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言情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传奇小说 >

那条街 那屠夫 那点事

时间:2018-09-06 12: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盛夏正午的天气象蒸笼般让人透不过气来,地皮像锅底一样炙热,走在路上的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热的难耐,既想快些走,又受不住大汗淋漓。而一向热闹的菜市场也平息了许多噪音
盛夏正午的天气象蒸笼般让人透不过气来,地皮像锅底一样炙热,走在路上的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热的难耐,既想快些走,又受不住大汗淋漓。而一向热闹的菜市场也平息了许多噪音,那些精神十足的男女高音们也都揠旗息鼓,坐在帐棚下躲避火一样的正午阳光了。偶或有人问问菜价,都懒得睁开眼睛答对,更没有精神对着自己的蔬菜水果自夸自卖了。
  
   一
   临街的“屠夫”四仰八叉的躺在一个竹制的躺椅上,额头上搭着一块油乎乎的毛巾,本来可以没过膝盖的短裤,几乎被他拽到了分岔处,又圆又大的肚皮把短裤的腰沿遮的严严实实,像扣在肚子上的一个洗衣盆。前面的摊床上摆放着半遮半盖着大半块猪肉拌子,砍肉的大板刀被他狠狠的砍进砧板内,立在那里示威。活脱脱的一个屠夫镇关西。
   也许是天热的原因,也许是肥胖的缘故,屠夫只要两眼一闭,不到一分钟准能打起呼噜来。
   屠夫正呼天扯地的做美梦,一位老大妈过来买肉,一连喊了几声,屠夫也没听到。老太太轻轻的拍了拍屠夫的浑圆的肩膀说:给我割点肉。屠夫像还了魂儿一样,有了点反应,叭嗒叭嗒嘴,梦呓般的吐出两个字:不卖!眼睛睁都没睁一下,又继续打他的呼噜了。
  
   二
   屠夫的绰号由来已久,屠夫的本名叫什么,没有谁知道。
   屠夫从懂事时候就跟着父亲杀猪卖肉。他天生一副催命鬼的形象,从小就对杀猪感兴趣,就愿操刀放血,他说操着刀对着嗷嗷嚎叫的猪自己就兴奋,把刀插进去的那种感觉特痛快。也许是他从事的职业是屠夫,也许他的长相象屠夫,也许是因为他的吃相、坐相甚至与人争吵时的叫骂都是一个活脱脱的屠夫形象。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屠夫也就成了他的名字,而他的名字也随之被人遗忘了。
   在那缺粮少油的年代,哪怕喝点下水汤、吃点猪油炖菜,都会比一般人家的生活水准高出一截子。屠夫每天都吃得脸上冒油,脑门放光,肚皮比身体多延伸出去10多公分,大的出奇。
   屠夫不懒,也不是十分勤利,他的父亲“走”了以后,他就和他那个在农村娶来的同样是五大三粗的胖女人挑门过日子了。虽说一天也是杀猪卖肉,但生意却远不如从前,日子过的撑不着也饿不死,每天也是有吃喝有肉吃,也算很滋润。好在屠夫学会了父亲的手艺,一头猪赶回家,捆上四条腿,胖女人一手抓着两只前腿,一手按着两只后腿,屠夫抓着猪嘴,尖刀在他手上转了一个圈儿,就进了猪的胸膛,鲜红的血液就喷涌而出。很多人认为杀猪是很难的事,而对屠夫来说,杀头猪比杀只鸡还容易。捆绑、捅刀子、刮毛、开膛破肚、剃骨,三下五除二,一头活蹦乱跳的猪转眼间就变成了热乎乎的猪肉柈子了。
  
