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言情 >

【视角·灯火】漫香情

时间:2018-10-11 11: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漫香园里的花香足以让人陶醉。 叶子坐在百合花丛中的石桌前看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出神。 七爷爷放下拐杖坐到叶子身边,笑呵呵的问:“叶子,这是什么呀?又
-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漫香园里的花香足以让人陶醉。
   叶子坐在百合花丛中的石桌前看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出神。
   七爷爷放下拐杖坐到叶子身边,笑呵呵的问:“叶子,这是什么呀?又对着这个东西发呆呢?”
   叶子听到声音才发现身边的老人,急忙起身:“七爷爷,您遛弯来了!”
   “坐下说,客气什么!”七爷爷拍着石凳示意叶子坐下。
   “嗯!”叶子坐了下来,满脸笑容的看着七爷爷,“七爷爷,您的体格这么棒,是不是天天来漫香园散步才这样呀?”
   “是呀,漫香园好呀!”七爷爷笑,“不仅能让我这把老骨头硬朗,还能让你留下来陪我说话,呵呵!”
   “瞧您说的!”叶子说着看眼前的漫香园,“七爷爷,我能长期住这吗?”
   “全家都来吗?欢迎!当然欢迎!”七爷爷满口答应下来。
   叶子想起了方军留在写字台上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不是,只我自己!”
   “你一个人?”七爷爷看着叶子的表情,更确信叶子是遇到感情问题才来这里的,于是故意说,“一个人不欢迎。”
   “我刚才不是认真的!”叶子仍是笑,“我已经打搅您一个多星期了,想明天离开这里,一想要走还真有些舍不得您呢!”
   “明天要走吗?再住些天吧!”七爷爷看着叶子不自然的笑挽留着,“你走了我会闷的,刚习惯这个园子里有人陪我说话,还是我最喜欢最得意的学生。”
   “我哪当得起得意两个字,经您教出来的学生哪个不是栋梁,我是最差劲的一个。”
   “呵呵!他们哪一个都不能跟你比,我就是喜欢你!”
   “七爷爷!看您说的!”叶子撒娇的笑。
   “叶子,如果你工作脱得开身,就多住些日子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这永远是你的家。”七爷爷语重心长的说。
   “七爷爷!”叶子眼里有了泪光。
   “好了!好了!”七爷爷站起身拍拍叶子的肩,“人的一生啊会经历很多,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每一个经历都是一个风景。”
   七爷爷拄着拐杖走了。
   叶子把目光转回到手提电脑的屏幕上:
   你飘然而至
   仿佛一片树叶
   我不知你从何而来
   你来自那个夏天
   带来了秋天
   我与你悄然相识
   你是万千中的一片
   也曾悄然飞落,
   也曾绽放笑颜
   青色的绿带来了我的梦
   带走了心灵的秋天,
   白雪将你包裹
   你睡了
   我醒着,
   期待着与你相逢在
   夏天
   叶子神驰起来:方军和我离婚了,我又不想让海涛知道这件事,现在想想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了,唉!这种时候才体味到什么叫做孤独,什么叫做无助,现在只有用这些文字解解寂寞了。记得海涛把这首诗给我的时候说:嗨!这是我特意为你作的诗,你可是我第一个给作诗的人呢。自己看到这首诗简直是心花怒放,因为自己早就想拥有一篇海涛的作品了,他可是著名诗人呢,何况这首诗又是特意为我而作。海涛就像会读心术,总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只要自己刚一感到孤独他肯定会冒出来,我们之间的感应和默契甚至超过了夫妻多年的方军。叶子突然屏住呼吸:难道我与海涛之的交往引起了方军的误会,他才提出与我离婚的?叶子马上摇头:不可能!方军是我的丈夫,海涛是我的朋友,这两个人怎么会有冲突。再说我与海涛之间只是有共同的话题,碰巧又有共同的观点而已。我大他这么多,代沟都有了,不可能会有所谓的什么什么恋之类的出现!叶子悠长的叹了一口气:七爷爷说得对,每一个经历都是一处风景,我与海涛的相识只是人生中一处美丽的风景罢了,这个风景里有诗歌有散文,有快意有哀伤。
   叶子漫无目的的点开一个帖,出现一个唯美的画面,她赞叹:好美的画面!接着画面上跳出一句话:达到这七条你就已经爱上这个人了!叶子忍不住好奇:反正也无聊,看看是哪七条。叶子一条条看下去,不自觉的与自己和海涛之间的交往进行对照,自语着:这一条不是,这一条也不是,所以嘛我和海涛只是朋友啦。突然叶子睁大眼睛: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心里想到某个人,你已经爱上她/他。叶子颓然的趴在石桌上:我爱上海涛了?不可能!他有家我也有家,我们不会爱上对方的!发这个贴的人在过愚人节!叶子烦躁的打开刚才还默念的诗,全选删掉,叨念着:我要回到从前,回到不认识海涛的日子就可以了!可是谁能让时间倒流?谁又能改变发生过的东西?
