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言情 >

村妮的多笃生活

时间:2018-09-15 11:0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混四死了,好像是大快人心,人们都说:“混四一死,这下他的媳妇可是彻底解脱了。” 混四得了尿毒症晚期不到半年,大夫一再叮嘱不让喝酒,可是他却不听,没酒必买、有酒必喝、
村妮的多笃生活 混四死了,好像是大快人心,人们都说:“混四一死,这下他的媳妇可是彻底解脱了。”
   混四得了尿毒症晚期不到半年,大夫一再叮嘱不让喝酒,可是他却不听,没酒必买、有酒必喝、喝酒必醉,刚刚四十岁就一命归西了。在出殡的那天,只有单位领导分派的几个人去送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什么亲人来送他最后一程。他的老婆豆花和女儿只掉了几滴眼泪,就好像死者不是她们的亲人,而是在参加别人的葬礼。那几滴眼泪也许是念一点夫妻的情分?也许是惋惜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两千多元的工资收入了?简单的仪式,混四那僵硬的尸体就被推入了火化炉,不一会就化为了灰烬,他就像一粒浮尘,风吹过后没有一点痕迹。
   混四是采油队一名普通测试工人,长得五大三粗,黑黑的皮肤,黑黑的脸膛上长着一双鹰一样圆圆的眼睛,在小鼻梁的下方长着一张贪吃的嘴,整日邋里邋遢的混吃混喝。工作中,凭着他的体力,做着这样的工作的确很轻松,但是看着一点不协调,其实也无所谓的,他也只是跟着班长干活,领导怎么说,他怎么做就是,不要动脑筋的,跟着大帮混吧。长了一副好嘴皮子,油腔滑调的混四,到处瞎忽悠,还事事装明白,但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型,他的这副德行,同事们都很烦他,所以混四也就交不下什么朋友,是个有名的混事魔王。眼看同龄人都娶妻生子了,三十好几的他还没有个着落,其实他早就有想要得到女人的那种欲望,一看到有女人在,他就去嬉皮笑脸的套近乎,但是女人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他做梦都想有个自己的女人,那种渴望的眼神总是在女人堆里窥视着。
   鹰眼就是独特,他盯上了同事的妹妹,一个叫豆花的姑娘,豆花是农村来的,她是来帮姐姐照看孩子的。虽是乡下人家的姑娘,但是这豆花却出落得娉婷玉立、风姿绰约,娇艳俏丽的容貌,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这般的俊俏模样谁看了都想多看两眼。豆花领着孩子在外面玩的时候偏偏让混四看到了,这让他心里一动,心想:这是谁家的女孩呢?咋没见过呢?这小模样太漂亮了。
   混四接连几天都在留心观察豆花的行踪,混四知道了原来是同事的妹妹。于是,混四有事没事的就在同事家的附近转悠,找机会接近豆花。豆花的出现让混四寝食难安,一种强烈的欲望煎熬着他,让他夜不能寐,整日想入非非,满脑子都是豆花的形象,他恨不得一下把豆花搂在怀里,让豆花成为自己的老婆。
   有了这样的动力,混四的言谈举止变得斯文起来,他精心的打扮一番,看上去整洁多了,像是换了个人。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怕豆花的姐姐和姐夫看到阻止不让他接近豆花。所以豆花只要领着孩子出来玩,总会看到混四提着许多礼物在等他们,他用尽全身解数让豆花开心。豆花没有念过几天书,不谙世事,混四的巧嘴博得了豆花的好感,他经常帮豆花哄孩子玩,当他从豆花怀里接过孩子的瞬间就会有意的碰下豆花那丰满的酥胸,豆花的脸会突然变得红晕起来,心跳加快,这让豆花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这也许是异性相吸的魔力吧。
   他在豆花面前吹嘘上面的领导有他的铁哥们,将来会干一番大事业,目前自己就有很多存款云云。当时对于没有见过世面的农家女孩来说,如果能在石油之城找个每个月都可以拿到固定工资的工人成个家,那就是掉到福堆了,从此可以脱离农村那个不尽人意的环境,过上洁净、安逸、舒适的生活了,这些诱惑在单纯的豆花心里泛起了层层涟漪。
