动。傻子又哼出这个乐句来。老人惊喜地看着傻子。老人吹了一段飞快的乐曲,镜头贴着回音壁快速前进(加红滤镜)傻子把红糖纸蒙在眼上贴着墙奔跑,快速前进的傻子的主观镜头(滤镜)傻子伸手去追踪音符。
   阳光下,萨克斯的闪光在飞舞,树木在旋转,镜头在回音上快速旋转。傻子大声重复着乐曲。
   傻子停下来,回音在慢慢消失,墙边一株小随着音乐的消失停止了摇摆,一枚树叶缓缓落在地上,停止飘动。
   一切静下来,老人惊讶地看着傻子,傻子低下头,不可思议地呆呆乍着萨克斯,举起来,萨克斯的反光照亮了他的脸。
  
   7.日外公园水边
   手按萨克斯的特写,老人吹了一个音。傻子看着萨克斯嗽叭发出的音符。视线向空中飘去,仿佛能看到声音的行走。傻子接过来,也吹了一个音,气息悠长,但没有轻重,老人给他指水波的漫延,恰似声音的漫延,傻子吹得没有节拍,老人拍着他的腿,来表达节拍的概念……
   老人教着傻子,傻子的目光激动,摇晃着头,仿佛又茫然。
  
   8.日外音乐厅门口
   镜头仰拍傻子的背影,他仰头看着前方巨大的音乐厅。
   门口,老人正与看门的老头争执。
   看门人一副傲慢的样子:“我说不进就是不准进,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音乐厅,是演音乐的地方。”老人:“我知道,我就是想再看一眼里面,我们年青的时候在里面表演过。”看门老头儿上下打量了老人一会,吐出两个字儿:“不信。”老人急得往里走去,看门人连忙抓住拉起来。
   傻子凑上前去,看门人听到背后有动静,一回头,发现傻子一张胖脸近在咫尺,几乎跟他脸贴着,吓了一跳退后两步,呆呆地瞪着傻子,傻子愣愣地看着他,伸出手来,比划着试探了一下,然后扒地一下,打在看门老头儿脸上,看门老头呆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傻子见后反应,叭又打了一下,看门人醒过来,冲上去抓他,傻子掉头就跑,看站人一边叫着,一边追出去。
  
   9.日内音乐厅舞台
   空荡荡的音乐厅。老人从一边上舞台,缓缓地走着,四下里看着,回想着当年。
   老人感慨的眼神,老人在幽暗的舞台上一步步走着。
   脚步声在白大的空间里回响。老人走到台侧,拉动电闸,整个音乐厅灯亮了,空荡荡的舞台富丽堂皇。他孤伶伶地站在舞台上。
   他慢慢走到台侧的墙边,仿佛在找什么。他掀动侧幕,搬动木板,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突然,声音停了。
   老人呆呆地站着的背影,半晌
   老人的感慨的眼神。
   镜头顺着老人感慨的眼神摇摇到墙壁的一角,不知多长时间以前,有人用炭笔在墙上画的一个人在吹萨克斯,笔迹缭草。陈旧而又发黄的墙壁。
   老人从地上找到一块木片,看着画,慢慢地刮掉它,白灰簌簌地下落,墙壁上空白了,仿佛什么也不曾有过。
   老人拿出萨克斯从台侧一步步向台中间走,口里数着步子:“一、二、三、四……第七步,老人找到位置,轻轻吹出主旋律。
   镜头缓缓地摇,空荡荡的观众席,萨克斯音乐里,老人的主观音响进入。一个姑娘朗朗的笑声,说着:“……你再吹得响一点,……眼镜儿,你的钢琴也来啊,快……”一个男子年轻的声音:“……他吹得太快了,”但钢琴也就铿锵地进入了,伴奏着萨克斯。姑娘春天般的声音唱和着旋律:“……啊……啊啊……”
   音乐优美而和谐,在空间里回响。慢慢地,姑娘的声音和钢琴声隐去。镜头摇回老人的时候,只剩下萨克斯的声音在空寂地响着,老人孤单地在台上,眼睛里闪着光。
   音乐过渡到下一场。
   傻子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到观众席上,呆呆地看着老人,不知想着什么。
   老人也看着他。
  
   10.日外马路上
   接上场音乐。
   全景,老人和傻子并排在马路上走着,阳光透过树叶,把阴影印在地上,斑斑驳驳,傻子边走边向空中吹着他的一张红糖纸。
   俯拍近景,傻子仰着头吹,老人低着头走。
   糖纸随着音乐在空中飘。
   二人拐一个弯离去了。
   糖纸缓缓左右飘摆着下落。(用高速).虚背景.随着音乐摇摆着慢慢落到地上。音乐停止。
   (这一段把音乐与糖纸的运动配合好)
   糖纸荡在地上,保留几秒,无声处理。
  
   11.日外街边
   室内,一个戴眼镜的老人看着窗外,他举着电话筒听在耳朵上。表情严肃。
   从窗外仰拍眼镜儿老人看着楼下,镜头拉开,一边降下,中景出现老人在电话亭里,仰头望着楼上,两个人没人说话。
   傻子啃着苹果核,在前景呆立。
  