   叶子的眼睛离开电脑屏幕,绝望的看着漫香园:漫香园,你又能收留我多久呢?七爷爷慧眼,虽然我什么都没对他讲,但什么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唉!谁又像我,从村里出来这么多年,没有光宗耀祖不说,还两手空空,家没有了,朋友没有了,也许七爷爷会鼓励我说:没事,你还年轻,一切可以从头再来!可我不是当年那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了,还能从头再来吗?
   叶子单薄的身影在漫香园徘徊,不时的蛙鸣衬得叶子的心更是孤独。
   叶子忍了几天的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砸在开着的百合花上。
   一轮红日挣脱地平线的束缚,蓦地跳到了花梢上,于是花露变成了七彩的水晶,花更艳丽更迷人了。
   叶子深深吸了一口弥漫着花香的空气: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要振作起来,颓废不管用也根本不是我叶子的作风!
   叶子放眼漫香园:好美的漫香园,我要让我的那些笔友看到这些,让他们知道我的家乡有个美丽的可以忘忧的漫香园!
   叶子打开关闭一周的手机调到录像状态,在漫香园转了起来,于是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收入镜头。叶子一边录像手机收到短信的提示音一边响,像伴奏带一直陪叶子录完整个漫香园。
   叶子储存好录像开始查看短信,发现短信都是海涛发的。
   叶子忘了自己已经删掉海涛的诗,也忘了让自己回到不认识海涛的时候的话,自语:海涛又怎么了?不然不会发这么多短信,他什么时候才不让我担心呢!
   叶子点开第一条短信:“你在哪?公司没有你,家里没有你,网上没有你,手机还不开机,让人不放心,看到短信哼一声!”叶子松了一口气:他没事!他很好!
   再看第二条:“我叫你姐姐还不行吗,你别玩消失游戏了,我担心你呀,给我打电话!”
   叶子抿紧了嘴唇,看下一条短信:“你在哪?”
   再看还是:“你在哪?”
   短信共有二百多条,看发短信的时间,有白天发的,也有深夜发的,还有凌晨发的。
   叶子看着短信好像看到海涛站在面前,她的眼泪掉下来:海涛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我?我又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关心?
   叶子的手机响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海涛。
   叶子犹豫了一下点开通话键,海涛担心的声音传来:“你终于开机了,你在哪?你还好吗?”
   叶子只是听也不答话,怕自己的哭音让海涛担心。
   “你说话呀!”电话里海涛急了,“你被绑架了吗?能不能说话?”
   叶子稳定住声音,挤出一句话:“我没事!”
   “什么没事!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发生什么事了?”海涛追问。
   叶子悠悠的说:“海涛,别问了,你管不了,你好好的就行了。”
   “谁说我管不了!”海涛坚定地说,“你在哪告诉我,我接你回来!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
   “海涛!我……”叶子刚要把自己的事说给海涛又停下了。
   “你怎么了?说呀!你要急死我是吗?”海涛几乎喊了起来。
   叶子改变了主意:“海涛,别管我,你也找不到我,我挂电话了!”