   时间一长没有不透风的墙,姐姐知道了,极力劝阻妹妹不要和混四来往,姐姐说:“这是什么人啊,我这么漂亮的妹妹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人呢,混四论那样都配不上我妹妹的,你别着急,姐姐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以后不许再和他来往了!”可是姐姐整天忙于工作,有时还加班加点。豆花看出混四是真心对自己好,也不好意思断绝和混四的来往。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家有了这样的心思,怕是说什么也没有了用处,有时候混四的摸三摸四的挑逗,渐渐的豆花有了反应,身体有一种炙热的欲望。有一次趁姐姐他们都不在家,这个混四愣是把豆花哄得没了话说,混四紧紧抓住豆花的手抚摸着,豆花只是红着脸,低着头,混四趁机把豆花搂在怀里,急切的亲吻起来,豆花半推半就的倒在了床上,混四看到豆花脸色红晕,娇媚可人,那种欲望更加强烈了,他不顾一切的扑向了豆花……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豆花怀孕了,生米煮成了熟饭,这让豆花的姐姐和姐夫后悔不已。但是豆花被混四哄得神魂颠倒了,执意要嫁给混四,姐姐只好告知家人说豆花在石油之城找到了婆家,家里的爹娘一听很高兴,心想:俺闺女长得漂亮准能找个好人家,可是他们哪知道混四的底细啊,就这样豆花嫁给了混四,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按说,混四娶了这么个俊俏的老婆,应该倍加疼爱,好好珍惜,豆花又是那么勤快也很会过日子。可是婚后的混四更是肆无忌惮,班也不正经上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和一些混混喝酒打麻将,乌烟瘴气的一坐就是一天一夜,家里什么事情也不管,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混四运气不佳总是输钱,没钱了他就四处借钱,他深知自己的人性不得人心,他就谎称说老婆病了,急需送医院,有些善良的人就把钱借给了他,可是一去就没了影,要是向他讨还钱,他眼睛一瞪说:“没钱,等我下次打麻将赢了就给你。”闹的人们见了他都躲着他走,领导几次提醒教育警告对他是无济于事,所以单位就把他的奖金全部扣掉,他的工资也不能全部拿回去。烦心的时候就对着豆花大呼小嚷,那当初的甜言蜜语早扔到了九天云外。
   多少个寂静的夜晚,豆花独守空房。胆小怕事的豆花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泪流满面。豆花悔恨自己的轻率、单纯、虚荣,没有看清混四的真面目,混四所做的一切,豆花虽然心里非常生气,可是却不敢反对,因为如果稍有不顺混四的,就会遭到混四的拳脚相加,豆花心里的委屈既不敢说给父母听,也不敢对姐姐说,因为当初姐姐极力劝阻,可是……到现在豆花悔之晚矣。
   有了孩子的豆花由于缺乏营养,所以没有奶水喂养孩子,只能买奶粉,豆花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生活逐渐拮据起来。单位每次分东西的时候混四总是赖皮赖脸的趁人不注意多拿点,每当看到认识的人拎东西的时候,他总要雁过拔毛,无论去谁家,他绝对不会空手而归的,他总能找到借口在你家拿点什么再走。贪吃贪喝的他总想吃好的,于是就经常去小饭店大吃大喝画圈赊账,赖着不给钱,每到开资时就有老板盯门要账,他的媳妇就得陪笑说好话,把家里仅有的钱拿去还账。俗话饱思淫欲,粗人身壮,野性来了,他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要媳妇,豆花就得顺从,要不就大打出手,为了孩子,豆花忍泣吞声忍受混四的兽性的凌辱。
