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言情 >

【部落小说】偶遇

时间:2018-10-11 11: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初冬,寒意袭人,北风微微地飞舞。 这样的天气,为了生活,人们还须辛劳地工作,象雨菱和司机已经在路上奔波了数日。今晚才到达港口,做大货车真辛苦煞人。不过,收入可观,说
初冬,寒意袭人,北风微微地飞舞。
   这样的天气,为了生活,人们还须辛劳地工作,象雨菱和司机已经在路上奔波了数日。今晚才到达港口,做大货车真辛苦煞人。不过,收入可观,说来,辛苦也有回报的。突然,车子“咯吱”一下,停了下来,雨菱下意识地看了看表!时针正指九点,比预计还到达得快,雨菱一阵兴奋,因为,很快就可以见到男朋友,想到亲亲陈述,脸上不由得露出甜甜的笑容来。陈述在金桂公司上班,和他相恋已三年,计划明年结婚的。
   “嚓!嚓!”“怎么回事?打不起火了……”。司机的嘟哝声打断了雨菱的臆想。
   雨菱心里一阵焦急:“你先停泊好车子到路旁去,检查一下。”
   司机打开工具箱,取出板手,熟练检查发动机和油管,包括滤清器,好象一切正常,然后又打了一次火,“噗噗”“噗噗”,还是发动不了车子。
   “是不是没有油?”雨菱向司机发出了一个问号。
   “昨天赶的路太多,附近也没加油站,加不到油,也许真的没有油了,因为我检测过车子了,没发现什么问题。”司机满面愁容地说。
   “我记得这附近好象有加油站呢。”雨菱一边思索一边说。
   司机看了看前方,若有所思的说:“前面不远,是有一间加油站,可是在这里过去至少要两个小时半左右,现在又黑漆漆的。”
   雨菱从车上跳下来,风越来越大了,“呜呜”地吹,象是向路过的人为雨菱发出帮助的信号。雨菱又看了看表,一分一秒过去了,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一片寂静,只有夜风吹动荒草的声音,“涮涮”涮涮”……
   “嘀嘀”“嘀嘀”,伴着喇叭的响声,不远处飘来一盏灯光,渐渐地接近。雨菱焦急地向对面的车子挥了挥手,原来是一辆摩托车,借着灯光,雨菱仔细地看看骑车的人,啊,好俊俏的帅哥,五官棱角分明,雨菱心里一阵赞美。
   “请问,有什么事吗?”骑车的人主动的问。
   “是这样的,我们的车子刚开到这里就没油了,请问,你可以载我一程去加油站买油回来吗?”雨菱焦急地。
   “这,这,这风这么大,唉!”骑车的人有点为难地说。
   雨菱赶忙说:“帅哥,你就行行好吧!就在这里不远呢,当然,我会给你报酬,说吧!你想要多少?”
   “我,我……“没等骑车的人说完。
   雨菱抢过话题:“就这么定了啊,你就当做一回雷锋吧!。”
   骑车的人免为其难地说:“唉!拗不过你,上车吧。”这女孩长得好漂亮,唉,大黑夜的,将就她一次吧,他心里想。
   雨菱高兴地挽了他肩膀一下,跳上了车后座,疾驰而去。
   车子跑了一段,虽说现在是初冬,但夜深了冷气还是增加了,雨菱冷不丁打了一个寒噤。骑车的人认真地开着车,吭也不吭一下。
   雨菱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帅哥,开慢点,冷,拜托了。”
   “行”骑车人回答道。
   “哎,对了,帅哥贵姓?”雨菱好奇地问。
   “姓张,名文,你呢?”张文说。
   “我呀,叫我雨菱就好了。”雨菱笑呵呵的说。
   “哦,雨菱,挺好听的名字,象是琼瑶笔下那些主人公的名字,蛮有诗意的。”张文啧啧地称赞。
   “你去那里呀?”她接着问道。
   “我在港口工作,刚下班,我说你们也奇怪,开着车,没有油都不知道,嘿嘿!”他嘲弄地。
   “你不知道情况,我们走了两天山路,山路上根本没有加油站,所以造成现在这个困境,幸好碰到你,你又肯帮忙,对你,感激不尽。”
   “没事,不用客气,这点忙我还可以帮的,但当时你问我时,我刚下班,工作了一天,感觉很累,所以我……”
   “呵呵,”雨菱理解地笑了笑。
   黑夜里,张文看不到她的笑脸。不过,肯定很美,他心里又想。
   风,好像猛烈地刮起来,还好,也到了加油站。站里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影,雨菱纳闷地下车。四处望:“奇怪,怎么没人值勤的?”