   “谁说的,看我能不能找到你,你在……”
   海涛还想说什么叶子关了手机。
   叶子在漫香园走着让眼泪尽情的流:这么多短信都是海涛发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还在乎我快乐不快乐,平安不平安。记得海涛说过:我为什么不在十年前认识你呢?自己当时回答他,要是十年前就认识你就不会有田园诗人诞生了,那不是罪过吗!海涛听了就笑,是那种点着头的坏坏的笑。其实那时我们就成了肝胆相照、不离不弃的朋友。
   叶子想到这长叹了一口气:网上说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如果两个异性朋友的友谊能达到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互相依靠的程度,那么何不做夫妻。难道注定我和海涛的友谊会夭折?唉!既然如此命运为什么让我与海涛相识呢?难道我们就不能成为那种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朋友吗?
   “叶子,起这么早!”七爷爷站在叶子身后大声说。
   叶子慌忙擦干泪痕,露出一张笑脸:“七爷爷,这里的早晨比晚上还好,有鸟语、有花香、有绿树还有……还有……新鲜空气!”
   “还有叶子!”七爷爷哄着叶子,“就你嘴甜,上学的时候你就跟别人不一样。”
   “所以别人都好好的只有我一无所有。”叶子把脸转向初升的太阳。
   “你有呀,你有他们都没有的东西,你注定会成功,现在还年轻,一切都是暂时的。”
   “我还年轻吗?三十多岁的人了,人生都过去了一半!”叶子感慨着。
   “呵呵!不像!!”七爷爷呵呵的笑,“叶子,是不是又有小伙子喜欢你啊?”
   叶子楞了一下,突然看着七爷爷。
   “被我说对了不是!”七爷爷哈哈笑了起来。
   “七爷爷!您说什么呢?”叶子笑着轻轻捶打着七爷爷威胁着,“你在说,我今天就离开漫香园!”
   “别啊!”七爷爷也笑,“难得有人陪我说话!”
   叶子听了,突然想起漫香园除了自己和七爷爷好久没有见到其他人了,于是问:“广发他们人呢,怎么不见他们来园子里呢?”
   “他们到外面打市场去了。”七爷爷慨叹,“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
   “哦!”叶子重新打量漫香园,渐渐眼里有了光辉。
   “哈哈!叶子眼都亮了,有什么好主意?”七爷爷看着叶子的表情笑着问。
   “七爷爷,我有一个想法。”叶子认真的看着七爷爷。
   “说吧,你的想法一定很好,我相信你!”七爷爷鼓励的看着叶子。
   “我想漫香园面积又大,花的品种又多,还三面环水,不如把漫香园改成游园,只当做不花钱的广告,还可以有一部分门票收入,慢慢游客多了,餐饮服务都可以赚钱,村里人收入也就多了。”
   “好啊!好点子!”七爷爷笑,“今天晚上我就找广发他们商量去!”
   叶子忙碌起来。她拿着录像机在园子里走走停停,然后坐在石桌旁打开手提电脑,不停地敲打键盘,一幅美丽的flash展示在电脑显示屏上。Flash有日出时闪烁露珠,日落时霞光万丈下漫香园的剪影,有翠绿欲滴的赏叶花,还有浓香醉人茉莉园,最最惹人的是在金色阳光下的百合丛,仿佛从屏幕上都能嗅到迷人的花香。叶子满意的点点头:下一步在网上把这些图片公开出去,看看它的人气,就知道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叶子登录上网,在网上发布帖子,署名是:与你相逢在夏天。
   一天,两天,flash的点击率在飙升,回帖的人越来越多,大多问这么好的美景在哪里。
   叶子看着回帖心情像盛开的花: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群里所有的人,到时用他们的写作特长,做一些诗词歌赋之类的放在漫香园,那时漫香园的文化韵味也浓郁起来,会吸引更多人。
   叶子上了QQ,好友韩雪的头像再晃,叶子用鼠标点开头像,鲜红的字展现在对话框内:叶子!你跑哪去了,地球上都找不到你,看到了回话。这时,群里的头像一起闪烁,叶子笑:她们这是干什么,要造反!叶子逐一点着头像,对话框里都是同样的话:叶子,跑哪去了,看到了回信。
   叶子一下子热泪盈眶:我还有这么多的朋友,她们都在想我,关心我!这时叶子发现群里进来一个新朋友,昵称:不悔;签名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叶子点开他的QQ空间,在一张绿色的信纸上赫然一首诗:
   你飘然而至,
   仿佛一片树叶,
   我不知你从何而来,
   你来自那个夏天。
   叶子关上了不悔的空间:这首诗不用再向下看了,太熟悉了。衣带渐宽终不悔,这些天海涛一定又瘦了,别让他担心了。叶子给海涛邮箱发了邮件过去:我过一段时间就回去,给你发个flash吧,美景的,祝你开心。叶子把自己制作的漫香园flash发了过去。
   叶子每天除了上网就是构思漫香园的设计,漫香园也活跃起来。
   这一天,漫香园门口停下一辆汽车,从车上下来一群人。
   叶子惊愕的看着这些人,冲着走在前面的漂亮女孩笑:“韩雪,你们怎么来了?怎么找到这儿的?”