   孩子上学需要钱,豆花就起早贪黑的摆起小摊床卖些蔬菜勉强过得去,但是总要跟着混四的屁股后面还账。日子就在这样的打打闹闹,骂骂咧咧里过着,豆花是常常以泪洗面不敢反抗。孩子也大了,日渐的豆花更显得老了,这知底的没有哪个不骂混四混蛋的。突然听说四十岁的混四得了尿毒症晚期,这可是个绝症,想想将死之人,也许混四会有个向善的表现。但是在混四得了病之后,豆花更加受罪了,一个人忙里忙外的怎么伺候都是不对,医生不让喝酒,可是混四就是不听,没有一点节制,对豆花还是非打即骂。邻居们都可怜豆花,同情她,背地里说:哎,苦命的豆花,这么善良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嫁了这么个男人啊,混四真是那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也吹不得打也打不得。
   真是天作有雨人作有祸,得病半年的混四去见了阎王,总算是上苍有眼眷顾豆花,把混四的真魂招走了,结束了混四短暂的混沌的一生,豆花也从此脱离了苦海,真是彻底摆脱了魔鬼的纠缠,混四彻底的死了。
   料理完混四的后事,豆花的日子还得过下去,豆花一下子好像轻松了许多,家里也顿时清静下来,没有了吵骂,没有了霸道的暴力,豆花的身心都好像得到了舒展的休息。在混四有病的日子里,豆花被折磨的没有心思收拾屋子,到处都很凌乱。如今混四走了,豆花就是一心想用自己的能力把孩子抚养成人,她望着屋里的一切,又看了看可爱的女儿,女儿天真而又懂事的说:“妈妈,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打你了,等我长大了,我挣了钱都给妈妈,让妈妈过上好日子。”豆花紧紧的搂着孩子流着泪说:“我的好孩子,从今往后就咱娘俩过日子,妈妈要想办法挣钱,现在只有摆摊卖菜来赚钱,这样本钱少,可以供你继续上学,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母女俩相拥而泣,豆花深知今后的日子很长也很艰难,但是豆花为了孩子要挺起腰杆,为孩子撑起一片天空。
   豆花又把菜摊重新支了起来,由于她善良从不卖高价,勤快的豆花卖的菜都很新鲜,她更不拿秤糊弄人,有时还把零头抹去,所以豆花的菜总是很快就卖完了,知道豆花命运的人还经常帮助豆花,这让豆花感到莫大的温暖,日子如小溪流水不紧不慢的流淌着。
   豆花菜摊的对面就是个小吃部,小吃部的老板对豆花非常关照,他知道豆花一个人带孩子很不容易,所以小吃部所用的蔬菜都到豆花那去买,这样给豆花带来了非常好的效益,有时老板也会给豆花一些吃的东西,豆花自然非常感谢这个老板对自己的好。
   在多次的接触中,豆花知道了小吃部的老板娘已经去世两年了,老板一直没有再婚。四十六的老板,家境殷实,孩子又不在身边。老板身体健壮,性格开朗,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有时小吃部忙不过来,豆花闲余时就会去帮忙,老板就会非常开心的看着豆花里外的忙活着。三十四岁的豆花风韵依旧,经过多年的历练豆花更加成熟稳重了,明事理会体贴人照顾人,深得老板的喜爱,豆花也暗自里有点心思,只是谁也没有说出来。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豆花帮助老板收拾完后就想回家,这时老板在豆花的身后抱住了豆花说:“豆花,我好喜欢你!”豆花好久没有得到这样温馨的拥抱了,一时慌了神说:“老板,这不行……”老板把豆花按坐在椅子上说:“来坐下,我慢慢和你说。”豆花绯红了脸看着老板诚恳的面容,只好坐下来静静的听着。
   老板紧紧的握着豆花的手说:“豆花,你我都不年轻了,而且我们是同命相怜,人生很短暂,你我都很孤单,我想今后我们可以做个伴吧,我和你一起把孩子抚养成人。你看我这店里忙得,这个店需要你,我更需要你!”豆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内心波澜起伏。老板看着豆花忐忑不安的神情,使劲一拉豆花的手就把豆花紧紧的搂在怀里说:“豆花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任的,我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我真的是很爱你的。”豆花被感动的泪眼朦胧说不出话,其实豆花一个人真觉得好累啊,她好想有个男人疼爱她,有个温馨的家!老板捧起豆花的俊美的脸亲吻起来,豆花在久违的亲吻中动容着、顺从着、整个身体依附在老板的怀里体味着激情似火的真爱,老板的近乎是疯狂的激情深吻,醉了豆花……
   从此小吃部就有了新的老板娘,豆花也不用去卖菜了,每天和老板辛勤的经营着这个温馨的小店、快乐的生活着,豆花的笑容里更多了些妩媚和灿烂!