   张文说:“唉!你还不知道呀,这段时间柴油很紧张的,每天的加油量也规定的,你来得不是时候。工作人员早就下班了。”
   “其他地方的加油站好象没有我们这里紧张哦”。他接着说。
   “怎么办呀!”雨菱拖着哭腔说道。
   “别怕,不如这样吧,我们村里有个卖私油的,不过,那油可比不上石化的油好哦,你认为呢?”张文提了个建议。
   雨菱抬头望了望四周,到处黑漆漆,黑压压的,除了加油站浮动着微弱的灯光。她迫不得已地点了点头。
   “我们村那里的路正在修,很难走,你坐好。”借着灯光,雨菱看到张文一脸诚恳,她心里放下一块石头。轻松呼出一口的气,小脸都被那冷风吹紫红了。张文瞧见雨菱被冻得紫红的脸,心里不禁泛起一种怜爱的感觉。
   车子又开始奔驰起来,这次两个人都沉默着,夜很静,静得只听到车子带着风“呜呜”的响声和“呼呼”的风声。
   “抱着我!好吗?好冷。”张文大声说。
   “嗯”!雨菱脸一红,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张文,她奇怪自己为什么心跳如此之快,她把脸靠在张文的背上,好暖!雨菱不禁泛起一阵涟漪,下意识地抱紧了他。
   张文心里也发出一声低叹:“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那是多么美好啊!”经过一阵刹车!启动,路超级难走,终于到达了卖私油的那家,张文拍门叫醒了卖油老板。门开了,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打着哈欠,睡意朦胧地走出来:“谁啊!三更半夜的。”
   “是我”。张文。
   “哦,是小文呀,怎么这么晚?”接着,他挠起眼角,瞄了瞄雨菱:“柴油买多少。”
   雨菱赶忙说:“先买两百吧,不够明天到加油站才加。”
   一阵的忙碌,老板终于打点好柴油:“两百块,刚好一桶,不多不少,喏,拿去吧!”
   雨菱付了钱,张文忙绑好了油桶。车子又开始起动,费了好大劲,才从村里的那段路出来。上了大马路,张文吁了一口气,放松了刚才紧绷的神经。一路上无话,雨菱紧紧的抱着张文,生怕松开手便飞走了似的,张文心里升起一阵喜悦。车开得不紧不慢的,渐渐,张文故意慢慢地减了速度。
   经过一片的油加莉树,这是海港,四周一片白茫茫的沙滩,风掀起树的叶子,“哗啦啦”的,象是在奏响一曲优美的曲子。雨菱觉得很陶醉。
   “我们下来歇歇吧!”张文一边刹车,一边对雨菱说。
   “不是差不多到了吗?我怕驾驶员久等了,不耐烦呢!”雨菱担心地说。
   “可是我现在感觉很累!真的,我今天忙活了一天,现在又开了这么远的车,你说呢!”
   “我……”。还没等她说完。
   他不由分说地把车停在路旁,雨菱的心“咚咚”地跳着。
   张文把手放在嘴上,哈了哈气说:“你看你,手都冻僵了,那边有房子,来,我带你去暖和暖和。”说罢,他抓起雨菱的手,从摩托车尾箱掏出手电筒,往树林里走去。雨菱跟随在身后,心“扑腾扑腾”地跳。两个人穿越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一片意想不到的沙荒,白亮白亮的,沙荒上整齐排列了几间小屋,看起来好诗意。雨菱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氛围了,她突然感觉很放松,一直都忙于生意,无懈顾及生活中浪漫气息,每次出车的时间都要一个星期,回到家总是又累又困,除了倒头便睡,根本没有象现在这种闲情逸致。那怕只是一瞬。
   “我们就在这小屋里坐会吧,休息一下,我真的又困又累,好吗?”张文一边说一边走进了一间小屋,他用电筒照了一圈,里面只有一些干的禾草,雨菱站在他的身后,犹豫不决。借着电筒的光亮,再次看了看张文那张俊秀的脸,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小屋里的确很暖和,张文靠着墙根蹲了下去,绻缩着,疲倦地闭上了眼睛。雨菱也找一块地方坐了下来,她听着张文安详均匀的呼吸声,心里想:“也许他真的累了。”她不敢闭上眼,静静地聆听外面树叶“沙沙”的响声。突然,张文绻了绻身子似乎很冷的样子。雨菱心情复杂地地望了他一眼,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女人特异的温情,她下意识地靠近了他,爱怜地揽过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嘎呱”一只不知名的怪鸟飞过,发出一声怪叫,惊醒了雨菱,原来她在张文温和的鼾声中不知不觉地睡熟了。