   韩雪不看叶子,而是把目光停在漫香园:“哈哈!漫香园,我终于见到你的真面目了!”
   “韩雪!”叶子大叫,“我美人迟暮,没人理了!”
   韩雪终于把目光转到叶子身上,不依不饶:“大美女!我们千里迢迢来这里,不只是看漫香园!”她说着回头向车里看去,“怎么还不下车?”
   “车里还有人吗?”叶子说着向车里看去。
   在车里,一个年轻大男孩像是刚擦完眼的样子正把一个墨镜向上推。他脸型瘦消,脸色苍白,细而上调的眉毛宁在一起。
   叶子轻呼:“海涛!”然后用着激将法,“大诗人就是与众不同啊,我不请不肯下车!”
   “呵呵!第一言情美女作家,哪敢劳您大驾!”海涛说着下了汽车,仿佛刚才擦眼泪的不是他。
   “叶子,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不早叫我们过来!”韩雪还在不依不饶。
   “这是我的家乡,不管俊丑,我都说美,谁知道能不能入你们这些文人的法眼!”
   “还嘴强牙硬,如果不是海涛在网上发现你的flash,怕这辈子都见不到美景呢!”韩雪责备着叶子。
   “海涛发现的啊!”叶子去看海涛,海涛却把目光移开了。
   叶子不看海涛了:“走!我带你们参观漫香园!”
   叶子说着带着大家走进漫香园:“这边是茉莉花区,再往前走是都是郁金香,这里还有盆景可好看了,各种造型都有,那边还有高大的用于环境建设的花树。”
   叶子停在一片盛开的百合前:“这一整片都是百合,花枝婀娜,花香扑鼻,整个漫香园我最喜欢这里了,据说百合是夏娃的眼泪变成的,所以它十分通灵,能懂人的心情呢。”
   “是吗?所以你一个人在这里伤感,百合就在一边陪着掉眼泪!”是海涛低沉的声音。
   叶子回头,不知何时身后只剩下海涛一个人了,她俯身臭了一下花香:“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七爷爷在,他是退休的老师,村里的泰斗。”
   海涛长叹了一口气:“我太了解你了,你每天一定是一个人对着这片花发呆!”
   “嗯!七爷爷只有早晚才到这里来。”叶子说着抚了一下面前的花朵,“我太喜欢这个地方了,它可以让我的心情平静,所以没有别人打搅是正好的。”
   “是吗?可是你知道你瘦了多少吗?”海涛突然看着叶子的脸,“你在逃避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要勇敢面对发生的事,只有你越强困难才会越弱。”
   “我什么都不逃避,我在回忆,回忆从前的快乐。”叶子说。
   “回忆从前的快乐?只能说明你现在不快乐。”海涛的目光射到叶子内心深处。
   “你别跟我玩文字游戏!”叶子直视海涛,“我是写小说的,我的头脑永远赶不上你写诗的人聪明。”
   “你别转移话题。”海涛发誓要追问到底,“你能告诉我你因为什么躲到这里吗?”
   叶子叹了口气:“好吧,反正早晚你都会知道,方军与我离婚了。”
   海涛凝视着叶子的脸:“你舍不得这个婚姻?所以才这么伤心!”