   岁月总是不经意的流逝着,时间的脚步不会因为任何人或事物而停留——混四死的时候豆花才32岁,豆花的女儿8岁上小学一年级。这一晃豆花和小吃部的老板在一起的日子有三年多了,这样的老夫少妻的老牛吃嫩草,豆花会幸福多久呢?
   刚开始的时候豆花的日子过得还是很幸福和快乐的,尽管孩子不是很乐意接受这个新爸爸,但是老板会哄的孩子很开心,孩子也很懂事,因此日子过得还算顺和,小吃部在豆花的尽心经营下效益也不错。但是生活是多味的,总会有不如意的,尽管老板的身体健壮,但还是因为年龄相差悬殊,生活各方面难免会有些不和谐的音符,这让老板很郁闷,豆花也时常不开心,俩个人的夜晚经常失眠,面对无语,只是谁也没有说明什么,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味的过着。
   八月中旬的天气很热,突然来了一场大雨,给这个炎热的夏季增添了一丝凉爽。中午,小吃部里来了个中年男人,穿着橘红色的工作服,只要了两个馒头,拿起小蝶夹了点免费咸菜,坐在一边吃的很香,由于天气不好客人少,所以豆花就多看了他几眼,心想这个人很节省啊。后来这个中年男人就经常来店里吃饭,都只是简单的吃点就走,很少点菜。
   老板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不忙的时候顺便聊几句:“呵呵,谢谢你经常来我的小店,很少看你吃菜啊,这样长期下去身体怎么能行啊!”中年男人微笑着说:“哦,简单吃点赶紧上班去,没事,我身体好着呢。”这一来二去的就熟知了,这个人叫吴所:有着一张普通男人的脸,中等结实的身材,朴实纯厚。在农村的父母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他在采油队是一名合同工,他挣得钱全部都给父母吃药了。独子的吴所三十五岁还没有娶上媳妇,父母心里那个急呀就甭说了,父母有时感觉身体舒服些就会出去拾荒,换点钱来减轻儿子的负担。
   九月中旬,天气晴朗。很多天没有见到吴所了,小吃部的老板夫妇正说着,吴所来了,只见胳膊上带着黑纱,人也瘦了很多,显得很憔悴。老板问:“这么多天没见你,你怎么了?家里出事了?怎么瘦了这么多呀!”吴所眼里含着眼泪说:“我父母出车祸了,都没了……”老板问:“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找到司机了吗?”吴所说:“八月的最后一天,我父亲用手推车推着母亲去市里拾荒,正走在国道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吉普车撞飞了,他们死的很惨。找到那个肇事司机了,是某单位的领导。”豆花听着,心里很难过,跟着流泪,叹了口气说:“可怜老人家,他们就这样走了。”老板说:“那他们要赔偿的,赔偿少了你可以起诉让他们多陪些。”吴所说:“这个领导态度很好,说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事情还没有结束、要我耐心等待。”老板夫妇赶紧给吴所上了两个菜和一大碗米饭说:“你好好吃点吧,这些天你一定没有好好吃饭吧?今天算我们请你。”吴所听到这句话眼泪扑簌而下,他好像见到了亲人,他哽咽着说:“谢谢你们,我真的好多天没有吃好饭了,每天就是对付对付。” 村妮的多笃生活
   后来,吴所经常来小吃部帮忙,老板和豆花对吴所也特别关照,这让吴所从心里特别感激。都说人熟为宝,日久生情,更何况豆花的俏媚和风韵无不让每个男人多看几眼,对于单身中年的吴所就更有吸引力了,只要没事吴所总会来小店帮忙,他只是觉得只要看到豆花心里就非常开心。但是单纯的豆花不知道吴所的心事,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招待吴所,有时豆花就说:“你也该成个家了,这样下去怎么行呢?”吴所说:“哪有人会跟我呀?没房没钱的,以后再说吧。”