张文还在熟睡,雨菱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糟糕!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看到熟睡的他,想叫醒,却于心不忍,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抚摸一下那张刚熟悉了的,俊秀的脸膛,恰在此时,张文倏地醒了,睡意朦胧的,雨菱心慌地想抽回手,却被他轻轻地握住,他把刚刚熄灭的电筒再次拧亮,温柔地拉过她拥入了怀中,轻声地说:“冷吧,让我抱着你。”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被一种什么力量给摄住,是触犯了魔鬼吗?她心里喊叫。然而她不出声,安静地依偎在张文的怀中任他紧紧地抱着。
   夜,好静啊,静得只听到不知名的虫啁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时间不紧不慢地滑过,雨菱渐渐地觉得浑身热乎乎的,她想挣开张文的怀抱,却料想不到此时,他的嘴游移了过来,一下了攫住了她鲜嫩欲滴的嘴唇,轻柔的吻咬着,舌尖不断地在她的嘴里轻柔地划来划去,好飘然的感觉,她突然地生起一种欲望,这是她一直期待的吗?
   “羞耻吗?雨菱!”她心里喊着。
   张文见她不挣扎,娇柔可人,更加肆无忌惮地亲吻起来,一只手抱着雨菱的头,另一只手轻狂地探入了她的衣领,直奔那两座高高耸立的山峰而去,雨菱心慌地挣扎了一下,却被他热烈的亲吻所迷乱,她情不自禁地迎合着他。他偷偷地睁开眼睛注视着她,发现她闭合着眼睛,一副热烈陶醉的样子,他在心里笑了笑,激情荡漾开来……
   他手不释卷地在她的身体游移着,指尖触摸到了坚挺竖起的峰尖,他感觉到她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颤动,微微地发出娇喘,欢快地哼着……这些微态使张文更加兴奋起来,他手忙脚乱地解开她衣服的扣子,灼热的欲火一下子提升起来,空气里弥漫着情欲的味道,他的欲望更加强烈地膨涨起来……
   就在这时,雨菱好象看到了陈述,他怒目而视,但很快又消失了。她忽地推开张文:“不可以!我们不能那样做!”她的脸因被张文的亲吻和撩起的情欲而涨得通红,象一朵嫣红的樱花,美不胜言。
   张文嗫嗫地:“为什么,我觉得很美很浪漫,难道你不觉得吗?”
   他看着她红彤彤的脸,再次伸出手将雨菱揽过来,然后抱紧。
   雨菱稍稍愣了一下,她不再挣扎,任其亲吻和爱抚起来.……这些,很快地掩盖了所有的不安。
   他用舌尖轻舔着她的脸,眼,雪白的颈……轻啃着她的峰峦,雨菱在他热烈的爱抚下,兴奋地呻吟着,欢腾地挪动着,在张文的眼里,她如一朵娇艳的蓓蕾,在他甘露的沐浴下聚然张开……
   他亢奋地进入了她最美的荒泽,她扭动着迷人的身躯,快乐地细哼着……一阵人类最原始的动作过后,两人颓然地倒在满屋干枯的禾草上,快活地喘着粗气。
   张文温情地看着雨菱因激情而涨红的脸蛋,轻柔地帮她穿好衣服,扣好扣子,她含羞地扭转头,用细小的声音对他说:“天一亮,我们就把这一切统统地忘记吧,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以后,我们还是陌路人,谢谢你,张文,谢谢你不吝的帮忙,我们走吧,司机等太久了,希望我们以后都要过得好好的。”
   张文唯唯诺诺,忙不迭地站起来,整理好衣衫,提着电筒往路边走去,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雨菱羞怯地坐在后面,张文很快地发动了车子,一切又恢复来时的样子,平静地往停车的方向奔驰而去……
   ……
   一年后,一个美丽的夏日,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处处飘荡着醉人的花香,就连院落里的小草也想起舞。今天的雨菱光彩照人,笑意盈盈,在宾客们的簇拥下和新郎陈述缓缓地步入了结婚礼堂……
   ……
   幸福的雨菱!她真的忘记了那一次偶遇吗?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
  • 上一篇:环线车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