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言情 >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老疯子跳井

时间:2018-10-11 11: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老疯子跳井 小时候的事情,蒙太奇般的镜头总在我记忆的上跳跃闪回,那记忆的流水始综在我的耳边淙淙流淌,荡漾着我幼年时候的天真和幻想,犹如土墙墙头的那棵老榆树的嫩枝和雨
老疯子跳井
  
  
   小时候的事情,蒙太奇般的镜头总在我记忆的上跳跃闪回,那记忆的流水始综在我的耳边淙淙流淌,荡漾着我幼年时候的天真和幻想,犹如土墙墙头的那棵老榆树的嫩枝和雨后的榆树钱还有那每年春天在江边盛开的蓼花,绿遍了天涯,红透了生命。
   我六七岁的时候,我家西院住着一户朝鲜人,主户性崔,一个排木大队的流送工人。
   小时候大一点的孩子通常唱着这样一首歌谣。
   老疯子,十七八,头上插着狗尾巴花,大大的眼睛,如呆瓜。
   疯子,十七八,头上插着狗尾巴花,漂亮的脸蛋,粘泥巴。
   老疯子,十七八,头上插着狗尾巴花,忧愁的眼泪,如雨下。
   男人一去不见了......
   疯子便追起哄的孩子们。
   我怕老疯子,因为大人通常拿她吓唬人,有时家里正吃午饭,她便来串门,我似乎不敢斜视她。低着头吃我的玉米粥,啃我的咸菜。其实,她不是狠凶,每次来都和我妈妈说上句,多数都是问候的话。她习惯穿朝鲜式的白色长裙,很干净,长的也很漂亮,白白嫩嫩的,一双单眼皮和黑黑的头发。
   她似乎总想逗我笑,我却时常吓得不敢说话。
   她的父亲不知什么原因经常打她。一次,邻居们大声呼叫:“别打了要出人命了”。满院子邻居拉不开这对父女,朝鲜人打人真狠,她父亲把她按在地上,用木棒猛击她的头部,真的快出人命了!我钻进人群,看着她被撕扯掉的白色的鲜族鞋子和她蓬松的一头长长黑发,还有她声嘶力竭的挣扎和凄惨的哭号,我真的有些害怕。我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打那以后,我一直在惦记着老疯子。老疯子也不在来我家串门,在街口也很少见到她。
   大人都说,她谈恋爱时,找了个大学生,后来男的抛弃了她,她从此患了忧郁症。
   冬天的一个黑夜,她突然跳进公所后边的大笨井淹死了。打捞她的时候,掏出许多井水,路上结满了白冰,死的时候她怀有身孕,据说那次 她被打后,他父亲把她赶出家门,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瘸子,日子过的并不幸福。
   她的寻死,是因那个年代的生活的潦倒还是对失去一生钟爱的爱人的一种强烈的思念?没人能够说得的清楚。反正,她死了,死在蓼花尚未盛开的季节,她是我一生永远挥不去的一个阴影。
   老疯子,十七八,头上插着狗尾巴花......那首歌谣仿佛又在我耳边想起。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
  • 上一篇:拜佛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