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随笔 >

【乡土杂文】浅谈诗歌语言之张力

时间:2018-10-11 11: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自从去年八月份开始,我学写的诗歌到现在已有二百余首。有编辑朋友说我的诗歌渐有自己的风格,而且大多蛮有张力的。我知道,这是他们对我最好的鼓励。可是这个所谓的“张力”
自从去年八月份开始,我学写的诗歌到现在已有二百余首。有编辑朋友说我的诗歌渐有自己的风格,而且大多蛮有张力的。我知道,这是他们对我最好的鼓励。可是这个所谓的“张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上百度网查看,解释张力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间固有的力量存在。“一般是指:冲突和应力的集合,或对抗趋势的和谐,或任何其他的冲突中见稳定的模式”(《语言学和诗学》阿伯拉斯姆)。这样讲的话,是否可以理解为:如果物理学上的张力是表面的,那么诗歌语言的张力则是内在的。就像一根弹簧放在桌上,我们用手掌去压它,就会感到有一种力量作用于我们的手掌,这种力量就是张力。我们在读一首诗歌的时候,有一种力量作用于自己的心里,这种力量我们称之为诗歌的感染力,它带给我们的首先是感官的冲击力,然后才是情感的辐射力。感官的冲击力来源于诗歌的外延,情感的辐射力来源于诗歌的内涵,如果说感官的冲击力能够让我们震撼的话,那么情感的辐射力就能让我们顿悟,而这两种力量的综合作用,便形成了我们所说诗歌语言的张力。
  
   既然诗歌语言的张力是要通过冲突才能形成,那么应先有内容与形式上的冲突,其次才是整体骨架与局部肌理,然后是语言的外延与内涵,以及韵律与句法等等对立因素之间的抵触与摩擦,而最终通过这种抵触与摩擦,在作者与读者之间擦出心灵的火花,这时的张力便由一种静止的状态达到一种动态,甚至产生碰撞。
  
   如洛夫的《雪崩》:他们一脚将我踢进焚尸炉/便遽然坐起//享受这燃烧时的片刻宁静
   如郑愁予的《一0四病室》:藤犹在身 /便桅也似地/瘦见了年轮/ 终成熟于小枝/妹子/吮吮善撷的手指吧
   如昆南的《仙弘》:是月/冰带如墙/舟跳山扬/何等大块/ 汝之臂/扶南南直上
   如余光中的《乡愁》: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呵/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洛夫诗的张力是在其‘自身具足’与富戏剧动向的意象上;愁予诗的张力,是在其静的暗示与情境的塑造上;昆南诗的张力,则在其反向与静物的动化上(如‘舟跳山扬’造成一种‘驱势’,一种‘动力’)。而乡愁是一种看不见摸不到思维活动,但在诗人的笔下,乡愁却是看得见摸得到的。它变成了一枚邮票,一张船票,一方坟墓,一湾海峡。因此,我们把这样的诗句看作是存在于语境之中的“张力”。
  
   这些诗歌,通过语言的跳跃、概念的含混、诗意的抽象、结构的对立和空间上的留白等等技巧和表现形式,让他们的诗歌形成强大的冲击力和辐射力。从而感染着读者,让人欲罢不能。其主要特点是精致,纯净,语言朴实,意象生动,他们总能从平常的生活中挖掘出诗意,然后通过象征,暗示等表现手法营造出极大的空间,让人在细细品读之后,总能够感受到意象之外的意象,体会到更丰富的内涵。在他们的笔下,语言已经不是障碍,而成了他们营造空间的材料,意象已经不是粉饰,而成了他们构成弹性的足够的弹力,修饰已经不是累赘,都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读了他们的诗后,即使我们不一定能产生顿悟,但他们一定能带给我们回味,让我们在回味中沉浸和感怀。而这些,便我们所说的诗歌的感染力,也就是诗歌的张力。
  
   纵上所说,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认为:一首成功的诗作中,“张力”是客观存在的,它广泛地存在于“音义的复沓,语法相克变化,诗中一部分和另一部分或和整体的茅盾对比,感性意义交切相融,互为表里等等”方面中(李英豪语)。反之,如果一首诗中找不到“张力”,或者很少“张力”,那么这首诗是不成功,或者不太成功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