   小吃店的老板随着年龄的增长,脾气也见长,男人的强项弱了,他更加郁闷烦躁,时不时的对豆花大发脾气,动不动就摔盆子摔碗的,有点像进入了更年期,豆花从来也不顶嘴,耐心的劝慰忍让,有时豆花也会独自流泪。这让吴所看在眼里,更加同情豆花、敬佩豆花、迷恋豆花。他很担心豆花有一天会被老板打骂,可是老板是豆花的丈夫啊,吴所无奈的担心着、相思着、失眠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板五十岁大寿之日,远在外地事业有成的老板之子回来为老爸祝寿。父子相聚自然很高兴,看着自己的老爸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既善良又能干,而且日子过得蛮不错的,老板的儿子自然很高兴,就和老爸多喝了几杯。席间老板说去卫生间,可是去了好久没有回来,这时豆花起身到卫生间一看,老板摔倒在地上起不来了,豆花赶忙招呼人搀起老板,这时老板说不出话,乌拉哇啦的不知说些什么。豆花赶紧找车送往医院,经过总医院的检查,老板得了脑血栓,血栓的部位不是很好,半个身体瘫痪,舌头也不好使,严重影响语言功能。医生说即使恢复一段时间,今后也只能靠轮椅行走了。
   老板的儿子有工作在身,不能久留,他想把老爸带在身边,可是善良的豆花说:“既然我和你爸是夫妻,我就有责任照顾他,你还没有成家,工作又那么忙,你老爸的一切还是由我来照顾吧,你放心去做事吧,我一定会做好的。”老板的儿子连连拜谢说:“阿姨,那就辛苦您了,小店就别开了,我会经常寄点钱给你们的,我老爸就拜托您了!”豆花说:“我要把店开下去,这么多年了,我多少也有点经验了,你就放心忙去吧,照顾好自己。”老板的儿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可怜的豆花这下子担子更重了,孩子就读初中,需要很多钱。豆花一面伺候着老板的一切,还要打理店里的事情,如果把店关了,就没有了生活来源,豆花雇了个农村的丫头来帮她。吴所也经常来帮忙豆花照顾老板。由于老板说话和思维都有了障碍,所以豆花有事就和吴所商量,吴所总是非常善意的提出好的建议,这在豆花心里,吴所成了自己的主心骨,吴所要是一天不来,豆花就觉得店里缺点什么,但是豆花并没有其他杂念。
   老板虽然半残但是心里明白,经过这一大病他什么都看开了,他深知豆花的善良贤惠,他想不能再苦了豆花了,这样拖累豆花他心里不安。他早就看出吴所对豆花有意,他让豆花嫁给吴所,豆花知道了老板的意思后,心里很感激老板这样体谅自己。豆花说:“你放心,我谁也不嫁,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的。”其实豆花的心思也有种异常的变化,可是豆花从来没有说出来。
   就这样吴所和豆花一家和谐的相处着,老板坐在轮椅上照看着店里,吴所闲余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帮助豆花,不要任何回报。老板一再劝豆花嫁给吴所,豆花就是不同意,老板想到自己这么长久的拖累豆花,还不如自己尽早死去。老板趁着没人的时候就把啤酒瓶子打碎,拿起玻璃碴就要割自己手腕的动脉,这时让豆花看到了,她跑过来抱住老板,哭着说:“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死了,我怎么办啊!”老板含糊不清的说:“我活着是个累赘,我死了,你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两个人抱头痛哭。老板用手比划着急切的说:“你和吴所赶紧结婚,我就不死了。”豆花含泪看着老板善意的眼神,默默的答应了,但是豆花执意要老板和他们一起生活,老板对于豆花的善良只有默默的感谢。当吴所知道了这一切,更加敬重老板了,内心的感谢无言可表。
   就这样豆花又成了吴所的老婆,吴所对豆花是百般的疼爱,细心照料。吴所和豆花一起照顾半残的老板,共同担负着抚养孩子的重任。小吃部的老板自然是豆花了,生意还像以前那样红火。吴所总怕豆花累着,他每天总是早早起床,把小吃部一天的用度准备好了,再去单位上班。豆花又得到了人世间的真爱,豆花幸福着、快乐着。吴所对豆花的孩子更是关爱有加,孩子也很喜欢这个和善的叔叔早已把吴所当成了亲人。
   上苍是公平的,人世间虽然有坎坷有风雨,但是只要心地淳朴善良,拥有一颗感恩的心,相信蓝天依旧湛蓝,幸福就在身边。质朴的心底里有两颗心相互牵绊着,用绚丽的梦之魂编织成梦幻般的蓝色,衬托出魔幻般的至上情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