   12.日内眼镜儿老人家
   眼镜儿老人家拉开门,门口立着老人和傻子,傻子在老人背后,伸着头往里看。
   两个老人互相默默地看着,都没有说话
   移动镜头,墙上的一幅幅照片的特写,我们看到镜框里发黄的照片,是年轻时候的老人和眼镜儿,还有一个明媚清秀的姑娘,三个人笑着。移动到最后,镜头落在姑娘单独的一幅照片上,发黄的像片仍然可以感到姑娘的生机勃勃的美。
   老人和眼镜儿站在照片前,老人看着照片问:“她呢?”眼镜儿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出去了……”
   老人长久地看着这张照片。
   二人坐在豪华明亮的客厅里,沉默着,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傻子在屋里翻来翻去,不时在前景晃过。
   眼镜儿老人看着地板,缓缓地说“……你原来……一直在北京呵……”老人低低的声音“……很早就来了……”老人:“……你还弄音乐吗?”
   眼镜儿:“早就不作了,自从那年……早就不作了……你一直在作?”
   老人点点头。沉默一会儿,说“……其实,我早知道你们住在这儿。”眼镜儿老人看着他。老人:“我要出远门了,再来──看你们一趟,以后见面──恐怕就难了。”
   眼镜儿老人看着他。
   老人站起身,“我不等好了,要走了。”叫傻子,拿起包,向门口走去。眼镜儿老人的声音,突然道:“她其实──两年前,就死了……”
   老人的背影骤然停在门口,眼镜儿老人声音:“……她给你,写了好多信……不知道该寄到哪儿……后来,我向她求婚了,我说,我会像你一样对她……”
   老人缓缓回过头来,我们看到,他已是满脸的泪水。他悲伤的声音:“──那时候,我以为,我可以走得很远──”眼镜儿老人低着头看地板。老人的目光长久地落在照片上,姑娘明丽的微笑看着他,久久的。 【渔舟】歌(微电影剧本)
   老人手里拿着第一场出现的那封信:“这封信,本来是给她的,现在,不用了。”他拉开门,“真的要走了,你保重。”眼镜儿老人:“你也保重。”老人点点头,二人出门去,门慢慢关上。
  
   13.日内电梯里
   电梯里,红灯一层层显示数字,这时,柔美忧伤的主题音乐起,老人泪水的面孔,傻子小心地看着老人,慢慢伸出手去,沾了一滴泪水放在嘴里,轻轻说:“──咸──”
   老人再也忍不住,把傻子轻轻抱在胸前。音乐接到下场。
  
   14.日外劳动人民文化宫
   夕阳西下,天空一片火红。音乐渐隐,四下里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大全景,老人和傻子坐在大殿前面的广场的一角,小小的两个人影。
   广场上没什么人。一片冷清。老人掏出药瓶,开始撕药瓶的封口。叫傻子,傻子慢慢坐过来,老人已经打开了药瓶。”
   突然过来一个男子,手里拿着“立拍得”的照相机,“二位照个相吧,你看景色多好。老人不置可否,傻子兴致勃勃地坐着,咧嘴笑着摆姿势,老人平静地看着镜头定格。老人手里拿着相片,放进口袋里,又拿出来,不知该怎么处理。
   突然,傻子指着远处和天空,惊恐地道:“……爸爸……”。老人一愣,望向天空。
   西边天空的暗色的云被夕阳镶上层层金边,云朵斑澜驳杂,如同怪兽,鲜艳又令人惊怖。傻子躲到老人怀里,害怕地不敢睁眼。
   金碧辉煌的大殿在暮色里一片通红。空荡荡的广场。
   空荡荡的椅子。椅子上老人和傻子和照片。二人并排坐着,傻子高兴地在照片上笑着。
  
   15.夜.外.长安街
   夜深了,长安街上一片清冷,宽阔的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
   街灯一盏盏连成一线伸向远方。两旁树叶在风中哗哗微响。
   老人与傻子的背影,他们孤单地走高远处。
   一辆洒水车驶过,路面湿漉漉的,映着路灯橙黄的光晕,二人走在镜子般反着光的地面上。
   前面走过来六、七个年轻的男孩、女孩,边唱边跳地行走,互相叫着,闹着,洋溢着春天的气息,女孩们仿佛是学舞蹈的,不时跳着,旋转着。
   其中一个女孩到一盏明亮的路灯下跳起来,十分优美。
   一阵柔美的萨克斯音乐飘过来,大家向远处看去,看到老人为他们吹起萨克斯,大家微笑着,女孩和着美妙和音乐舞蹈着,她穿着长裙,旋转、跳跃、异常优美。
   老人充满激情的眼睛和表情,傻子呆呆地看着女孩的舞蹈。
   女孩优美的足尖,手臂,颈项,头发,路灯如同舞台的顶光,把女孩笼罩在优美的光影中。
   大家都陶醉在女孩儿曼妙的舞姿里。
   在舞蹈的末尾,在萨克斯的停顿处,老人把萨克斯塞给傻子,女孩的动作这时是一个大跨跃的高速镜头,有几秒钟的闪隙,傻子接过萨克斯,老人嘴里哼着乐曲的最后三个音符:|3-|5-|1-|--|傻子闭上眼睛,这三个音符清越地迸发出来,回旋不止。
   女孩舞蹈动作结束。老人看着傻子喜悦的眼神。
   安静的街道的空镜,树叶的空镜。路灯的空镜。
   路上,男孩女孩们簇拥着老人和傻子走着。
   老人游移的眼神,闪着光,看着前方。
   一行人向远处走去,隐隐传来说话声,仍是宽阔,湿漉漉的街面,镜头开始升起,同时,主题音乐柔和地进入。
   音乐声里,升起字幕“……一个月后,老人病逝于医院……”
   音乐持续
   渐隐。
  
   ──终──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