   “我在与他结婚的时候就发誓,不论贫穷富贵要与他厮守终生,这是我的人生目标,他突然提出分手,我根本接受不了。”叶子的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
   “你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海涛认真的问。
   “面子值多少钱,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毕竟结婚十多年了!”叶子抹去脸上的眼泪。
   “他为什么要提出离婚呢?”海涛打破沙锅问到底。
   叶子苦笑的摇摇头:“是我不好吧?”
   “如果你不好让他找出一个好女人来我看看!”海涛愤怒了,“他可以天天的酗酒,天天的不回家,哪个女人能忍受,也就你叶子。”
   “是我不该认识你们!”叶子哭了。
   海涛怔了一下用力搂搂叶子瘦削的肩:“好了,别哭了,我知道方军为什么提出离婚了!”
   叶子看到海涛的表情担心的说:“海涛,你别多想!”
   “叶子,我尊重你的选择!”海涛更紧的搂紧叶子,“你记住我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叶子抬头看海涛:“丈夫和朋友会冲突吗?”
   “不会呀!”海涛看着叶子,“可是这个朋友是我,就危险了。”
   “你说什么?”叶子想起了那天在网上看到的那个贴。
   “呵呵!我的姐姐,爱是自私的,亏你还是作家!”海涛看着叶子好看的脸居然用手抚了一下。
   “海涛!”叶子瞪着海涛。
   “叶子我爱你,理智又让我不能爱你!”海涛说完这句话别过脸,“我只能尽我的努力让你幸福快乐!”
   叶子愣在当场:海涛爱我?怪不得他发了这么多条短信找我?怪不得他看到我后藏在车里擦眼泪?
   海涛把视线投向远方:“我是独子,孤独的要命,有心里话都没有人听,没有人关心我幸福与否,我仿佛是世界的弃儿,我颓废我沮丧我厌世。可是认识你之后这种感觉没有了,你让我找到了自信和生活目标,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最舒服的时刻。尤其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是你鼓励我陪伴我让我闯过难关,你就像远天的霞,照亮我苍白的人生。”
   叶子打断海涛:“我并没做什么,我就是看不得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我想让你快乐起来。”
   “我也是!”海涛转过身看着叶子,“我也看不得你不快乐!”
   “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么?”叶子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
   “我也从来没这么快乐过!”海涛的脸色也明朗起来,“我找到了你,我也知道有个人天天关心我,在意我,为了我她还躲到了乡下。”
   “可是你怎么这么瘦呀,是不是病了?”叶子担心的问。
   “我没事,就是担心呀,担心你不管我了,我害怕回到从前的孤独中,我害怕不能报答你对我做的一切。你已经是我的依靠了知道吗?”海涛反握住叶子的手。
   叶子看着海涛清瘦的脸坚决的说:“海涛!不用担心,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直到你不需要我了!”
   “叶子,你知道吗,我对天发过誓了,我来负责你的后半生,为了你我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因为是你唤醒了颓废的我,让我找回自信重新勇敢面对人生。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就失踪了。”
   “呵呵!好啊,敢于承担责任!”七爷爷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
   叶子放开海涛来到七爷爷面前:“七爷爷,我来介绍一下。”叶子指着站在一边的海涛说,“这是我的笔友海涛,诗写的特别好,尤其是田园诗!”
   “原来是诗人呀!”七爷爷伸出手,“你好!荣幸认识你们这些后辈!”
   “您好!七爷爷!”海涛握住七爷爷的手,“谢谢您这些天陪叶子说话,她最怕寂寞了。”
   “呵呵!叶子不介绍,我还认为是小两口呢!”七爷爷豪爽的笑了起来。
   “我哪有福气娶叶子呀,能认个姐姐已经很幸福了。”海涛由衷的说。
   叶子看着一老一小在说话,只是微笑。
   “我说海涛呀,我虽然老可还没老到老糊涂的地步,叶子有她爱着的人,也有她星星念着的人,现在有人逼她选择了,她善良哪一个都舍不得就一个人逃到了漫香园,漫香园高兴有她,但她不属于漫香园,这的天地太小。”
   “七爷爷,您放心吧!”海涛看了一眼叶子。
   “七爷爷,我知道这不是我的久留之地。”叶子看着漫香园,“但是这里还有我没完成的心事。”
   海涛站到叶子面前:“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有个朋友是搞园林设计的,让他帮忙重新设计一下漫香园,我们这一车人不是白来的,我们的任务是每人一篇散文或者一首诗,让漫香园充满文化气息,你的flashi作为广告片,我再加工一下,这个我内行,你别管了!”