   三
   这几年实行生猪集中屠宰,不允许个人私自宰杀。屠夫这手、这心里总是痒痒的。一是到屠宰厂上货卖肉利润小;二来自己长时间不杀猪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有时邻居找他杀只鸡、宰只鹅,甚至杀条狗什么的,简直是小菜一碟。用他的话说,那叫找不到手感,没有刺激。
   最近,屠夫又磨刀霍霍了,他家的院子里又时常传出猪的嚎叫声了。原来,他内弟媳妇的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养了几十头猪,最近陆续到了出栏期,经他的内弟两头一联系,这笔买卖就谈成了。屠夫根据销售情况,一个电话过去,要几头就送几头,第二天一早准会把猪赶进屠夫的院子里。自己就偷偷的把猪杀了,然后去卖肉。
   突然有一天,他杀出了一头痘猪。
   挖个坑埋了吧,小时候跟爹埋过有痘的猪。他征求老婆的意见。
   你这傻子,埋了保险公司给你钱?你听我的,你把肉放在床子上,割成一斤二斤的小块,露出来的痘都去掉,谁知道有没有痘啊。
   行,老婆真有办法。
   被女人教导了一番的屠夫开了窍,扛着猪肉拌子去了市场。
   该着他倒霉,刚刚把肉放在摊床上,就来了一伙穿制服的人。
   结果是痘猪肉被扔在了车上,还要去接受处理。
   咳,这败家老娘们儿,不听我的话,这回吃亏了吧。卖了大半辈子猪肉,却出了这样丢人的事,以后还怎么在这市场上混下去。我他妈洗手不干了,这活儿我也早就干够了。
  
   四
   屠夫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刀是放下了,佛恐怕一时还成不了,既使以后能不能成佛那也是后话。这眼前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从懂事起就跟着老爸杀猪卖肉,从没干过别的营生,在他眼里只有猪这一行当。
   不能离开猪这一档子事。
   屠夫思想了好几天,决心养猪。先抓几头小猪,养大了就卖出去,卖不出或卖不上价就杀了卖肉。
   想法是好的,但事情往往总会事与愿违。
   屠夫也许是走背点,也许天生一副屠夫相,骨子里透着杀气,新抓来的猪见了屠夫就像上刑场一样乱跑乱叫,叫过之后像是受了惊吓,不吃不喝,当然也不长肉。
   屠夫气得直跺脚:他妈的,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杀猪的时候猪怕我,如今我放下屠刀像爹一样养你们喂你们,你们还怕我什么?身上也没挂杀猪刀,真他妈的邪门!
   屠夫说:看来我真的要与猪彻底白白了,难怪有人说杀生的买卖不能子承父业,否则就要遭报应,这话果然应验了。
   女人进门五年了,肚皮一点反应都没有。屠夫心里总认为与父亲杀了一辈子猪,自己又干杀猪的营生有关。心里老是犯疑。
  
   五
   屠夫告别了杀猪卖肉和养猪挣钱的行当,两口子去了媳妇娘家的农村。
   在农村只要你肯干活,只要你肯出力,就饿不死人。但对屠夫来说,他除了会杀猪以外,再就是会做几样下酒菜。除此之外,他连洗衣服的活儿都没干过,别说干农活儿了。然而,屠夫有一个灵活的经商脑袋瓜。
   屠夫包了10垧地。
   屠夫对农活儿一窍不通,但他的女人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是在庄稼地里长大的,她知道什么季节种什么菜,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除草。
   农忙的时候,屠夫和其它农户一样,到城郊去雇工。从播种、除草到收割,屠夫没动过一手指头,然而,地里的庄稼却获得了大丰收。
   也合着屠夫该吃这碗饭。去年市里的大米才卖8毛钱一斤,今年的水稻还没脱粒就开价1.2元,大豆也是一路狂升,收购价抬到了1.5元一斤。
   屠夫两口子卖掉了水稻、玉米、大豆、土豆、萝卜以后,细细盘算,去掉成本,一年下来净赚4万多块。
   看来,我屠夫这辈子不该发猪财,就该吃农家饭。这以后我的职业就定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了,我的名字也不能再叫屠夫了,应该改叫农夫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冬闲时节,屠夫两口子整天是笑意写在脸上,出出进进的哼唱着小曲儿。屠夫没事的时候还喝上二两农村土作坊里烧制的玉米小烧,本来红扑扑的胖脸上更加红润精神了。
   转年的春天,屠夫女人那不争气的肚子终于有了反映。
   屠夫整天都乐得合不拢嘴,买种子、买化肥,雇工翻地撒种子,他虽然不动手干活儿,却也整天泡在田间地头,操心费神。虽说辛苦了一些,但屠夫心里高兴,自然也就不觉得累。
   回到家里,他看着女人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心里比蜜还甜。他对女人说,冬天冷的时候,咱们的孩子也生下来了,到那时候咱买头猪杀了自己吃,这么多年总是吃头蹄下水边角料,还没吃过好肉,咱也尝尝好肉的味道享享福。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