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江南散文】走马草原听长调

时间:2018-10-11 1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出生在草原,所以毫不意外地喜欢草原。哪怕是我现在的生活距离她那么遥远,然而,心里的天地始终属于那里。 可能由于我有草原情结的缘故,对于与草原有关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出生在草原,所以毫不意外地喜欢草原。哪怕是我现在的生活距离她那么遥远,然而,心里的天地始终属于那里。
   可能由于我有草原情结的缘故,对于与草原有关的种种,都会常思常忆,至今难以忘怀。不单单是一草一木,还有遍野牛马羊群;不单单是骏马雄鹰,还有草原歌曲。
   我不懂音乐,却不妨碍我对它的喜欢。在众多的音乐门类中,我更喜欢听民族音乐。多年来,各式各样的民歌听过了不少,但如果说有哪一种民族音乐能够让我如醉如痴,那一定是蒙古长调。也许,就是因为我出生在草原的缘故,所以才会对这样的音乐产生亲近的感觉。
  
   第一次听长调,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了。记得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视机,偶然打开收音机,里面传出来胡松华的歌声,是那首著名的《赞歌》。歌声悠扬,最吸引我的却不是歌词,而是前奏的长调。当时年纪虽小,却也惊奇,世上居然还有这般动人心弦的曲调。
   许是爱屋及乌,既然爱草原,就不免对草原生活的民族也亲近了起来。可以说,不是由于喜欢长调才爱草原,而是因为草原,才让蒙古族长调占据了我的心怀。
   几百年的岁月变迁,在我家乡的草原上,休说蒙古人,就连土生土长的满族人都已经极少见了。我一个汉人,却对纵马草原的蒙古人的生活羡慕有加,说出来,让很多人难以接受。其实,不是羡慕他们的生活,确切地说,是羡慕那质朴、那剽悍、那莽苍。
  
   在我生活的小城,认识了几位从内蒙来的朋友,也在这里工作。曾经跟他们聊起家乡的话题,朋友们对我的草原情结不能理解。这不怪他们,即便是草原人,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情结的,就象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蒙古长调一样。只可惜,我的满腔热情无处抒怀。
   李太白说: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晃眼之间,我已经在距离家乡千里之外的他乡生活了二十年。离开家乡的时间越久,对草原的怀念之情却越来越强烈。
   一个人最难以隐藏的,就是他的内心世界,就如刀郎的歌中所唱:我站在北方的天空下,任晚风吹乱了我头发,望着那映红天边的晚霞……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但这里是我们永远的家。
   不管在城里生活多久,我感觉自己如同百代的光阴,依然是过客而已。因为,我知道,草原,只有草原,才是我永远的家。
  
   遥想当年,或挎着采药篮子,或骑着一匹劣马,漫步于草原之上,仰望苍穹,天上一只雄鹰在自由的翱翔,这无边的清凉雄廓,可不就是一首悠扬的长调么?
   如今,我生活在远离家乡的都市,电脑里却收集了那么多蒙古长调。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它,想念北方的天空下,那一片无际草原,闭上双眼,伸手可及,张开双目,却倏忽不见。此时此刻,谁能解我心中苍凉意?
  
   每次听哈扎布的《小黄马》,都像是置身于瀚海草原,我骑着抖擞的黄彪马,站在坡上,我亦如马儿一样,双眼热切,仿照蒙古人的方式向长生天祝祷:长生天啊,这里可是我梦中驰骋的天堂?
   我不奢望此生有多富贵,更不想收取多少名利,只想纵马草原,释放自由的心情。
   多少次,幻想自己坐在那蒙古包中,任凭那一碗碗马奶酒浇烈我炽热的胸膛;
   多少次,幻想自己坐在那勒勒车上,任凭那一曲曲马头琴诉说我悠悠的心意;
   多少次,幻想自己坐在那达慕场边,任凭那一股股草原风吹开我单薄的衣衫。
   ……
   那一年,有了机会去坝上草原一行。路上,我一改以往出行的沉默,而是兴奋的说东道西,四处“兜售”关于草原的传说和故事,引得同事们纷纷侧目,难以理解我的狂热、我的激动。
   他们哪里知道,草原对于他们来说是去看风景,于我,那是回家啊!
   不在乎这里早已是汉人为主的地域,不在乎这里早不是曾经的乌兰布统,只要是草原,只要有无边的旷野,这里便是我的家,埋藏于我内心深处永远的家。
   骑着马儿,迤逦向草原深处进发,我一再央求牵马的汉子,来几句长调听听,谁料他与我一样,都是汉人,哪里会只有蒙古人才能唱出来的苍凉曲调。
   一路上,满腔话语再找不到出口。
   不用看周边的景色,草原既是我的家,家中的风景早已刻在我心。
   岁月流动,家中也已变迁,不止少了高亢悠扬的曲调,天上更少了矫健的雄鹰,也许,也许梦中的世界,只是在梦中;只是,我早已不是追梦的少年。
  
   一直以来,对剽悍的蒙古人却用这样极富沧桑感的曲调抒发情感迷惑不解。
   这个马背上的民族似乎天生就威壮无比,一根套马杆在手,不惧草原上任何生灵。
   这个以狼为图腾的民族,似乎天生就有霸气,当年成吉思汗金刀所指,望风披靡。
   然而,就是这样的民族,钟爱的乐曲却又是那样触动内心的柔软,且不说马头琴的琴声多么沧桑悠扬,那丝毫不加掩饰的长调,听出来的,只是悠远、只是苍茫,可曾有些许剽悍与霸气?
   也许正象一个普通人,强悍的外表所遮掩的是内心的万种柔情,一个民族也如此。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生活,面对无边的空旷,所有的威武雄壮,只是为了去追逐飞翔的自由。
   因为天空的高远,展翅的雄鹰才有了翱翔的乐趣;
   因为草原的宽阔,嘶鸣的烈马才有了奔驰的欲望。
  
   我懂了,这长调唱的不是苍凉,而是对自由的向往,对家的热爱。
   我懂了,之所以喜欢长调,正是因为我对家乡的怀念。如同《回家吧》唱的那样:
   无论走到何方,草原就在我心上;
   无论走到何方,草原都让我渴望;
   我离开家乡是为了明天的理想,
   虽然走遍世界依然感觉在流浪。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