   叶子欣喜的看着海涛:“我们又想到一起了!”
   “你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与你相逢在夏天!”海涛意味深长的说。
   叶子笑:“七爷爷,如果这个设想成功了,您不用闲闷了,每天会有好多人来陪您!”
   “呵呵!”七爷爷开心地笑了起来,“村里有你算是有福气了!”
   叶子笑“七爷爷!您又瞎说呢!”
   “你们俩呢,我可不想看叶子天天发呆!”七爷爷看着叶子和海涛。
   叶子和海涛都愣住了。
   七爷爷笑了笑:“怎么不说话呀,其实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我倒看不出你们有什么不妥,很好的一对呀,我都把你们认错呢!”
   “七爷爷!”叶子和海涛一起喊了起来。
   “怎么了?”七爷爷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
   “我们是……”叶子和海涛一起说了起来,然后又一起住口看着对方。
   “哈哈!”七爷爷大笑起来,“你们两个是什么呀?想笑坏我呀!”
   “七爷爷!哪敢呀!”叶子给七爷爷捶着后背,“我们是朋友,你就别操心了!”
   “是朋友啦?这我就知道怎么做了!”七爷爷终于不笑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们的缘分已经不浅了,我相信如果在十年前相遇一定是一对恩爱夫妻。但是现在是十年后,你们虽然都关心牵挂着对方,但是都有自己的责任和所爱。我知道你们都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如果不负责任叶子不会躲到漫香园来,海涛呢也不会找到这个穷乡僻壤!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叶子和海涛认真的点着头。
   七爷爷爽朗的笑了起来:“可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多一个人来关心叶子我不会反对,海涛的人生也是如此。你们自己决定吧!”七爷爷说完诚恳的看着两个人。
   海涛伸出手握握七爷爷的手:“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然后去看叶子,“漫香园,好浓的花香!”
   “是呀!”叶子轻声应着。
   海涛突然看着叶子:“我去找韩雪她们!不然他们乐不思蜀了!”
   叶子笑:“我陪你去找她们!”
   漫香园剪彩的日子,游客如织。
   叶子一件紧身小T恤,宽松的及膝灯笼裤,一头长发束在脑后,显得雅致不俗。她随在人流中,欣赏着漫香园:“漫香园,再见了,明天我要离开你了,真不知道离开你后该到哪里安身?”
   这时一个高高的人影挡在叶子面前:“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叶子看清来人,惊叫:“方军!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方军目不转睛的看着叶子,“我的妻子都累瘦了!”
   叶子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当然知道了。”方军不无感慨的说,“我也看看我的叶子的杰作!”
   “我做向导!”叶子开心的笑。
   方军的目光停在百合园标牌上,轻声念着:“前世夏娃伤心泪,今生百合绽芳菲,婀娜含情惹人惜,浓情不醒花香醉。海涛。”
   叶子看着标牌:“他是一个才子!”
   “所以我嫉妒他!”方军不无感慨的说。
   “方军!”叶子深情的看着方军。
   一个吻落在叶子的唇上。
   叶子突然感觉到有目光在看自己,急忙回头,海涛站在不远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海涛!你来了!”叶子打着招呼。
   方军也看到了海涛,刚要打招呼,
   海涛喊了起来:“少儿不宜!”说着弯腰一手牵起一个孩子嬉笑着向另一个方向拐去。
   叶子惊叫:“方军看,海涛的一对双胞胎!”
   方军笑:“走!追他们去!”
   一路上,欢快的笑声洒满漫香园。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小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