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随笔 >

住房税收杠杆或许不是唯一的手段

时间:2018-10-11 11: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社科院28日发布报告,提出应及时推广沪渝经验,对城镇居民家庭人均用房超过40平米部分,无论住房为何种产权性质,均应按评估价格征收税率较高的保有环节房产税,且新增商品房和
社科院28日发布报告,提出应及时推广沪渝经验,对城镇居民家庭人均用房超过40平米部分,无论住房为何种产权性质,均应按评估价格征收税率较高的保有环节房产税,且新增商品房和现有存量房均纳入征税范围。
   从宏观上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有积极意义的举措。不仅能有效抑制一部分人过快增长的“持房”需求,促进房价的回归,同时也保障了大多数人应该享有的基本居住面积。说实话,假如人平能够免税拥有40平米的居住面积,已经接近发达国家人居水平,相对于中国人口多,耕地面积紧张的国情来说,已经很舒适、很奢侈了。
   然而,网友对此消息的反映并不趋同。如:单身汉住了40平米以上面积的;小两口结婚购房预留了尚未来到人间的宝宝空间的;老夫妻突然失去老伴的;等等,都存在征税面积过于挤压的情况,看来一刀切是不大合理。更有对未来房租价格表示担心的,他们认为房主的纳税额度最终一定会转嫁在租金上,这对于购不起房的打工者或创业阶段的年轻人来说,难免雪上加霜。也就是说,本该缴税的富人会变着法充当起政府税务代理人角色,房产税款还得由无房的穷人掏。
   网友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据说有关方面表示,这个报告处于讨论阶段,成为政策大概还“不急”。
   无可否认,房地产业对于改善民居条件,保障GDP多年来的稳步发展功不可没,但房价居高不下的问题一直很突出,并伴生了诸如腐败横行、贫富差距拉大、生态遭破坏等大量社会问题。国家对房价始终在下力气调控,前后制定过很多政策,采取过不少行政干预手段,效果虽然有,但问题依然存在。
   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课征房产税是不是就能从根本上缓解楼市的供需矛盾呢?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某行业、某类产品使用税收杠杆调控,是被各国普遍采用的一种对经济发展的引导性手段,且大多很有效,中国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无疑同样需要这个杠杆的作用。但笔者认为,税收调节并不能当成唯一的手段,因为中国的社会制度不同于其他国家,存在着土地所有制与公民物权交换之间的矛盾,处理和解决这个矛盾,已经超出了政府税收调节的范畴,需要推进深层次的改革。
   依据我国的社会制度,土地资源属于全民所有。但在所有制的实现形式上,我们延续的是计划经济时期的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模式。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物权对所有者来说又是必须明确的。对这个体制上的矛盾,我们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积极探索,找到一条让公民真正享有公有制权利的实现途径。理想的结果,是人民群众自己享有“物权”,政府享有“税权”,而不是政府同时享有这两项权利。例如,探索一种较为科学而又能为各方面都能接受的量化手段,使得每个公民都享有一份比较明确的属于自己的住房土地基础面积的法理所有权。我们先假设人均35平米住房面积为理论所有权,在不改变土地公有制的大前提下,让每个公民在这35平米的范围内不再承担土地转让成本。再预留一个缓冲面积,假设超出了50或60平米的房产,不仅应征收税率较高的保有环节房产税,还应该课以土地资源占用税,因为它侵占了本来属于他人的所有权,这应该符合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特点,也符合公有制下的公平原则。
   公民的住房面积“理论所有权”有别于私有制的实际物权,它是“流动”的,可进行空间转换,这又有利于城镇化的发展和对流动人口权益的保障。每个人无论在祖国任何地方,只要首先放弃原先保有的住房土地保障面积,就能够在新的地方取得一份属于自己的住房面积权利。这样一来,所有流动的人口就有了一份如同身份证一样的东西,走到哪里就能在那里安家落户。因为扣除土地转让金以外的房子,应该是老百姓都能买得起的。
   有了住房面积的基本保障,城市房屋租金必将依赖于买方市场,房主的“转嫁”恐怕难以得手,加上高税率的房产税和土地资源占用税,房价不降都难。
   住房是人民群众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之一。社会主义制度本身强调的是民本,是民生,让人人有房住是社会的目标,让人人住得起房则要看社会的手段,目标与手段的结合就是一种科学发展。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强调,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就是说,私有化不适合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僵化体制也不适合现实的经济生活。人民群众怎样才能在公有制中公平合理享有居住权?这是大文章,需要用高屋建瓴的智慧来作好“顶层设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