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微型小说 >

【杨柳}谁说我法海不懂爱(小小说)

时间:2018-10-09 12:5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谁说我法海不懂爱? 我曾爱的梦里梦外,死去活来。 是谁编了那首[法海,你不懂爱]的歌,唱的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说我拆散了许仙与白素贞的婚姻,落了个千古骂名,又玩着戏法儿
谁说我法海不懂爱?
   我曾爱的梦里梦外,死去活来。
   是谁编了那首[法海,你不懂爱]的歌,唱的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说我拆散了许仙与白素贞的婚姻,落了个千古骂名,又玩着戏法儿说我不懂爱。气的我怒发冲冠三千丈,浮在空中下不来。拆散他们我不该,其中的原因暂还不能讲明白,但也不能说我不懂爱。说起来,我也有过爱,而且爱在天地间,爱在千里外……
   在我们当地有个山寨,寨里有个姑娘,她叫白菜,脸蛋园园,嫩的粉白,穿着白白的裙子,走路就象春风杨柳摇摆。我前一个名字叫肖海,有一天我去山寨,忽然听到一阵歌声,便停了下来。原来唱歌的就是白菜,她一唱蓝天云彩,二唱草绿花美,三唱小桥流水,四唱梦里梦外。唱的太阳笑了,唱的雨阵阵飘来……
   我要避雨,她向我走来,她说:“这是一场过云雨,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一把伞伸过来,遮在我的头顶盖。这样我和女人之间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虽然感谢她,但心跳的还是厉害,离开一点,怕衣裳淋坏,只觉的热流涌淌在神经,迷漫在我的神经元,洞开我怀春的心怀,闭上了眼睛,痴地醉入了我的梦海。
   睁开了眼,太阳已经出来,白菜就在我的身边。不说走,也不说离开。
   我也不知怎么,看着她不想离开,怕没有这样的机会,反正想多看她一眼,心里就会觉的美丽。白菜说话了:“你叫什么什么名字,你是那里人?”我不是不回答,而是早想给她说出来。我告诉了她,我叫肖海,来自美玉的故乡,我想送你一对玉镯,不知你爱不爱?
   她说:“玉镯是爱的信物,莫非你对我有爱?”
   我说:“我说,今天虽然初见,胜似已有旧爱,而且还爱出遥控的诗味。”
   她说:“你会作诗吗?”
   我说:“是的。”
   她一听就惊艳地叫起来。
   我说:“我五岁上学,七岁作诗,二十岁的才子,不信就给你来一首。”
   她说:“你以山为题,行吗?”
   于是我就给她来了一首:
   山风欲来风满楼,山花开在三月间
   山歌唱在山野外,山水相连情相爱
   山寨你是一女孩,山下我是一男仔
   山山相望便有意,山与山抱永万年
   “作的好啊,作的好!”白菜拍起手来,接着说:“我会唱歌,不会作词,以后咱俩合作怎么样?”
   我说“可以呀!”
   短暂的相遇,匆匆地分开,一晃就是三月,我在梦里都想白菜。一天我在梦呓,白菜,白菜,娘问:“什么白菜,白菜的?”我说:“白菜,就是白菜,再不去找她,我就不想活来。”
   娘听不明白,我就跑到了村外,今天我就去找她,因为我不等待,再等待。一遛小跑,来到山赛,又一次和白菜见了面。那一刻,我高兴的心快要奔出来。
   “你来了!”白菜一见,笑出声来。
   “我来了!”我俩笑声连在一块。
   接着,我对她说:“白,把你的手伸出来。”
   她说:“干嘛??”
   我把一对玉镯戴在了白菜的手腕上:“你忘了,这是你我之间的相约,我怎能忘怀?”
   “那你给我编的词呢?”白菜问。
   “有啊,我念,你就唱吧。”
   于是我念,她就跟着唱起来:
  
   清晨我站在高高的山寨
   鸟儿在空中自由飞来
   这一边是花儿飘来的芳香
   那一边是森林茂密的殖被
   我爱你呀可爱的家乡
   我为你唱歌呀心里才痛快
   小伙子呀你是我的心爱
   你千万不要离开
   这里的酒多么美味
   让你爱也醉来梦也醉……
  
   白菜唱着还舞动着表姿,我看着就象仙女来到了人间,轻风一阵吹来,歌声传出山外。
   于是我又即兴一首:
  
   清晨我来到高高的山寨
   白菜姑娘是我的心爱
   她是我追求的希望
   她是我理想的期待
   我爱她呀就象太阳爱着月亮
   我爱她呀就象鱼儿和水不能分开
   白菜,白菜,白菜
   白菜,白菜,白菜……
  
   我俩这一回,唱了,乐了,情到处爱在动漫,爱在迷私定了终身。
   当我第三次来找她的时候,我的好梦就象玻璃打碎了一样,想不到我的白菜没了,她的父亲把她卖到千里之外,我哭的天翻地覆,泪水冲垮了山寨,坭石流满眼可见,伤情的我不生欲死,活着已不想存在……
   这是为什么呀,天理何在?一千个为什么不够,一万个从头再来!我不能死,我要千里寻爱,我不能死,我要去找白菜。于是我离开了家乡,走上了寻爱之旅,在艰难中风雨兼程来到了云南边远,时间已经过了半年。
   我的找,不是瞎忙,而是一位仙师指示的路途,由大圈到小圈逐渐搜索,最后我锁定了一个范围,在一个寺院院里找到她,她已经出家了,不认的我了。这怎么办呢?于是我也出了家,住在了这个寺院。
   要说成了这个情况,还能再说什么呢,可是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那天我在诵经,在大殿中有众呢多师弟,其中白菜就在其内,忽然她晕倒了,大家都去救她,我也不能坐视不理,便参于其中。那一刻,她抱住了我的腿,我明白了,我背着她下山去找大夫了。背到中途路上她醒了,她说:“我们走吧,我们走吧!”
   我说:“为什么呀?”
   她说“咱俩的情还未了,这生欠下了,再生还得还,因为还有时间,不要等下去了,何苦自已折磨自己!”
   好吧,我答应了她。就这样我俩再也没回寺院私奔了……
   谁说我法海不懂爱,我还爱在情深呢。
   再生之后,我又出家了,而且当上了金山寺住持,我为了营救许仙,害了白蛇,确实是犯了大错,我没办法,这是上天的旨意。
   又再生之后,我当了大官,在江南一带很有名气,称为一代清官,那当然不是原来的法海了,而叫海清天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